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一帶一路——債務陷阱?

中共大筆投資,構建新貿易通道。眾多國家期許由中受惠。歐洲人則感覺受到不公平對待。

2017年5月中國一帶一路峰會期間的”絲路金橋“景觀作品

在西方語境下,中共這個項目有眾多名字:德語多稱其為"新絲綢之路";英語稱之為"一帶一路",或"帶和路倡議"。

不論叫做什麼,它都是一個龐大的計劃:將出現兩條貿易通道,把中國更好地與其它國家聯結起來:一條經由陸路;一條經由海洋,穿越亞、歐、非60多國。

所需的基礎設施費用同樣巨大:用於公路、港口和電廠的建設費用約達1萬億美元。

項目主要由專為此成立的中國政府絲綢之路基金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融資。該銀行2014年根據中國的倡議建立,為一家多國發展銀行,目前有61個成員國。

雙贏局面?

新貿易通道、不發達國家的基礎設施擴建、有保障的融資--中共領導層為這一項目造勢,稱它對所有參與方而言是一種經典的雙贏局面。

然而,也有批評之聲。歐洲人尤其抱怨說,自己的企業幾乎拿不到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原因是,中國在供貸時常常提出條件,保障中國企業在建設項目投標中成為優選中標方。

重債導致重大依賴性

另一個批評要點與較貧困國有關。這些國家拿中國錢擴建自己的基礎設施。根據設址華盛頓特區的美國智庫-全球發展中心的一項研究報告結果,為了這些建設項目,相關國家大筆舉債,從而在經濟上淪入仰人鼻息境地,其中就有亞、非、歐的8個國家,分別是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蒙古、寮國、馬爾地夫、黑山、吉布地。該研究報告指出,自參與新絲綢之路項目起,這些國家公共債務陡增,中國成為它們的最大債主

例如巴基斯坦

中巴經濟走廊(CPEC)被視為新絲綢之路的樣板。它總長約3000公里,是一個由公路、鐵路、天然氣管道和電廠組成的網路,從中國西部一直通到巴基斯坦沿海,以新建的瓜達爾深水港為終點。

全球發展中心估計,該項目總投資620億美元,其中約80%來自中國,利息5%。

一份由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和德國艾伯特基金會合作撰寫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這樣的大型項目有可能在亞洲若干國家,"尤其是在巴基斯坦"導致政府領導層現有的、"尤其是在經濟責任和腐敗領域的"問題加劇。

研究報告指出,兩國當然都希望該項目帶來好處。對中國來說,這一經濟走廊是通往阿拉伯油田的紐帶,也是通往中國在那裡非常活躍的非洲大陸的紐帶。巴基斯坦則希望它帶來經濟起飛和大量新就業機會。

然而,一旦巴基斯坦經濟的發展不如預期,該國就有可能因債務增加而陷入困境。

2018年2月,停泊在比雷埃夫斯港的中國集裝箱船"中遠海運金牛座"

例如希臘

若干歐洲國家進入中共視野,原因是它確信,這些國家有助於使自己更易進入歐洲市場。中共總理李克強2014年就說過,希臘是"中國通往歐洲的大門"。

中國迄今已向希臘投入了70多億歐元,並還將繼續大筆投資。中國國有海運公司-中遠2016年併購比雷埃夫斯港,曾一度引發爭議。如今,該項目被視為具有表率意義。中遠計劃將該港擴建成地中海最大港。受中國商運之惠,該港貨物吞吐量已明顯增加。

另一筆戰略投資:2016年,中國國家電網購得希臘獨立輸電運營商ADMIE24%的股權。

中希雙方均還強調經濟之外的文化角度,鼓勵有關當局和企業在相關領域積極活動。2017年,中國絲綢博物館和希臘比雷埃夫斯銀行文化基金會簽署了一份旨在增進雙邊文化交流的協議。

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郊外的多瑙河大橋,由中國投資建造

例如塞爾維亞

與希臘不同,塞爾維亞不是歐盟成員國,但怎麼著也是正式的入盟候選國。這座橫跨多瑙河的大橋是中國迄今在該國的最大投資項目。1.7億歐元總造價中的1.45億由中國進出口銀行供貸,蓋建工作由一家中國公司承擔。

該大橋不過是一個更大項目的序曲。"中國國際鐵建"和"中國建設公司"將建造耗資16億歐元的連接塞爾維亞和匈牙利的高鐵線路。塞、匈兩國領導人今天就已在炫耀定於2023竣工的這個示範性項目。

不只是經濟目標

儘管存在著某些風險,在許多國家,中資依然受到熱忱歡迎,因為,它們被認為能確保經濟起飛。此外,中國投資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和艾伯特基金會的研究報告指出,儘管如此,涉及新絲綢之路,中共並不僅僅考慮經貿,而是最終也涉及政治影響力。該報告的作者們寫道:歐洲人應制定出自己的戰略,以能有實質性內容地對這一重大項目做出回應。然而,直到目前為止,人們在此還看不到任何動靜。報告指出,"眼下,布魯塞爾不是以同一種聲音說話,也沒有戰略回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