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從湯燦到"特定關係人" 看中共情婦文化

北京時間9月20日,中國財政部原副部長張少春因違紀違法被立案審查,被指擁有148名情婦。

風波之後,“軍中妖姬”湯燦被曝已現身

張少春的情婦數量之多引發外界驚嘆。事實上,在中共落馬的官員的腐敗細節中,情婦等現象早已不再新鮮。

譬如,重慶前市委書記孫政才一審宣判,一個惹眼的辭彙——“特定關係人”頻繁出現在媒體上。根據報道,孫政才的“特定關係人”就是他的情婦,並且孫的受賄財物絕大部分都是“特定關係人”直接收受。而“軍中妖姬”湯燦,也被認為曾是一些落馬高官的情婦。

在2014年和2015年,以《湯燦翡翠首飾過億奢侈遠超豪門媳婦》為題的一組照片,先後出現在人民網上。其雄厚財力彼時引發關注,與高官有染的傳言更盛。或者被公開放上檯面,或者影影綽綽,權力與女色似乎總難解難分。以至於反腐打落的絕大部分官員,基本都違反“生活紀律”、“廉潔紀律”,情婦成為貪官的“標配”,常常還不只一個。

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在世紀之交的2000年落馬,他的成名不是因為受賄金額巨大,而是據報道竟擁有146名情婦,創下另類記錄。

十八大以來落馬的中共高官,至少也有數十名被通報存在“貪色”行為。例如周永康和令計劃,即被通報“與多名女性通姦”。更早之前,薄熙來和王立軍亦被通報“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

面對這種“常態”,要問的是,這究竟是中國官場孕育出的畸形文化,還是某種普遍性的社會醜惡積習。

不過在中國,“情婦”打從出現就多是貶義的,它在中國獨特的文化氛圍中逐漸生長,最終成為難以根除的社會陋習。但實際在一夫一妻制之前的宗法社會,中國並不存在所謂情婦之說,一個男人同時擁有多名女伴既不違法,也無關道德。當然,不能染指有夫之婦,那打破了另一種底線。之於政壇,“情婦”更是已變為男權主義與權力資本的共同產物。前者將擁有情婦視為地位與能力的象徵;後者則將性當做權力變現的主要方式,和金錢腐敗一道,構成權力墮落的兩大歸宿。

已經落馬的副廳級貪官金維芝曾說,“像我這樣級別的領導幹部誰沒有幾個情人?這不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徵,否則,別人會打心眼裡瞧不起你。”而作為一個情婦,其功能可以是性伴侶、生意夥伴、政治合伙人、秘書加保姆、心靈慰藉者……成為官員炫耀權力、滿足虛榮心以及尋求心理庇護的出口。

這使得情婦文化,變得像政壇上的一種慣例或者說潛規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多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