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張林:外企奪路而逃 中共開始末日狂奔

經濟崩壞最嚴重的地方,首推東北,因為那裡國有經濟依然佔主導地位,其虧損狀況慘不忍睹,但是國有企業不僅有大量幹部子女在其中就業,還是主要官員隨時可用的提款機,很難被關閉,儘管它們的虧損與日俱增,最終可能拖垮一切。西北經濟狀況的惡化程度,僅次於東北,也是早已處在破產狀態。

自從川普高瞻遠矚,果斷髮動貿易戰以來,中共經濟亂象紛呈,人民幣貶值,股市不斷下挫,上證指數今天已經跌到2690點。

微觀經濟下滑的速度更快。從貴州傳來的消息說,遵義最大的超市昨天倒閉,而整個貴州最大的連鎖超市今天也宣布倒閉。倒閉潮正在席捲中國大地。

經濟崩壞最嚴重的地方,首推東北,因為那裡國有經濟依然佔主導地位,其虧損狀況慘不忍睹,但是國有企業不僅有大量幹部子女在其中就業,還是主要官員隨時可用的提款機,很難被關閉,儘管它們的虧損與日俱增,最終可能拖垮一切。

西北經濟狀況的惡化程度,僅次於東北,也是早已處在破產狀態。面對新疆西藏民眾的抗爭,當局把一百多萬人關押在教育營洗腦摧殘,這不僅造成兩百萬人無法參與正常的經濟活動,還是中央政府巨大的經濟負擔。

金融領域裡,P2P大面積崩潰,幾百萬家庭破產,上億人受害。從杭州到北京,受害者抗爭不斷。

跨國公司看到危險逼近,紛紛奪路逃離中國,尤其美歐日韓台企業,更是加緊逃亡。

中國三四線城市房價已經被腰斬,一二線城市房地產有價無市,也在坐等崩盤。

政治日益混亂。潑墨事件造成的影響尚未過去,佳士工運又呈波瀾,政治謠言蜂擁而起,真假莫辯,導致人心惶惶。

更讓當局驚恐不安的大規模群體事件接連不斷,從貴州到湖南,忍無可忍的民眾紛紛起而抗爭。這兩天四川兩個城市的退伍軍人,也起來與當局對壘。

官員六神無主。也許是感到末日臨近,最近各地鎮壓民眾抗爭,官員相當講究分寸,沒有大打出手,而是知難而退,把皮球踢給上級,從而迴避責任。

軍警疲於奔命。隨著各地參加抗爭的民眾迅速增加,抗議規模不斷擴大,警察、保安、武警,已經越來越不敷使用。他們也感到苗頭不對了,因此消極應付正在成為新常態。

這幅末日景象,十分類似當年東歐蘇聯巨變之前,雖然數百萬蘇聯紅軍及華沙條約組織軍隊枕戈待旦,但是再也不願忍受共產主義暴政的人民卻以各種方式展開抗爭。

東德人民推倒了柏林牆,血腥鎮壓人民的羅馬尼亞總統齊奧塞斯庫夫妻遭到處決~~蘇聯境內,人口只有500萬的波羅的海三個小國(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居然有200萬人走上街頭,手拉手、心連心,面對紅軍的刀槍坦克,寧死也要獨立。

幸而當時的東歐蘇聯共產黨頭目認識到共產主義大勢已去,放下了屠刀,所以大家逃過了一場浩劫。

而頑抗到底的南斯拉夫共產黨,後來以武力抗拒民主運動,導致全面內戰,最終在西方干預下,分崩離析成七個國家。

現在中共也站在類似的火山口上,面對沸沸揚揚的洶湧民意,是順應民主潮流,開放黨禁,還政於民,還是頑固抗拒,大打出手,將決定中國未來的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