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吳小平的殘酷預言戰勝了任大炮的大嘴

任志強曾在一個財經論壇上放炮說:「我個人覺得應該把國有企業都消滅掉,完成它的歷史使命。當我們取消冶金部的時候,我們的鋼鐵成了世界第一;我們取消了紡織部的時候,我們的紡織成了世界第一。大家大鍊鋼鐵的時候(一年)1000多萬噸鋼,那已經不得了,今天我們一天的鋼產量就是1000萬噸。」

在製造業中心東莞,有數萬家企業倒閉。圖為,2016年1月27日,東莞一家倒閉的工廠門口,一名男子正撕下分租廣告。

財經學者吳小平昨天發表一篇旗幟鮮明的文章,標題是:“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任務,應逐漸離場”,這篇公開發表的財經文章,短短十幾個小時,跟帖評論就超過2萬條!在這個新時代,總有些政經觀察人士的嗅覺比常人要靈敏許多,在關鍵時刻,也總能夠說出一些主子想說而又沒有說的話。

吳小平開篇就說:“在中國偉大的改革開放歷史進程中,私營經濟已經初步完成了協助公有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大階段性歷史重任。下一步,私營經濟不宜繼續盲目擴大,一種全新形態、更加集中、更加團結、更加規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經濟,將可能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的新發展中,呈現越來越大的比重。”

吳小平的觀察和感慨從何而來,或許他已經感受到馬雲辭職的背後,私企所面臨的壓力和風險,看上去風光無限的馬雲也曾向媒體透露,知道自己的結局。並直言,“中國的企業家沒有好下場。”現在的政商環境,馬雲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政商勾結和壟斷經營,所謂的“企業家”崛起純屬子虛烏有,私營企業在中國一直倍受煎熬只能在夾縫中苟延殘喘。

對私企的圍剿許多人或許不以為然,如同當年對付地主資本家,人人都站出來圍觀喝釆,但許多人並沒有意識到:消滅了地主資本家,每個人的危險也隨之而來,道理很簡單:當社會秩序經濟秩序甚至倫理秩序遭到破壞,反過來也會讓每一個人付出代價。當你無視別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樣也不會受尊重有保障,輪迴的鬧劇在中國重複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國人不長記性。

數據顯示,民企對中國GDP貢獻率高達60%以上,提供了80%的城鎮就業崗位,吸納了70%以上的農村轉移勞動力,新增就業90%在民企,來自民企的稅收佔比超過50%。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孫曉文在位時也坦言:國企佔有絕對的壟斷資源優勢,包括資金、稅收、人才、技術和市場等等,而對GDP的貢獻率卻不足30%,解決了不到20%的就業,每年卻拿走全社會分配收入的60%以上。

任志強曾在一個財經論壇上放炮說:“我個人覺得應該把國有企業都消滅掉,完成它的歷史使命。當我們取消冶金部的時候,我們的鋼鐵成了世界第一;我們取消了紡織部的時候,我們的紡織成了世界第一。大家大鍊鋼鐵的時候(一年)1000多萬噸鋼,那已經不得了,今天我們一天的鋼產量就是1000萬噸。”

任志強的話有沒有道理我們不好評判,但稍稍了解國企運作機制的人們應該明白一個道理,中國經濟未來還想保持繁榮發展,中國製造中國出口還想繼續保持競爭力,做大做強國企並不是什麼好事,只會進一步壓縮民企的生存空間,讓民企沒有喘息的機會,讓民營經濟看不到任何復興的希望。

德國私企佔全部企業的95%以上,但德國製造業德國的出口產品一直長盛不衰!而天下國企一家親:效率低下資源浪費官僚作派幾乎是所有國企的通病。當資產是“國有”而不明確屬於任何具體個人時,沒有人會珍惜所謂的國企,也不會有人去琢磨國企資產如何保值增值。如果沒有壟斷資源,包括資金、人才、技術和市場的壟斷優勢,國企在市場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競爭力。

日本上萬億的企業,幾乎都是私企,而且還是百年品牌,與“德國製造”一樣,在質量、技術、產品性能以及完善的售後服務等方面擁有諸多優勢。而中國的企業,無論國企還是私企,幾乎沒有任何競爭力,三十年來只是熱衷於貼牌生產、來料加工,沒有掌握核心技術,中興事件所暴露出來的軟肋由此可見,核心技術完全掌握在別人手裡。

有人說,民企漫長的冬天儼然已經來了,而民企幾乎都是束手無策,真正能夠突圍出去的概率並不是很大,民企可騰挪的空間也很小。誰能熬過這個漫長的冬天?或許民企只能咬緊牙關硬撐下去,祈求自已不要倒斃在澶冽的寒風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