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彪秘書口述:913前的內幕

——於運深口述:我給林彪當秘書的最後一年

九一三之前,林立果似乎主導了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走向。8月28日林立果從北京打電話給李文普,說:「北京這裡形勢對她(葉群)不妙」,「老李你作點準備,首長(林彪)準備在9月18日左右去廣州,不要跟別人講。」9月3日上午,林立果在毛家灣又對「林辦」工作人員王淑媛說:「寧可逃跑也不像劉少奇那樣被抓住坐牢,實在不行就上山打游擊。」

林彪曾被視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最善戰的元帥,甚至被確定為毛澤東的接班人,他在中共最高層扮演的角色及其意外死亡,是20世紀中國最重要的懸案之一。長期以來,中共官方壟斷了九一三事件(林彪事件)的解釋權,將林彪定性為“野心家、陰謀家、反革命兩面派”,林彪的出走是“叛國投敵,自取滅亡”。在九一三事件44周年之際,林彪最後一任秘書、九一三事件後遭囚禁四年的於運深的三萬字口述史曝光。於運深提出了許多不同於中共官方的說法,在許多根本問題上顛覆了官方長期以來的九一三事件定論。

1971年9月13日,林彪出逃在蒙古墜機現場

按:這是原林彪秘書於運深的口述,成文後經於運深審校定稿

於運深簡介:1937年生於山東蓬萊,1950年參軍,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檔案系,瀋陽軍區司令部辦公室助理員,1965年1月任林彪辦公室秘書。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被“辦學習班”四年,1975年終於結束審查,被分配到四川省廣安縣武裝部任參謀,退休後被安置在北京海淀區某軍休所。

林彪要求在客廳寫三條“萬歲”標語

7月初,周總理要來毛家灣看望林彪,約定下午到。林彪吃過午飯,叫內勤把李根清找來。林彪說:“小李,下午總理要來,你給我寫幾句話,用紅字寫,字大一點,醒目一點。”林彪用手一指,“貼在客廳門口。”這是林彪最後一次叫李根清寫字。之後不久他和葉群就去了北戴河。

林彪的西客廳很大,一進門是一面牆,有兩平方米左右。李根清坐在茶几旁,準備好紙筆,林彪一邊來回散步,一邊說:“寫‘馬克思列寧主義萬歲’,‘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毛主席萬歲’。”

林彪為什麼突然要寫這三條標語呢?

李根清沒有上廬山,廬山會議的文件也沒有印發,所以他對廬山上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不知道揪出了陳伯達,也不知道毛主席寫了《我的一點意見》。在李根清心中,始終認為毛主席和林彪是密不可分的。他實在不明白周總理要來,寫這三條大標語幹什麼?這是過去從來沒有過的。

當然李根清不能問。他找來一張一開大的紙,橫著對半裁開,用很粗的油畫筆,蘸著廣告紅色,按照林彪的要求,很快用美術字寫成三條大標語,字寫得很大,很醒目。然後他用圖釘按到林彪西客廳進門處右側的掛衣板上。這個位置是進入林彪西客廳的必經之處,只要走進林彪西客廳,肯定能看到這三條大標語。

林彪特意讓周總理看這三條大標語,或許希望周總理能在毛主席面前替他說說話?總之,林彪想通過這三條大標語,表示他是擁護馬列,擁護毛主席的,他從來沒有反對過毛主席。

在我的印象中,毛主席和林彪的關係非同一般。毛主席欣賞林彪,也提攜他,經常推薦一些書讓他看。林彪非常尊重毛主席,記得1966年9月,林彪住在人民大會堂期間,毛主席把自己看過的《劉曄傳》、《三國志》里的“郭嘉”篇推薦給林彪看。郭嘉是曹操謀士,諸葛亮式的人物,對曹操打勝仗出了很多主意,為曹操統一北方立下了汗馬功勞。毛主席為什麼向林彪推薦郭嘉?林彪從來沒有說過。據我所知,林彪寫信給毛主席談了讀“郭嘉”的感想。

林彪最後一次去北戴河

北京召開的批陳整風彙報會,林彪沒有參加。周總理幾次動員林彪出席,講講話,林彪都沒有回應。但實際上,林彪並不想與毛主席為敵,他還是很想與毛主席談談的。

我們秘書都知道,林彪多次想見毛主席,而毛主席那邊一直不置可否。

李文普回憶:“林彪心情不好,曾要求面見主席談話。當時,毛主席那邊電話至少是葉群打,我們‘林辦’有傳聞,林彪想與毛主席見一下,談一談。但是長時間毛主席不作答覆。林彪個性很強,從不服軟。兩人之間的關係發生了急劇的變化。”

