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揭秘共軍高層內幕 犯大忌作者被抓後震動國內外 驚人逆轉

中國大陸雜誌《炎黃春秋》原副主編劉家駒曾撰文《〈雪白血紅〉蒙難記》記載了這本書從撰寫到作者被抓的歷史。此書有一些實事求是的描寫,如共軍並非偉大、光榮、正確。如359旅把他們在延安南泥灣種的鴉片,帶到東北做軍費開支等。劉家駒披露讓寫書的是共軍總政,抓人的是共軍總政,最後在國內外壓力下,要求放人的也是共軍總政。

《雪白血紅》遭封殺,中共開始抓人

僅幾天工夫,厄運來了。劉家駒說黨政軍要人發話討伐《雪白血紅》。原總參作戰部長蘇靜跟劉說彭真看了《雪白血紅》,氣極敗壞地把書舉在空中抖動,對他的秘書說:“林彪難道比毛澤東還英明嗎?”

剛退下來的裝甲兵副司令員賀晉年,寫信給軍委,指責這本書是在為林禿子翻案,要軍委馬上當頭棒喝。

時任國家副主席王震看了,怒火中燒,舉起手比劃成手槍狀,大聲高呼:“把這樣的反黨亂軍的作者留下有什麼用?”

軍事博物館館長劉漢中將,給“雪白血紅”一書列出31條罪狀,無論哪一條都能把張正隆定為反革命。

出版社一位領導告訴劉家駒,359旅的老兵20多人在京西賓館聚會,正火氣十足地批判《雪白血紅》,要共軍出版社派人去接受問責。

總政宣傳部有人給劉家駒透了個更大的信息:正在北戴河療養的軍委秘書長楊尚昆看了,致信剛上任的軍委主要領導,說《雪白血紅》我看了一半,實在看不下去了!它是一部為蔣介石評功擺好,為林彪翻案的壞書,軍委必須作出嚴肅處理。

“高層的震怒,反映了事態的嚴重性已非同小可。”

《雪白血紅》作者張正隆

王偉主任心急如焚,他邀來共軍軍報文化處的編輯商量對策。軍報同仁的意見是,由軍報發出篇評論文章,肯定《雪白血紅》是一部軍事文學難得的好書……

軍報評論文章未出爐,瀋陽軍區三個老共軍的指控信送到了軍委,總政宣傳部已放風要批《雪白血紅》一書。

王偉緊張了,他找來張正隆,要他馬上改動原著,提示他:增強戰爭思想的主線;不要偏離共軍的“偉大、光榮、正確”;淡化林彪的功績;刪除對共軍的黑色描述(如359旅把他們在南泥灣種的鴉片,帶到東北做軍費開支等)。

總政第一任文化部長陳沂也試圖救張正隆。

“他每次來京,都要從我這裡打探些北京的小道傳聞。我立即到北海邊上海駐京辦事處見他,並把《雪白血紅》犯了天條的事給他作了詳細的彙報。”

“陳沂說,‘明天遲浩田(時任總參謀長)請我全家吃飯,我給遲老總說說,要軍委手下留情,不要打作者的屁股。’”

”陳沂又說:‘你為什麼不讓張正隆來上海找我?我事先應該給他寫個序就好辦多了,我這把老骨頭還能給他抵擋一陣子。’”

第二天,劉家駒帶張正隆去見陳沂。陳沂慷慨激昂,要張正隆不當軟骨頭,說:“改的不是你的作品,是你的人品。”陳沂用自己被打成右派的切身體會教育張正隆說:“我寫的《白山黑水》是在勞改農場零下40度寫成的。你也可以寫信給中央辦公廳或軍委。”

陳沂最後忠告小張:“你要想當作家,先要學會打官司。”

不幸的是,陳沂老伴馬楠擔心陳沂再次被中共迫害,一直干擾他和遲浩田的談話。隨後陳沂又想了另一個辦法,馬上去找新任軍委領導,讓他來為《雪白血紅》說話。

大約五天後的清晨,陳沂要劉家駒馬上去,說已見過軍委領導,滿意他的表態中肯。陳沂說,那是歷史,總政要承擔主要責任,不能只讓一個作者來負責,要保護作者。

當時在場的昆明軍區的七位作家之一的徐懷中說:“這本書,編輯在處理上有責任,他們老想去衝撞禁區。只要刪除書中對林彪的描寫,只需去掉250多個字,恐怕事情就不會這麼嚴重。”

