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年度最佳懸疑幽默小說:保姆

河南,某高中。

男孩喜歡上了一個女孩。

男孩是交了擇校費進來的,可是那個女孩很優秀,男孩費盡一切努力來引起女孩的注意。

開學一星期後,他頂著染黃做了造型的頭髮大搖大擺進了教室,看著禿頭班主任長大了嘴巴看他。全班同學都哄堂大笑,看著禿頭班主任的反應,可是男孩卻只是望著女孩。

女孩頭也沒抬,靜靜的坐在座位上做題。

後來,男孩在課上總是怪聲怪氣的接老師的話,課間在座位上放大音量講昨天他和誰又打了一架,因為在廁所抽煙點名被黑面校長在升旗儀式上大罵。他每次都會一臉無所謂,只是會偷偷地、很快地瞄一眼女孩,可是女孩的臉上總是驚不起一絲波瀾。

終於他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情感,在一個放學的晚上,召集一群兄弟在教學樓下,當女孩安靜的走出樓梯口時,他用近乎嘶啞的聲音向她表白。

人群一陣沸騰,高呼在一起。她愣了,白皙修長的手抓緊了書包背帶。過一會,她只是安靜的走到男孩面前,仰頭說,我的夢想是清華,我想在那裡等你。

人群一陣鬨笑,男孩紅了臉。以他的成績,專科也上不了。他一把把花塞到了旁邊的人懷裡,扭頭頭也不回擠出人群。

第二天,傳來了男孩轉學的消息,在另一個城市。後來的女孩,總是在課堂上看著那個空座位,發愣。三年後,清華門口,她安靜地站著,比起三年前消瘦了許多,帶著行李,只是站著,像是在等誰。

可是她也不知道她究竟在等著什麼,嘆了一口氣,走進校門。突然,身後一個明朗的聲音響起,你不是要等我嗎?怎麼不等了?

女孩的眼淚流了下來,轉身。

男孩把頭髮染回了黑色,一身簡單的白T恤牛仔褲,像是周遭泛著陽光。他帥氣地拉起了她的手,走進清華。

後來,成為男孩女朋友多年的她偶然問道,你那年轉學去哪裡了,能考得這麼好?

男孩說:在西藏花280萬買的學區房,考了280分。

|貳|

二十年後,北京。

當年的男孩女孩已經為人父母了,他們的孩子即將參加高考。寒風呼嘯的帝都,萬千燈火中的一點明亮下,一個孩子正拿著數學作業立於書桌一旁。

“孩子,真抱歉,”已埋頭於書桌前許久的父親,抹了抹額上滲出的汗珠,“現在的題目,比以前真難了不是一點點……”

“爸,你可是清華大學畢業生啊……”

父親尷尬一笑,笑中有愧。這時,家中的保姆恰巧經過桌前,一瞥桌前的卷子,順手抄起一支筆,文字、數字像螻蟻一般在草稿紙上排起隊。

“你還是繼續去忙你的吧……”父親不耐煩地揮了揮手,臉上帶著不屑。

保姆不答,面上毫無表情。須臾,題得解,父親看著草稿紙上精妙而富有條理的解題,面上滿是驚愕,“莫……莫非,你老家是……”

“河南。”保姆答,臉上依舊毫無表情。

“你當年高考多少分?”父親問,保姆看看父親:“您呢?”父親喝口水:“280分,我來自邊疆。”

保姆默默開始收拾桌子的東西。父親看著她:“你……”

保姆回頭:“我590分,差了五分當年!”

孩子他媽在門外聽的真切,想當年自己400分進清華,多虧有個北京戶口,要不然現在可能與保姆互換角色了。暗自慶幸:感謝教育部!

北風像野獸一樣繼續敲打著窗戶,咚咚的響著!

|叄|

於是,這個當年在河南連三本都沒有考上的保姆,從此被正式聘請為孩子的輔導教師,工資翻兩番。

一年後,此生順利考入清華……

此保姆於是改行專門給高三孩子做家庭教師輔導功課,聘請者眾,每日傍晚在幾家來回授課,日入數千元。

第二年,她輔導的幾名孩子均考取京城名校。不久,教育部查教師資格證,此婦女被定性為無證經營,誤人子弟,住學習班半月,遣返回鄉務農。

|肆|

保姆回鄉種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有一天正在田間摘花,一輛勞斯萊斯停在路邊,車上下來一風度翩翩男子,微笑著朝她走來……

“啊?這不是當年我輔導過的學生嗎?”

“是的,沒錯!阿姨!我想請您做我校的輔導老師!”

“可我沒教師資格證啊!”

“哈哈!不用的!我們只相信實力!”

|伍|

保姆來到學校,看到這裡的學生大多是高幹子弟的孩子,於是不敢怠慢。經過她輔導的學生,大多被美國名牌學校錄取,其中有省長的兒子。

省長為答謝孩子的輔導老師,邀請了保姆。

宴席上,省長與保姆想見,二人四目相對,埋藏了20多年的秘密,此時……

|陸|

省長拉著保姆的手說:坑爹的高考政策啊!要不是俺爹給我弄到北京,上了清華,還留在河南考試,咱倆該倆娃了吧!

保姆摔開省長的手說:其實當年懷了你的娃,可是……

省長一愣,雙手搖晃著保姆激動地說:他在哪裡,在哪裡?保姆意味深長地說:在家復讀班呢。都考了三次!

省長急忙說:在哪裡讀書?我想辦法!

保姆無奈搖了搖頭說:沒用的,他在河南。

省長長嘆一口氣,又是河南……

|柒|

第二年高考,揭曉,保姆兒子分數441,被北京大學錄取。

聽到這個消息,他高興得手舞足蹈,鄙視地看了看正在旁邊砌牆的老頭,拉著保姆說:媽,我幸虧有個省長爹,把我轉學到北京……

保姆打斷他的話,搖了搖頭喃喃地說道:我是騙他的,這是為了你的前途,你根本不是省長的兒子,他才是你親爹!

正在砌牆的老頭回頭萌萌的一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自媒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