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中共國這種精神病鬼樣如何收局 ?

——想問美國人一個問題

中國消費客在海外種種乖張,以及胡教授之類在國內論壇電視秀之厲害了我的什麼等的持續吹奏,均為HPD癥候之表裡發作,直到這個世界受不了為止。

中國國情研究院院長兼清華出身之首席智囊胡鞍鋼教授慘遭追究其“研究報告”,指鹿為馬,誇張失實,誤導聖上,重複趙高企圖誤導秦二世的歷史罪行。

了解中國者,當知道中國人之好吹,實不止胡鞍鋼老師。自從一九四九年勞動人民經“當家作主”之後,已漸演化成民族性。

全國之陷入浮誇吹奏,有人歸咎於所謂“上有好者,下有甚焉”之民族奴性。這是由中華文化角度的一種簡單的解釋。

然而在西洋心理學上,此一撒謊吹牛皮之習慣,可稱之為民族的“戲劇性人格障礙”(Histrionic Personality Disorder),簡稱HPD,是精神病之一種。

患有HPD癥狀的病人或民族,首先有自我中心的“注意渴求欲”(Attention-seeking)。中國大媽之廣場歌舞,越演越烈;中國遊客在外國之喧嘩消費,機場酒店大堂滿身名牌而隨時發火高聲喝斥工作人員,即為渴求得到四周不相干人之注意,亦即“為之側目”。這種病人認為,只要全世界對其“側目”,已經是其平庸渺小的生命的一種肯定;中國網民近年廣稱的“刷存在感”,亦即此意。

中國消費客在海外種種乖張,以及胡教授之類在國內論壇電視秀之厲害了我的什麼等的持續吹奏,均為HPD癥候之表裡發作,直到這個世界受不了為止。

胡鞍鋼教授是中國仿效美國式智庫論壇製造出來的HPD現象;網路的億萬中國五毛,加強亢奮吹奏的業力,加上中國人的教育制度,向來沒有邏輯常識的理性訓練,但GDP的購買力和消費力,確實又達到了二千年從未有過的高峰,中國式的戲劇性人格障礙,全民的意識,陷入了種種戲劇的玄想(Dramatic Fantasies),鴉片戰爭、八國聯軍、西方眼紅中國強大、所謂西方國家對中國人種族歧視等等,如同一群小童玩過山車,由高峰開始下滑,唏哩嘩啦一陣驚叫,即揪出一個學者來祭旗。

此種精神病如何收局,尚未可知;但身為旁觀者,不得不對美國的所謂科技和人文知識精英,表示齒冷,我想質問:美國人啊,中華民族到底跟你有什麼隔世宿仇,你要害他們變得這個鬼樣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