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金正恩模仿斯大林和毛澤東的談判術

二戰即將結束之際,波蘭的戰後秩序成為燙手的山芋。羅斯福和丘吉爾想通過波蘭試探斯大林對東歐的領土欲。美英支持波蘭在倫敦的流亡政府,但蘇聯推舉波蘭國內的共產傀儡政權,彼此很難找到妥協點。當時,羅斯福希望蘇聯在亞洲加入抗日戰爭,所以並沒有批評斯大林,他反而相信,如果和“獨裁者”結下親密的私人關係,能夠說服其幫助實現西方的意願。最終,美英蘇在就波蘭的命運達成的協議中,寫滿了“民主的領導人”、“擴大的政府”、“保障自由”等模糊的措辭。

不明確的協議,很快就引發了災難。對“民主的”這一措辭的解釋就彼此不同。美英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是各種政治派別的自由參與。但蘇聯非得說除了共產勢力,都是“非民主的”。在美英打馬虎眼的過程中,蘇聯綁架了具有反蘇傾向的10多名波蘭領導人,作為政治犯關進了監獄。美國代表提出承諾過“保障自由”,這時,斯大林冷漠地說:“想要顛覆民主(共產)勢力的法西斯(反蘇)勢力,是沒有民主的。”羅斯福和丘吉爾這才知道“上當了”,但受呼籲和平與終戰的國內政治氣氛影響,他們保持了沉默。於是,東歐落入蘇聯手中。

台灣的大陸專家林文程教授撰寫了《中國共產黨的談判理論與實務》這本書,指出“用模糊的語句來逃避義務”、“單方面解釋協議內容”等是共產黨談判術的特點,認為給別人的要模糊,自己得到的要規定明確。1972年中美上海公報,美國寫道“認可(acknowledge)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中國將其解釋為“確認(recognize)”。

6.25停戰談判的特邀聯合國軍首席代表特納·喬伊說:“共產方面使用了逃避驗證,隨意解釋對自己不利的協議,從而予以否認等手法。在對話過程中,不要降低施壓,不要為了會談取得進展而單方面讓步。”

現在,韓國政府的對朝談判,正在和現代史的教訓背道而馳。每次見過金正恩後,就說“無核化意志明確”,但並沒有具體透露是如何明確的。身為無核化核心的申報、驗證方法和期限等,都尚在雲霧中。拋開申報和驗證不說,金正恩也從未自己親口說出“完全無核化”這句話。朝鮮所說的無核化與韓國所想的無核化是否一樣,令人懷疑。無核化協議只有幾個模糊的辭彙,但還是說要相信朝鮮的善意。我們到底為什麼,要相信什麼呢?

蘇聯民族問題人民委員長出身的斯大林知道,在不同的地區,民族比理念擁有更強大的號召力。他們煽動民族矛盾,從而依次建立了蘇聯的衛星國家。中國共產黨也是一樣。國民黨軍隊在抗日戰爭中蒙受了巨大的死傷,但抗日民族軍隊的形象卻被共產黨軍隊佔有了。在國共內戰中,民心倒向了共產黨一邊。

最近,朝鮮三天兩頭高喊“我們民族之間”,是希望無視美國主導的對朝制裁,加速韓朝經濟合作。如果“模糊的核協議”加上“情緒化的經濟合作”,就會招來無法挽回的困難結果。對擁核的朝鮮集團提供大規模經濟援助,這難道不是充當“核人質”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朝鮮日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