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江姐為革命捨身上床

江姐一家三口唯一的全家福,攝於1947年9月。

熟悉江姐江竹筠的“光輝事迹”,源於長篇小說《紅岩》、電影《在烈火中永生》和歌劇《江姐》,以及一些課外讀物。那時,少不更事,還真信了,並且著實被感動過。後來,隨著閱歷的增益,思想文化程度的提高,對歷史真相的辨識和認知也有所長進。我意識到,江姐雖確有其人,但國人所能見到的江姐形象,實際上是毛澤東文藝思想的產物,黨文化的產物。現在回頭看看這個所謂的“英雄形象”,感到非常做作,非常虛假,與其叫“塑造”,不如叫編造、捏造。

兩個多月前,長江平民教育基金會主席、四川大學蘇州研究院執行院長聶聖哲教授在微博中回憶:“1981年我入川大時就聽到兩位年近八十的老教授(江姐同時代的川大學生)說:江姐思想活躍、不安分,很風流,她每和一個男同學上床,就要求對方入黨,鬧得滿城風雨。當時川大的校長說:江竹筠你風流一點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你用這種方式強迫信仰是不對的。”

沒想到,中國共產黨除了暴力與謊言,還有江姐這一套。世界上有哪一種主義和信仰,要靠女大學生的風流來招徠信徒?世界上有哪一個黨派的隊伍,要靠女大學生與男同學上床來壯大?事實上,上床不能壯大隊伍,只能壯大肚子。或許有人會說,這僅僅是個個例。是不是個例姑且不論,但它多少說明了一些問題。

無獨有偶,接著又讀到涉筆國共歷史的林輝先生提供的有關江竹筠的史料。擇其概要,對江姐作一番再認識——

……1943年5月,黨組織讓江竹筠擔任重慶市委第一委員彭詠梧的助手,並與他假扮夫妻,掩護地下黨開展工作。彭詠梧(《紅岩》中彭松濤的原型)是結了婚的,他的妻子譚正倫就在老家雲陽,夫婦倆生育一子,叫彭炳忠。很快,彭詠梧與江竹筠情濃意密。僅年把時間,中共在明知彭詠梧有妻小的情況下,竟然批准他跟江竹筠“正式結婚”。婚後,兩人也生育一子,叫彭雲。假作真時假變真。對此,遠在老家的譚正倫一無所知。

天哪!這就是那個高唱“含著熱淚綉紅旗”的光彩照人的江姐嗎?黨的需要,黨的事業,就建築在像譚正倫這樣的弱勢婦女的痛苦之上,建築在廣大老百姓的痛苦之上。這個彭詠梧,其實已犯下了重婚罪。而江姐在婚前充任的角色,不知算是第三者呢,還是二奶?

兩份材料合成了江姐的另一面。而這另一面,恰恰有可能是最真實的一面。我們不必苛責江姐,當年被灌輸了馬列主義、共產主義迷魂湯的青年男女,又何止江竹筠一人。而她的所作所為,皆系在黨的指示下的奉命行事。其性質從中可見一斑,由此印證:馬列主義、共產主義是貨真價實的邪教,共產黨是地地道道的邪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