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比傳銷更可怕的騙局 正在慢慢毀掉中國

在心理學中,弱者、窮人、女性、兒童、狗、老人最容易激發人們的同情心。在中國,這個理論被騙子們發揮的淋漓盡致。

一些真實的求助者,出於對人們心理的深刻洞察,往往假借家中老人、女童的名義,在廣泛獲取社會捐助後,用於治療家人的其他病症,或解決其他貧困引發的問題。這種出自善良的騙捐,多少還情有可原,但更多出於貪婪、無恥的騙捐就很可惡了。同事Z講,高中時期有個企業家給學校捐了一筆錢,用於資助勤奮好學的貧困生。結果評審發放助學金後,抽檢時發現很多人的家庭困難資料造假:父母健在還很健康的,寫著單親家庭或者父親殘疾;家裡明明只有一個孩子讀書,卻把在外打工的也算上。

與騙助學金如出一轍的,是遍布大街小巷、流竄車站地鐵的職業騙捐客。他們要麼假扮殘疾,要麼假裝看病缺錢。擅長表達的,聲淚俱下訴說著一個個凄慘的人間故事;不善表達的,就用喇叭放出一聲聲歌調悲涼的曲子來勾起人們的憐意。

對於他們來說,貧窮沒什麼見不得人的,虛造父母雙亡或者半生不遂也無所謂,只要能把錢騙到手就行,貧窮不是一種恥辱,而是不勞而獲的本錢。出人意料的是,窮人騙捐,富人也騙捐。2010年時就有媒體爆料,一些國家助學金獲得者使用iphone手機被舉報。追究之下,這些原本家境富足的同學,在助學金申報材料中居然寫著“家庭年收入低於2萬、“父親做生意虧損幾十萬,無力支付學費等等。

《世界華人周刊最近披露,有中國老人領著國內每月4000的退休金,收著幾套房的租金,卻還在移民美國後申請700美元(約合人民幣4500元)的補助金,而這些補助金是給那些沒有收入的老人提供的社保。鑽各種空子撈好處,這是一大國民劣根性。我們的同情心,毫無例外遭到了騙子們的出賣,而且還是被賣給了無恥的貪婪。有網友感慨,讓我掉下眼淚的,不止昨天的酒,還有騙子的故事。

鑽空子、耍小聰明騙捐、騙補,會讓真正的弱者失去了有可能得到的關懷。偽造材料騙取助學金,擠兌稀有名額,富裕家庭的孩子得到意外之財,真正的貧困生反而得不到幫助;在中國很多農村,低保和各種救濟的名額,也被地方官員給予了親戚家人,真正的貧困家庭依舊在苦海掙扎。

這種“劫貧濟富式的騙捐、騙補,不僅沒有讓弱者享受到幫助,反而可能徹底斷了他們的援助。同事Z講,高二時期資助人發現大量學生偽造貧困資料騙取資助後,停止了每年十幾萬的資助金髮放。原來儘管有家庭富裕的孩子渾水摸魚,但還是有很多貧困家庭的孩子享受了資助,現在所有貧困家庭的孩子都沒有了補助。

他還吐槽說,經過媒體大量曝光偽裝殘疾街頭行騙,甚至有團伙利用老人、小孩行乞之後,在路上遇到這些人,他也分不清究竟誰是真正的弱者、誰是騙子,索性連一塊錢都不給了。

對於騙子們來說,他們或許想的是:給誰不是給,乾脆給我算了。但他們的行為,有可能斷掉窮人、弱者的外來援助,更在破壞社會的基礎信任和社會生態系統,假如人們在做慈善時,由於分不清自己是在行善,還是在資助騙子,都放棄做慈善,那將是很可怕的,社會生態系統一旦遭到破壞就很難修復。而弱者由於沒有真正感受到社會的溫暖,以為沒有人願意幫助自己,會覺得被全世界拋棄,對於社會的抱怨也會與日俱增,仇富、反社會、犯罪幾率大幅提升;另一方面,慈善的施捨者雖然做出了大量捐贈,卻看不到受助者的感恩,反而痛斥受助者不知感恩。近幾年這種慈善家與名義受惠者之間產生誤解,隔閡加深和矛盾激化也是不無緣由的。同情的眼淚,如果被偽裝的可憐欺騙而流干,剩下的將是冷漠。弱者的困境,如果因偽造的呼救打斷而絕望,餘下的將是仇恨。如果一個社會的基礎信任被徹底破壞,如果一個國家堅持做慈善的越來越少,如果一個國家真正的弱者感受不到社會關懷,這個國家就徹底被毀了。

對於騙子們來說,他們或許想的是:給誰不是給,乾脆給我算了。但他們的行為,有可能斷掉窮人、弱者的外來援助,更在破壞社會的基礎信任和社會生態系統,假如人們在做慈善時,由於分不清自己是在行善,還是在資助騙子,都放棄做慈善,那將是很可怕的,社會生態系統一旦遭到破壞就很難修復。

而弱者由於沒有真正感受到社會的溫暖,以為沒有人願意幫助自己,會覺得被全世界拋棄,對於社會的抱怨也會與日俱增,仇富、反社會、犯罪幾率大幅提升;另一方面,慈善的施捨者雖然做出了大量捐贈,卻看不到受助者的感恩,反而痛斥受助者不知感恩。

近幾年這種慈善家與名義受惠者之間產生誤解,隔閡加深和矛盾激化也是不無緣由的。

同情的眼淚,如果被偽裝的可憐欺騙而流干,剩下的將是冷漠。

弱者的困境,如果因偽造的呼救打斷而絕望,餘下的將是仇恨。

如果一個社會的基礎信任被徹底破壞,如果一個國家堅持做慈善的越來越少,如果一個國家真正的弱者感受不到社會關懷,這個國家就徹底被毀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鳳凰網科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