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昆明強拆403軍工廠千戶住房 打斷老兵肋骨

近日,雲南昆明市原403軍工廠內,1千多戶被強行征地拆遷。退伍軍人說,開發商沿用白恩培、仇和執政時的貪腐、暴力拆遷。堅持不搬的近50戶被斷水、電、堵路。因是政府行為,法官不敢判、媒體不報。

雲南昆明市退伍軍人王昆4日向大紀元控訴,其居所403廠原是個給部隊做後勤保障的汽車修護軍工廠,廠很大、歷史悠久。原廠區約1.2平方公里。最興旺時期3千多職工,多為部隊轉業下來的復原老兵。“很多一家三代是職工。”

2011年,工廠區被雲南省建工集團兼并後開發成商業地產;大部分工廠員工轉業或退休。因當地生活水平比深圳更高,買不起住房,故一般職工或家屬投靠老人仍住在廠里。被強拆前,仍住有1054戶。

王昆說,去年8月,當地官渡區五里專案征地拆遷工作指揮部,在沒有公布當局的正式拆遷文件及拆遷許可證的情況下,啟動403廠生活區房屋徵收工作。一開始,403物業管理三聯置業公司就以不正當利益關係配合昆明盤房拆遷公司。

建工下屬的三聯置業,為403廠破產後的留守處。王昆表示:“這公司相當於是個漢奸公司,把403的利益出賣給建工集團,處理敏感的事;董事塗黎明是一個頭目,他的私人司機也是保鏢,是公司的小頭目。”

強征過程中,未按《國有土地徵收條例》中所規定之法定程序。403片區的徵收啟動是在2017年8月20日,但其承包方房屋拆遷評估委託合同是早在2010年12月份簽的約;房屋評估則在2013年2月份。房產評估者以欺詐手段,出賣職工和住戶的利益,騙取房產證、土地證二證資料、電話號碼等個人隱私。

王昆說:“是延用2013年的政策,白恩培、仇和在昆明執政時期的那一套強征強拆。那肯定是不合理的,要不怎麼中央會把白恩培與仇和抓起來,他們就在裡面大搞貪污腐敗的。”

“他房子(拆遷房)蓋好以後,出錢雇了一批人在那裡排隊,用排隊的情勢給哄上去,造成了3天3夜的搶房效應,把大多數人給騙了,合同是給簽了一個空白的;這部分人現在醒過來、反悔了。”王昆說,搬家費只給600塊錢,沒安置費;這些住戶想走司法程序,法院不認可。

官渡區城市便新改造局和吳井辦事處單方面強制定出1:1、1:1.5等多項不合理賠償方案。無房產證者不予賠償;老人過世有房產證者,分成三、六、九等身份。領導可以分2到3套房,職工分配的比原來的房還小。

王昆舊房面積108平米,但分到60平米的房。他說,扣掉公攤實際居住面積只48平米。“我們還沒簽字,對他的補償不滿,不合理。目前,沒簽約的一百多戶。”他們將業者告上法庭。

5月9日法院一審,結果是休庭。王昆說,庭下法官給解釋明確說,是“徵收程序違法”。“但庭上沒有判,不可能判政府輸。我們又重新提起新的(訴訟),在告的過程一直都在強拆,一直到今天還在強拆。”

“強拆是從3月5日開始,把丟生活垃圾的地方、公共設施破壞,到5月7日大規模的強拆開始,把公廁、清運站全部破壞;然後強行撬門,那些沒交鎖匙的住戶強行把傢具搬走、打壞,不準拍照,雇了一些打手在那裡。”

王昆說,反抗的住戶被以武力、暴力對付。塗黎明指派十多名打手非法進入曾參加過抗美援越的退伍軍人老職工劉成舉家進行強拆,年近70的老人被打斷肋骨後奮起反抗,將打人的黑保安頭目砍傷;法醫鑒定劉成舉為輕傷二級。

“他回來以後在家養傷,到派出所警察那裡去,要他(黑保安頭目)負刑事責任,還有醫藥費大概2萬多。警察給他的答覆是:找不到人了。”王昆表示,有當地媒體記者暗中前往採訪。但說這情況一般不能報導,因是“政府的行為”。

“還留在那邊的情況很糟糕,斷水、斷電、道路被堵塞。有些在外面根本沒有住房,沒有能力搬,他只能住在裡面。大概還有40、50戶。政府不管,是政府在暗中支持他們,因為地產的利潤很大。”#

指揮部叫來的不明身份的黑社會打手對抗爭的住戶進行毆打。(投訴老兵提供)

黑保安在住戶家門口強行封路,不準住戶出家門。(投訴老兵提供)

現場的老職工哀嘆,文化大革命期間都沒有過的事,在如今“大好形勢”下卻發生了……(投訴老兵提供)

驚恐萬分的老年住戶。圖為80多歲的羅奶奶(戴帽者)在哭泣。(投訴老兵提供)

5月7日夜晚被打傷的劉成舉老兵。(投訴老兵提供)

基層政府的工作人員在強拆現場。(投訴老兵提供)

用黑保安堵路,不準住戶進出。(投訴老兵提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