記得廬山會議後,有一天葉群開會回來,要看《何典》這本書,說是毛主席推薦中央政治局委員看《何典》。《何典》中有兩句話:“葯醫不死病,死病無葯醫。”“說嘴郎中無好葯,一雙空手見閻王。”這些句子都被製成卡片,林彪怎麼理解,我們誰也不知道。

1971年7月17日,林彪、葉群離開北京去北戴河。林彪可能一直在等待毛主席召見,但始終沒有等到。天氣越來越熱,不得不往北戴河去了。

這次我沒有去北戴河,在北京留守。行前,葉群對李文普說:“首長(林彪)說我們不能在北京啦,如果黃(永勝)、吳(法憲)他們斗得不好,11樓(江青)來找首長(林彪)反映情況不好辦。我們到北戴河避開這個嫌疑,防止人家說是我們指揮的。”

葉群使用專機就像使用專車

林彪、葉群離開毛家灣的那些天一切如常。

8月5日,葉群回北京301醫院檢查身體,第二天凌晨結果出來了,專家會診排除了乳腺癌。葉群活躍起來,在毛家灣接待了吳法憲、邱會作等人。吳法憲後來在中央專案組交代葉群說到政變,而邱會作則堅決否認。此事一直沒有定論。1980年審判“兩案”時,吳法憲承認自己說了假話,葉群從來沒有對他說過政變問題。

8月16日,周總理、黃永勝、張春橋、紀登奎奉毛主席指示去北戴河見林彪。林彪作“加強戰備訓練”的指示。

而就在這一天,毛主席南巡到達武漢,與武漢軍區政治委員劉豐等人談話。

8月23日,劉豐把毛主席在武漢講的不要讓自己老婆當自己工作單位辦公室主任的內容,透露給林彪侄子林漢雄。很快葉群也知道了。“九一三”事件後林漢雄因此坐了四年牢,但查來查去,沒有查到林漢雄與“九一三”事件有任何關係。

8月28日上午,於新野、李偉信、許秀緒坐火車去北戴河。林立果從北京打電話給李文普,說:“北京這裡形勢對她(葉群)不妙”,“老李你作點準備,首長(林彪)準備在9月18日左右去廣州,不要跟別人講。”

8月底,葉群打電話給吳法憲,談了“老婆專政”問題,要軍委辦事組給她在總參政治部或軍委辦公廳安排一個工作,她不當林彪辦公室主任了,要吳法憲同黃永勝商量。

9月3日上午,林立果在毛家灣對“林辦”工作人員王淑媛說:“寧可逃跑也不像劉少奇那樣被抓住坐牢,實在不行就上山打游擊。”

9月6日晚20時半,葉群給胡敏打電話,要胡敏動員張清林、張寧來北戴河。葉群還專門找林豆豆通話,要林豆豆和張清林當晚去北戴河。林豆豆推託身體不好,過幾天再去。葉群發了火,騙她說:“你這麼大架子,爸爸請你,你都不來。現在他病得快死了,還沒有見過張清林。見到你們的事定下來了,他的病就會好了。”林豆豆只好同意了,她哪裡想到,這次去北戴河,遭遇了“九一三”事件。21時許,葉群叫李文普要胡萍安排飛機送林豆豆等人來北戴河。

按胡萍的說法,葉群使用專機就像使用專車一樣,召之即來,來之即走。可是飛機怎麼能是汽車?不要說專機,就是普通飛機,起飛之前也要有相當的準備時間,無論如何也不能等同於汽車。汽車在地上跑,隨時可以停下來,飛機在空中飛,萬一準備不好是要機毀人亡的啊!看來葉群在9月13日凌晨火燒眉毛般爬上飛機,也是出於這種使用專車的心理吧。因為專機夜航不安全,當晚並沒有安排。

9月7日上午,我按葉群的要求,把林豆豆、張清林、張寧送到西郊機場。9時50分左右,葉群叫內勤孫忠堂通知秘書李春生,立即給毛家灣打電話,把《俄華詞典》、《英華詞典》,以及俄語、英語會話等幾本工具書,交給林豆豆帶到北戴河。而這時,離飛機起飛只有十分鐘了。

沒辦法,為了等毛家灣把葉群要的書送來,飛機推遲了一個小時起飛。

11時40分,林豆豆、張清林、張寧等坐飛機從北京到北戴河。

葉群要林豆豆一定到北戴河的理由,說是要讓林彪看看兒女的對象。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沒有更多地想。

林豆豆等人走後的幾天中,毛家灣一切如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