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袁斌:中共已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

——關於當今中國是盛世還是亂世的觀察與思考(5)

清華大學研究指出:中共各級政府將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用於維穩,但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非但沒減少,反而不斷增加,維穩工作陷入了“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 Cancan Chu/)

共產黨未當政時,它的頭號目標是奪取政權,當政後,它的頭號目標則是保住政權,這是由它作為一個罕見而邪惡的權力狂的本性所決定的。在中國,毛時代把保住政權叫做“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鄧時代則改稱“維護社會穩定”,江胡時代乾脆簡稱“維穩”。

文革結束後,鄧小平錯誤地總結了十年動亂的教訓,格外強調保持政權穩定的重要性。鄧明言:“中國的問題,壓倒一切的是需要穩定。沒有穩定的環境,什麼都搞不成,已經取得的成果也會失掉。”又說:“我不止一次講過,穩定壓倒一切,人民民主專政不能丟。”鄧小平身後,改革開放過程中產生的各種社會矛盾越積越多,民間抗議風潮風起雲湧,中共政權面臨著不斷加重的危機,“穩定壓倒一切”的調門更是越喊越高,維穩不僅成了中共各級政府的優先任務和考察各級官員政績的重要指標,而且為此投入的各種資源也與日俱增。根據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的研究,維穩支出已成為中國政府財政支出增長最快的部分之一,早在2010年,全國的維穩支出金額便達5,490億元之巨,一舉超過了當年5,340億元的國防費用。

不過,事與願違的是,儘管中共維穩的力度越來越大,但結果卻陷入了越維越不穩的惡循環。

究其根源,改革開放後,中國社會之所以越來越不穩定,關鍵不在別的,而在於改革開放走的是一條竭力維護一黨專政,繼續剝奪民眾基本人權的歪路,一條權力與資本相結合,官商勾結瘋狂掠奪壓榨黎民百姓的黑路,一條嚴重污染生態環境,大量透支自然資源的歧路,總之,走的是一條與人民利益、國家利益和民族利益背道而馳的邪路。這樣的改革開放,能不引發越來越多的社會矛盾,激起民眾越來越強烈的不滿和反抗嗎?

真要想維穩,那就必須徹底拋棄一黨專政的極權體制,扭轉改革開放的方向,消除導致社會不穩定的這一根源。但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了它不會也不可能這樣做。面對民眾的不滿和反抗,一向唯我獨尊無法無天的中共自以為大權在握,掌握著軍隊、警察等暴力機器和宣傳工具,不但不去體察安撫民眾的不滿和冤情,幫助他們解決遇到的難題,切實維護他們受損的利益,卻常常反其道而行之,將民眾的利益表達與社會穩定對立起來,將公民正當的利益訴求與表達視為不穩定因素,不但以維穩為名壓制民眾正當的利益表達,甚至一逞權力暴戾,採取各種流氓暴力手段肆無忌憚地打壓、鎮壓民眾的維權行動和抗議風潮,其結果民怨當然越積越深,矛盾當然越來越尖銳,社會當然變得越來越不穩定。

正如清華大學社會發展研究課題組發布的研究報告所指出的:近些年來,中國各級政府將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用於維穩,但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非但沒減少,反而不斷增加,維穩工作陷入了“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報告還指出,中國政府現行的維穩思路和模式,將民眾的利益表達與社會穩定對立起來,將公民正當的利益訴求與表達視為不穩定因素,通過犧牲弱勢群體的利益表達來實現短期內的社會穩定,本質上只能是以破壞社會公平正義的方式集聚起更多潛在的社會矛盾,在道德正義上削弱了政府形象,從而加速了社會基礎秩序和社會價值體系的失范。”

維穩的本意是消除導致不穩定的因素,結果自己卻成了強化不穩定的推手,以至於越維穩反倒越不穩,這真是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天大笑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