“他(徐懷中)對《雪白血紅》,能精確地計算出250多個字的失誤,說明他在共黨的文學王國是很有政治心力的。”

然而,陳沂剛離京,總政就開始抓人了。

張正隆的被打與被釋放

劉家駒在文中說,時任總政副主任李繼耐(他分管文宣口)親自出馬,還帶上總政軍事法院院長,午夜來到共軍出版社,把該書的責任編輯馬成翼召到辦公室。李繼耐對他宣布,說他編輯的《雪白血紅》一書,犯了政治性錯誤,要他隔離反省。當即由法院院長把馬成翼帶走。

“後來小馬告訴我,他被關在總政警衛連的樓上,一日三餐送飯,洗澡時由兩個士兵持槍押著進澡堂,大池裡的十多個泡澡的被趕走,小馬一個人在兩支槍下邊洗浴邊反思。我大惑不解的是,小馬是被指派擔任此書責任編輯的,對戰爭生活也是一知半解。他雖是責任編輯,只是給書稿做了些文字修飾。按規定,這部書必須經過‘三堂會審’,主任看過,社長看過,都署有‘同意’的批示,為什麼單單的只抓一個小編輯?”

與此同時,瀋陽軍區也接到總政逮人的指令,由軍區的副政委帶上保衛部長,半夜趕到64軍駐地本溪抓捕張正隆。逮捕令是副政委宣布的,由64軍收押監護。

令劉家駒不解的是,“我在文革中看過造反派抓“叛徒”,抓的是我們軍區的三位領導人,他們都是中將銜、大區職,宣布逮捕令是保衛部造反的副部長。這回抓的張正隆,職務是團的報道員,小馬是編輯,這樣的級別只是軍隊的芝麻官,即使《雪白血紅》被定為政治事故,按常規至多也是個人民內部矛盾,為什麼要用相當高級別的領導人出面捕人?”

難道抓的是欽犯?

於是,一本書竟引發高層如此聲勢的鬧劇:全軍準備聲討《雪白血紅》。

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挾持兄長楊尚昆的餘威,以文問罪,加大了對這部書的討伐聲勢,急令全軍上上下下都要批判《雪白血紅》的“反動性”。“這可忙壞了大區的各級領導”。

“濟南軍區的政委正在青島警備區檢查工作,得知要批《雪白血紅》,跑遍全城的書店,怎麼也買不到,他急不可待,宣布說,誰轉讓他一本,願出300元的代價;武漢軍區請示總政,說市面已沒有此書出售,望能批准自己印刷發給部隊;南京軍區報來印數需5萬冊,幹部人手一冊,連隊一個班一冊;北京軍區認為這是在擴大放毒,批判最好限於中高級幹部中進行……”

“總政不知所從,轉而電傳全軍,通報張正隆的人品,說他當紅衛兵後,在公社毆打數名幹部,有致傷致殘的惡行--讓人們知道張正隆是‘混進軍隊的壞人’。”

就在軍委領導製造這一全軍恐怖事件的同時,國外媒體高度關注,紛紛發表報道和評論,無一例外,都為張正隆助陣鳴冤。

由於國際輿論壓力,中共總政只好息鼓放人。

總政主任楊白冰在西直門總政招待所召開的政工會議上,藉機宣布:“《雪白血紅》一書有嚴重政治錯誤,但我們還是準備解除對作者張正隆、編輯馬成翼的監禁。”

楊白冰點著在座的64軍政委說:“我們把張正隆放了,你們64軍不要對他有任何歧視。”

這位政委會後憤然對我們說:“安排張正隆寫書,是瀋陽軍區決定的,抓張正隆是你們總政下達的命令,放人也是你們說的,我們有什麼歧視不歧視的?”

抓人放人都由領導人出示口諭,無需法律程序,馬成翼關了23天,張正隆關了一個月。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