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大腦」王滬寧江郎才盡 身邊人伺機上位

十九大後王滬寧作為主管意識形態的常委權勢熏天,不但自己身兼多職,自己的多位舊部在宣傳口擔任要職。時評家陳破空認為,王滬寧江郎才盡,其思想局限也成了整個中國發展的局限。

“三代國師”呈現權勢熏天

中共十九大,王滬寧以“筆杆子”身份進入政治局常委會,仍兼政研室主任。

疏理官方人事信息發現,王滬寧至今在中共中央層面每個委員會都有位置,同時插手多領域事務。

王滬寧公開職務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接替江派前常委劉雲山,負責中共意識形態和宣傳工作。

2018年2月5日,王滬寧以中央文明委主任的身份主持會議。而在3月中共機構改革後的4個由“領導小組”改名為“委員會”的機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央財經委員會、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中,都有王滬寧的座位。

王滬寧現兼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副主任、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

5月15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召開了第一次會議,在這一中國最高外交決策機構中,王滬寧也得以列席。

不過王滬寧並沒有如他的前任,兼任中央黨校校長一職。

王滬寧上舊部密集布局

據中共人社部網站24日國務院人事任免消息,王滬寧舊部中宣部常務副部長王曉暉兼任國家電影局局長。

王滬寧有“三代國師”之稱,其仕途發跡於上海,1995年被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收編,步入政壇。

至此,王曉暉目前一身兼三職:中宣部常務副部長、政研室副主任、國家電影局局長。

陸媒5月17日的報導顯示,中央政研室黨建局局長田培炎已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據官方消息顯示,曾長期作為王滬寧下屬的原中央政研室”副秘書長方江山,已於2018年4月出任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副部級)。

2018年2月,一度外放駐中共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紀檢組組長的江金權“回爐”政研室,擔任分管日常的副主任。

2017年6月份,擔任政研室副主任長達8年的潘盛洲外放,任中央紀委駐港澳辦紀檢組長。

同年,王滬寧當年執教復旦大學時的學生林尚立獲得提拔,擔任政研室秘書長,他被認為是循王滬寧路線“棄學從政”,林尚立一度被指是王的接班人。

王滬寧中共理論操盤手江郎才盡

王滬寧是炮製中共理論的“高手”,先是為江包裝推出所謂的“三個代表”,後來是胡“科學發展觀”的重要推手。而習近平的“中國夢”、以及“習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滬寧。

王滬寧曾為連續三任執政黨最高領導人充當謀士,在十九大之後,他最終從後台走向前台,成為極度不得人心的中共紅色宣傳機器操作者。

時評家陳破空認為,事實上,作為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才是當今中共的大腦和極左思潮的源泉。王滬寧的思維基礎和思想成型,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

陳破空披露,文革期間,王滬寧的父親害怕三個兒子在外惹事,經常把王滬寧等三兄弟關在家裡,讓他們抄寫《毛澤東選集》,或者讀馬列書籍。在此期間,王滬寧熟讀的著作主要是列寧著作,這也是王滬寧的政治學基礎。

陳破空認為,王滬寧的思想局限,也成了整個中國發展的局限。

4月23日下午中共政治局第五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帶領政治局委員重溫《共產黨宣言》,強調《共產黨宣言》乃中共黨員必修課。

評論人士裴毅然在文章中表示,實在不理解習近平怎麼會回身乞靈《共產黨宣言》?估計理論和意識形態操盤手王滬寧實在沒招了——“共軍沒子彈了!”。

江胡時代要求中宣部中科院“理論創新”,為鄧時代恢復私有制的改革開放尋找理論依據,既要符合馬列主義,又得適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奈何“社”“資”不兼容,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南轅北轍,一屆屆中宣部長、社科院長均無法完成黨中央的這一重任。

想來王滬寧也囿於無法“理論創新”,為接承此前的“不忘初心”,只得請習總撿拾《共產黨宣言》,穿馬恩古裝上演當代新戲。

裴毅然認為,中南海應該很清楚當今的民心黨心,深知八千餘萬黨員不再信仰“共產”,政治局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無非要求全黨(進而要求全國)重新朝拜共產主義。惟如此才能勉強對接毛時代與鄧時代,才能將毛的滔天罪惡說成“不成熟的試驗”、才能“前後兩個三十年互不否定”、才能將鄧時代說成對毛時代的修正補充、才能維護中共政權的合法性,才能解釋一黨專政的必要性、才能……這點司馬昭之心,自然路人皆知,何況接受七十年“黨的教育”的全國革命人民?

不過,習總也許忘了“今夕是何年”,馬克思主義已不是當年神秘彼岸的未來時,電子時代已不可能關起門來做皇帝,網封的“金盾”再厚再防火,國人還是能聽到牆外的“反革命叫囂”。要求國人再信一次共產主義,除了讓中外嘲笑“黔驢技窮”,豈有它哉?!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