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染血的外賣」何時休

在現有的外賣行業績效導向下,違章抄近路、疲勞駕駛都是可以多爭取工資的。績效對於員工而言就是指揮棒,當前中國社會人力成本較低,選擇做外賣員的人通常是低收入階層,他們不是天生的‌‌「馬路殺手‌‌」,但他們相當一部分人更期待提高送餐速度賺取盡量多的收入,不惜冒著生命危險一次次闖紅燈或是逆行穿梭……這對自己和其他行人的安全都造成了一定威脅和隱患。

近日,某外賣平台在官方微博上發出一則致歉信引髮網民熱議。據了解,起因是今年2月份,上海某急診科室泰斗李老先生被一送餐員撞倒在地,經搶救之後不幸去世,其家人稱李老先生還有部分醫學文章未來得及發表。

一時間,輿論場炸了鍋。部分網友惋惜這位醫學界老先生的遭遇,本可以用自身技術挽救更多的生命,但卻永遠地倒在了血泊中,並怒斥送餐員;有人感慨外賣送餐員的不易,雖然自己的過失導致老先生身亡,但也是為了在競爭中玩兒命生存,平台嚴苛的送餐規定、時間要求致使他們漠視交通規則,甘願以身犯險,連累了老先生。

當然怒斥也有其道理。也許生活中,你常常遇到這麼一幕,你正常在人行道走著,突然一位或黃或藍或紅的身影,緊貼著你的手邊,騎著電動車從你身旁無聲而過,讓你心中一緊。

沒錯,其實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點餐定外賣或許是許多人的日常,也可以經常看到著急送餐的外賣員為了趕時間,飛速地穿梭在道路之上,個別甚至無視交通規則。那是他們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全,也枉顧他人的生命價值呢?還是不得已而為之?

送餐的騎手收入其實跟快遞員差不多,速度慢了就會遭到差評,被外賣平台扣錢補貼給消費者。在不少網民看來,無疑是把外賣行業的責任和風險轉嫁給送餐員。送餐員自身的違規駕駛給社會民眾造成了安全威脅,又把風險轉嫁給了社會來承擔。在這過程中,‌‌“平台幾乎是數錢就好‌‌”,網民濁酒洗清魂笑言。

外賣平台為了比競爭對手佔有更高的市場份額,要求送餐員達到更快的速度來吸引更多顧客,但是除了制定嚴苛的工時管理制度,並沒有給送餐員提供足夠的社會保障,更不用提替員工承擔業務損失。畢竟‌‌“以罰代管‌‌”,無論是在管理成本上,還是在運營成本上,對於一家公司而言,都要划算得多。此外,外賣平台選擇傾向消費者的維權政策,也同樣致使送餐員處於被動維權地位,這就無形中施加了壓力給送餐員去拚命爭取時間和效率。

可以想像,在現有的外賣行業績效導向下,違章抄近路、疲勞駕駛都是可以多爭取工資的。績效對於員工而言就是指揮棒,當前中國社會人力成本較低,選擇做外賣員的人通常是低收入階層,他們不是天生的‌‌“馬路殺手‌‌”,但他們相當一部分人更期待提高送餐速度賺取盡量多的收入,不惜冒著生命危險一次次闖紅燈或是逆行穿梭……這對自己和其他行人的安全都造成了一定威脅和隱患。社會公眾享受著外賣產業帶來的便利便捷生活方式,同時也再用交通事故,用鮮血,為便利買單。

逝者已逝,大家只期盼能解決問題的根源。有網民認為,外賣亂象並不單單只靠蠻力就能治理,比如僅靠大力整治違規交通,也是治標不治本的。顧客在合理時間範圍內包容和理解,似乎也只能部分緩解外賣員背後無形的‌‌“鞭子‌‌”。政府用制度讓外賣平台合理制定送餐時間,更好規範人員職業素養,更完善地完善賠償負擔分配,同時合理制定規則,承擔人員管理責任,不再一句‌‌“轉包‌‌”就萬事大吉……由此,政府方在管理約束上不缺位,平台方在行業內樹立起一套新的規則,才能讓‌‌“染血的外賣‌‌”逐漸消聲匿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中青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