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丹:撒幣,新外交還是舊外交?

各位聽眾你們好,我是王丹。打開現在中國的官方媒體,鋪天蓋地的都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其實,沒有什麼比這個概念更可笑的了。因為在習近平的所謂“治國理政”的表現上,我們看不到什麼“新”意,而撲面而來的,都是舊時代的氣息,外交工作也不例外。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中國面臨的外交處境日益困難。面對咄咄逼人的美國的攻勢,習近平要採取怎樣的新思維和新做法去解決問題呢?他去了非洲。去做什麼呢?去大撒幣。

7月22日,習近平到達他非洲行的第一站塞內加爾。該國媒體今年3月就曾經引述中國駐塞內加爾大使張迅表示,中國在2017年已經在塞內加爾投資了一億美元。對於中國來說,塞內加爾並不具備多麼巨大的戰略利益,尚且得到如此豐厚的禮物,非洲國家的大咖南非,才是習近平撒幣的重點。

23日,習近平到了南非,參加25-27日的金磚五國高峰會議,南非總統拉馬福薩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北京決定向南非投資140億美元。拉馬福薩的心情可以理解。說是“金磚國家”,但是南非最近幾年經濟狀況並不理想,尤其是腐敗狀況嚴重的國有企業,更是負債纍纍。對於剛上台急於用錢的南非總統來說,這140億美元可以看成是一場是“及時雨”。另據報導指出,中國已經拯救了幾家陷入困境的南非國企:電力巨頭Eskom去年虧損17億美元,瀕臨破產,獲中國國家開發銀行25億美元貸款;南非國鐵公司Transnet在本月24日也得到中國工商銀行提供的新資金。中國是南非最大貿易夥伴已經九年,南非也是中國在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

這些年來,中國在非洲下了很大的功夫,花了不少的錢。有人說,這是經濟利益考量的必然結果,在非洲的投資也給中國帶來收益,有何不可?事實真的如此嗎?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Thierry Pairaul就指出,非洲與中國的貿易額,僅僅佔中國整體國際貿易的4%。顯然,經營非洲,主要並非是經濟考量,而是政治需要。換句話說,中國需要非洲在國際場合的支持。無論是聯合國上的決議,還是擠壓台灣的國際空間,中國都離不開非洲國家的配合。也有分析認為,中國想要在大西洋海岸建立軍事據點並稱霸印度洋,也需要非洲國家作為盟友。

對此,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的一番話值得推敲。在習近平完成非洲撒幣之旅之後,王毅接受媒體採訪推崇這次出訪的意義。他首先坦然承認“世界力量格局深度調整”,而習近平這次的非洲之行就是中共著眼“國際局勢出現的新機遇,新挑戰做出的重大外交部署”。既然是新機遇,新挑戰,那麽習近平的新戰略是什麼呢?是通過大筆金援,爭取以非洲國家為主的所謂“第三世界”的支持,試圖把中國打造成非洲國家的盟主,在國際上對抗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陣營。

對於中共1949年建政以後的外交政策稍微有一點了解的人都會知道,習近平現在搞的一套,完全是毛澤東提出的,周恩來執行的中共傳統外交的翻版。如果說鄧小平的外交政策以“韜光養晦”為核心自成格局,江澤民時期搞“大國外交”試圖與西方平起平坐,胡錦濤則以對國際事務棄權為迴避外交衝突的手法的話,現在風水輪流轉,到了習近平時期,中共在面對外交困境的時候,又回到了毛澤東,周恩來時期的老路上了。只不過,這一次,可以揮霍的人民幣更多了一些而已。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王丹為您做的評論。

--

郵寄地址:台灣新竹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