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獸樓的江湖:普通人體內70%是水分 柳青龍哥體內70%是膽固醇

——頂層滴滴柳青的湖畔會 底層龍哥的天安社

這群湖畔大學的商人文化實在太糟糕了:對權力和金錢的獻媚,到了無恥的地步。他們中沒人為死者謝罪,少有人為受害者悲聲。企業家因為產品缺陷導致客戶被強姦殺害,幾天後發了封道歉信,就一大堆人出來心疼。還加油,加你妹呀!

滴滴出行總裁柳青

最近的這兩個震撼的社會熱點事件,分野於兩個截然不同的階層,風氣竟然如此神似。

圈子文化如同江湖義氣,於朝堂之上,謂之結黨;於學堂之中,謂之學社;於市野之下,謂之黑社會。

01

千呼萬喚,柳青終於道歉了。

面對逝去的生命,滴滴負有不可推託的責任。柳青作為滴滴出行的總裁,公開道歉是最沒有代價的做法。

然而,柳青剛一道歉,湖畔大學的同學群里就沸騰了,“心疼柳青”,“加油”,此起彼伏。差一點就喊出了“今夜,我們都是柳青”。

這群湖畔大學的商人文化實在太糟糕了:對權力和金錢的獻媚,到了無恥的地步。

他們中沒人為死者謝罪,少有人為受害者悲聲。企業家因為產品缺陷導致客戶被強姦殺害,幾天後發了封道歉信,就一大堆人出來心疼。

還加油,加你妹呀!

湖畔大學裡面的人,都是企業家,多數為年輕一代的創業精英,而且他們代表著新科技、新領域、新方向的弄潮兒。

他們是資本的寵兒,也是媒體競相追逐的明星人物,他們閃耀在各大頭條之上,同時也與公眾保持著若隱若現的神秘感。

他們有一個自己的圈子,這個圈子有無數人想削尖了腦袋往裡面鑽,圈子裡因為神秘而越發引起那種高大上、無所不能的遐想。

這就是中國式圈層,在戰術上,站隊、拉組,同學會、老鄉團仍舊是開展業務最熟絡的方式,市值、估值、規模、利潤,這些kpi的考核讓一切數字化,甚至生命,敬畏之心真是奢談。

一個圈層的人,是不會想另一個圈層的人的死活……

02

頂層有圈子,底層也有圈子。

崑山龍哥活著的時候,幾乎沒多少人知道他,但是當他死了,牽出一群天安社

這群天安社,酒桌上稱兄道弟,同生共死,現實中遇到狠角色,立馬跪地求饒叫哥,老大被砍的像狗一樣亂竄,直到被活活砍死,都沒一個趕上去幫忙的,一個個跑的比誰都快。

屁滾尿流的跑回家猛發朋友圈:“龍哥一路走好;龍哥下輩子我們還做兄弟。”一邊發朋友圈,手一邊哆嗦。

他們圈子文化之奇特,要不是龍哥被砍死,你永遠不知道這世界到底有多玄幻。

1、我們普通人(正常人)的體內有70%是水分,而他們體內70%都是膽固醇。

2、他們紋了一背的花鳥魚蟲和廉價海鮮,出門在外墨鏡是標配、大金鏈子是寶貝。

3、他們的緊身大褲衩實在藏不下四十米長的大砍刀!

4、作為一群出色的coser,天安社在很多地方都做得比真黑社會還“社會”,比如諢號。

據說,這群天安社紋上這些符號可以增加防禦,還能加各種魔法抗性。紋完了之後,龍哥們果然發現自己抗寒能力增加了不少,從此之後,不管在哪裡,他都不需要穿衣服。

別看他們各個油光滿面、大金鏈子披身,就以為他們是揮金如土的富二代,其實人家都是有正經工作的。

除了做刺青紋身,做娛樂餐飲,還有開米廠賣黑龍江五常大米的,做黑龍江省中華孝道文化傳播,還有是在北京順義做中鐵物流,當然,也少不了涉及信貸投資的,各行各業都有。

要不是這次崑山寶馬哥引起眾怒,牽出天安社,估計他們還在悶聲發大財呢!

所以說,“大哥”們混社會是為了生意和money,那些喝酒動刀,意見相爭就要你死我活的,往往是在“社會人”的角色里入戲太深。

說白了,這天安社也算是個北漂者互助聯盟吧。

03

湖畔大學的同學群內,資本大佬們都在心疼柳青:“我們都在,加油”!

天安社,兄弟會的紋身中年男們,都在朋友圈祭奠龍哥:“來生還做兄弟”!

湖畔大學和天安社有什麼區別?

有人說是有錢的混蛋和沒錢的混蛋的區別,我認為這樣的說法欠妥,天安社不一定沒錢啊。

我認為最大的區別是:胸上有紋身還是沒有紋身。

社會規則在他們這裡已經沒有什麼用,叢林化了。底層的,規則奈何不了他們,高層的,規則隨便改。目的都是抱團取暖,抵抗法制,魚肉百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