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寒門女孩 遊學女孩 最後都變成飯局上的油膩女孩

▲在一份廣為傳播的視頻文件中,27歲的方正證券員工廖小姐在飯局中與原中國寶盈投資總監劉先生舉止曖昧,耳鬢廝磨。此外,廖小姐的領導,首席分析師馬先生更是和身為甲方的劉先生上演撩起上衣,互舔乳頭的低級一幕。作嘔、下流、齷齪,已經形容不了遇言姐看到視頻時的心情

窮養的女孩、富養的女孩最後都變成了飯局上的油膩女孩,不同的階級出身,同歸於盡的結局。

在廖小姐身上,早已看不到寒門逆襲的風骨;在張小姐身上,亦沒有半點遊學中西的眼界。窮養的女孩、富養的女孩,最後都變成了飯局上的油膩女孩。

這場鬧劇格局之低,如同一出宮斗戲,擁有過才藝、學識、家教等,林林總總標籤的女人們一旦進入後宮這個圈子,剩下的不外乎朝貢和撕逼。

而那些掌握著丁點資源的‌‌“大佬‌‌”更加令人作嘔,所謂的交遊廣闊、左右逢源不過是大吹牛逼、稱兄道弟,以低級下賤為娛樂,把情商解釋為無節操,用女性充當潤滑劑。

一桌子80、90後名校畢業的年輕人,行為舉止比油膩的中年人還噁心幾分,墮落得也是有點太快。

話說,如今的全世界的專業只剩下了兩類:名校計算機、金融,野雞計算機、金融。廖小姐和張小姐都是半路出家的金融人士。廖小姐本碩讀的是機械和自動化,張小姐碩士畢業於歷史專業。

根據方正證券官網介紹,廖小姐在學校時是科研達人,研究的是航母流場阻力模擬、大型先進壓水堆及高溫氣冷堆核電站、人工智慧輔助康復裝置。

關於轉行進入金融圈,廖小姐給出的理由是‌‌“跳出舒適區‌‌(遇言姐說,科研哪有什麼舒適區)。同樣的問題,張小姐的答案就實在多了:想要錢。

在張小姐沾沾自喜的自傳中,她這樣寫道:

本來我還在得意自己的主播工作不錯,一問投行前男友,竟然是我五倍的工資,WTF!也就是行業不同,為啥人生差距會那麼大啊?

之後,張小姐果斷轉行,由於沒有金融知識,主動要求工資打五折。即便如此,張小姐的收入仍比做傳媒時翻了一倍,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稱這是‌‌“莫名其妙開掛的人生‌‌”、‌‌“老天爺賞飯吃,不吃都不行‌‌”。

圈子是大家的飯碗,保持乾淨一點,才一起有飯吃

金融是一個低門檻的行業,卻有機會獲得超額收益。遇言姐打聽了一下,方正這樣級別的機構,應屆生年薪在35-40萬,趕上好年景獎金是100%+。而如若廖小姐做老本行,去機械設計院當個工程師,月薪也就一萬多。巨大的收入差使得各行業的學術菁英投奔金融圈不足為奇。

一個國家最優秀的畢業生,不管是工程師還是科學家都去做金融了;8012年,女性的競爭仍然要以爭寵、告密、走捷徑、博出位為手段,而不是向著上游去爭氣,這到底是個人的悲哀,還是時代的悲哀?

有人說,出賣色相是個人選擇,然而,性賄賂,不論在哪個行業,哪種文化中都是不被提倡的。不當競爭形成不當得利,輸出成本總要有人買單。圈子是大家的飯碗,保持乾淨一點,才一起有飯吃。

在這場油膩的飯局中,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沒有一個人值得同情。我們看到的是,如果一個人篤定選擇不要體面,選擇放大慾望,那麼,無論家裡如何富養,無論個人能力多麼出眾,也填不滿貪心的無底洞,因為人永遠不可能滿足。

《聞香識女人》中,阿爾·帕西諾飾演的中校說過: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一向知道哪條路是對的。我知道,但我沒有走,為什麼?因為這條路真的太難走了!

眼下,飯局中的兩位姑娘已經為選擇那條好走的道路付出了代價,而學歷、能力都不缺的她們明明能夠不以這種方式被大家知道。

因為這條路真的太難走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