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撒旦橫行 百年不遇的音樂聖嬰只能香消玉損

她被海外音樂界稱為「中國鋼琴五聖手」之首,是百年不遇的音樂聖嬰,是國寶級的鋼琴女神,是造物主送給人類的珍貴禮物。國際音樂權威將最美好的讚譽獻給了她:「她給貝多芬的樂曲注入了魅力和詩意,在聽眾面前表現了巴赫的嚴肅、舒曼的豐富和德彪西的澄明和優美……她是天生的肖邦作品演奏家,一個真正的鋼琴詩人,肖邦的樂曲在她的手下呈現出不可再現的美!」

1967年1月的最後一天,距離那年的春節還有一個星期,聖嬰死了。

她是一個音樂神童,一個天才,一個臉上永遠掛著微笑的天使。她本應成為一個國家的榮耀和驕傲。事實上,在她短暫的生命歷程中,她確實為她的國家爭得了前無古人的榮耀。

1953年,年僅16歲的聖嬰初露鋒芒,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演奏莫扎特D小調鋼琴協奏曲,獲得巨大成功;18歲舉辦個人獨奏音樂會,開始蜚聲海外;20歲參加第六屆世界青年聯歡節鋼琴比賽,成為把金質獎章掛在胸前的中國第一人;21歲參加日內瓦第十四屆國際鋼琴比賽,與後來成為世界級鋼琴大師的毛里奇奧•波利尼分獲男女最高獎,使世界樂壇為之震驚;23歲參加華沙第六屆肖邦鋼琴比賽,獲贈象徵最高榮譽的肖邦石膏手模……

她被海外音樂界稱為“中國鋼琴五聖手”之首,是百年不遇的音樂聖嬰,是國寶級的鋼琴女神,是造物主送給人類的珍貴禮物。國際音樂權威將最美好的讚譽獻給了她:“她給貝多芬的樂曲注入了魅力和詩意,在聽眾面前表現了巴赫的嚴肅、舒曼的豐富和德彪西的澄明和優美……她是天生的肖邦作品演奏家,一個真正的鋼琴詩人,肖邦的樂曲在她的手下呈現出不可再現的美!”

聖嬰美麗而嫻靜,與世無爭。她聽從天使般純真、純凈的靈魂的召喚,心無旁騖地徜徉在音樂的仙境之中。她為鋼琴而生,為鋼琴而活。她只想把美妙的琴聲留在人間,為此拒絕一切情感,甚至包括令人迷醉的男女之戀。

然而,現實的冷酷和污濁卻在蠶食著她潔凈的生活,將她一步步逼進深淵。

1955年8月29日,就在18歲的聖嬰舉辦第一次獨奏音樂會的前4天,家裡闖進幾個不速之客,他們給她的父親——曾經擔任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路軍軍長蔡廷鍇的參謀、參與指揮了“八•一三”淞滬抗戰的顧高地將軍——戴上冰冷的手銬,以“反革命罪”予以逮捕(之後被判處無期徒刑投入監獄)。這是一次永別。清純的聖嬰茫然不知所措。年少的她還不懂得政治的險惡,很多事情還搞不明白,但她知道一點:被抓走的是她的爸爸,是生她養她育她愛她的親爸爸,無論爸爸被扣上多大的黑鍋,她也不能去恨。她從琴凳上站起來,忍著淚水,小聲對爸爸說:“我愛國家,也愛爸爸。”

從那以後,聖嬰的身上就背負了“反革命子女”的罪名。在那個株連九族的年代,一人獲罪,全家受刑。她不知道爸爸被關在哪裡,甚至不知道音訊全無的爸爸是死是活。她決定替爸爸贖罪,幻想以自己的努力和順從能夠使爸爸早日回家。她拚命地練琴,服從組織的一切安排,將所獲得的所有榮譽都歸功於組織。

1958年在日內瓦獲得國際音樂比賽金獎之後,幾個國家的演出經紀人邀她簽約,要安排她去世界各地演出,那樣的話她不僅能譽滿全球,還能得到極其豐厚的物質回報,這對母親沒有工作、弟弟還在上學、整個家庭靠她一人支撐的聖嬰來說,真是久旱逢甘霖般的機會。可是,她拒絕了。她說:“我的一切活動都聽從我們國家的安排。”

那麼,她的順從換來了什麼呢?一切都是徒勞的。天使永遠讀不懂撒旦。

終於,1966年,那場風暴席捲神州。

心純如水的聖嬰被扣上白專典型、裡通外國的叛徒、修正主義分子等帽子,接受“革命群眾”的批鬥。

紅衛兵們不僅自己動手對他們的老師拳打腳踢,還逼迫被斗者之間互毆。曾經倍受尊敬的師長們哪能忍受如此凌辱?於是聖嬰所在的上海音樂學院的教授楊嘉仁和妻子程卓如自殺了,鋼琴系主任李翠貞自殺了,聖嬰的鄰居傅雷夫婦也自殺了……

1967年1月31日,聖嬰被紅衛兵帶到樂團全體員工面前進行批鬥,那些人用骯髒罪惡的手狠扇天使的耳光、將她剃成陰陽頭、揪著她的頭髮逼迫她下跪謝罪……

天使何罪之有?她是那樣的純凈,那樣的聖潔,她是上天賜給人間的美玉,帶給人間的只有美好而沒有一點兒疵瑕。——哦,在某些人眼裡,天使的美好正是被羞辱被玷污被毀壞的理由!

聖嬰,純潔高貴的聖嬰,她無力使天地澄明,唯一能做的,就是化羽為蝶,飛離污濁的塵世,不給骯髒的手再一次羞辱自己的機會。

當天晚上,聖嬰和母親、弟弟三人,緊閉家中門窗,打開煤氣閥門,和死神攜手而去。他們以死向那個良知盡喪的時代表示最大的蔑視!

那年,聖嬰29歲。

1975年,整整服刑20年後,顧高地將軍出獄。他興奮地回家,迫切地想聽到女兒的琴聲,可是,房子沒有了,家沒有了,甚至家人都沒有了——此時他才知道自己已經家破人亡,他被孤零零地拋在了這個世界上。他悲痛欲絕。

1982年,俄國老太太、鋼琴教育家克拉夫琴科被請到上海進行教學交流。當得知1957年留學莫斯科住在她家裡的那個純真的天使已經在15年前香消玉殞時,她放聲大哭:“上帝呀!上帝呀!不會再有了,不會再有了,顧聖嬰,這麼完美的女孩,上帝不會再給我們了!”

筆者寫到這裡,也禁不住掩面落淚。

顧聖嬰的死,以及眾多“不會再有的”物華天寶的死,映射出那個時代的黑暗。在痛徹心腑之後,我們不禁要問:那個時代還會來嗎?那些曾經橫行的人們今安在?你們還好嗎?你們不懺悔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陋蘭的速朽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