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模式:生於土改 死於地產

—— 「中國經濟模式」究竟是個什麼鬼?

吳敬璉先生稱中國經濟是“半統治、半市場化的共同體”。中國經濟模式,我給其最新的定義是:政府主導經濟的經濟模式,它介於計劃經濟和自由市場經濟之間。我的定義中,中國經濟模式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徵:市長經濟(招商)+書記投資(項目)=債務投資規模擴張模式。

本文探究的“中國經濟模式”蘊含於“中國模式”之中。名震世界的“中國模式”,最早出自於《TIMES》雜誌前編輯喬舒亞·雷默於2004年曾提出的“北京共識”里。中共官方之前謹慎並沒有採用“中國模式”,而更青睞於“中國道路”(北京共識)的說法。

中國經濟模式的兩大核心特徵

中國經濟模式,兩大核心特徵:低人權競爭出口導向型。低人權競爭模式源自中國過去原有的計劃經濟制度。其中,2億(今年已達2.82億)以上沒有城市戶口的農民工是低人權經濟的最大貢獻者。

中國經濟的最大貢獻群體——農民工

中國經濟模式,另一大核心特徵就是,出口導向型經濟。這也即是曾經的日本模式和後東亞國家普遍的經濟模式。這種出口導向型經濟都曾創造過經濟奇蹟,在上世紀70-90年代被稱為東亞經濟奇蹟。

這種東亞經濟奇蹟,曾被後來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保羅·克魯格曼質疑。1994年,在亞洲經濟一片看好聲中,克魯格曼語出驚人,他在權威學術雜誌《外交事務》雙月刊上發表專文,批評亞洲模式側重於數量擴張,輕技術創新,所謂的“亞洲奇蹟”是“建立在浮沙之上,遲早幻滅”。

2008年,保羅·克魯格曼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克魯格曼在《亞洲奇蹟的秘密》一文中明確提出,一國的經濟增長不外兩種模式:依靠要素的增長與提高單位投入要素產出效率的增長。前者,在1997年東亞爆發的金融危機已經證明了這種模式的不可持續性。因為,投入要素是有制約的。後者,依靠知識和創新。世界經濟百年來的發展表明,這才是經濟增長的根本動力。

克魯格曼的觀點指出東亞國家的經濟增長和前蘇聯並無二致——主要靠要素投入(出口導向、密集勞動、高儲蓄、高投資)增加,而不是科技進步。因為要素投入總是有限度的,而且邊際產出遞減,克魯格曼作出了“亞洲無奇蹟”的大膽論斷,並認為這種“奇蹟”難以持續。

中國經濟模式陷阱?

在我看來,所謂“中國經濟模式”,最終將被證明後面少了兩個字:“陷阱”。或許,未來會被稱之為“中國病”,與“荷蘭病”、“英國病”一樣。正如前總理溫家寶對中國經濟的中肯評價:“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

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通過中印對比,通過中國與拉美經濟的騰飛過程、城市化進程的比較,雄辯般證實了一個觀點:並不存在所謂的“中國模式”。到目前為止,中國的經濟增長並沒有脫離一般的經濟發展規律,其成功與不足都可以在其它國家的經歷中找到印證。而未來的持續經濟發展,還是要依靠市場、法治等要素。

政府主導的經濟模式,也就是政府中心主義,其主導經濟的觀點和邏輯是:政府比市場經濟更懂市場、更懂經濟。實際上,政府只能創造更多的投資而不是創造更多的價值和財富。而投資錯誤會削弱甚至毀滅價值和財富。

事實上,政府一直都不解決經濟中最本質、基礎和制度性的問題,碰到根本性和基礎性的問題就繞道走,迴避實質問題。或許,前美國總統里根給政府定義更加準確:“政府不能解決問題,政府本身就是問題。”但政府是“必要之惡”更能表達政府的本質。

“政府不能解決問題,它本身就是問題。”

——1981年里根總統就職演說

中共政府手握一隻“多管獵槍”,它們是指哪打哪,槍法很准。這隻獵槍的“多管”就是經濟增長的主要經濟資源,尤其是缺乏約束的貨幣金融資源。但它們槍所指向並不是市場經濟的獵物,而是它們想要的東西——保持既有的權力與權利還要維持這種平衡和穩定。

政府自以為可以把經濟規律踩在腳下任意掌控經濟增長,它們手中的調控武器或“經濟遙控器”就是投資和貨幣。事實上,我們一直醉心於中國經濟模式的本質:政府主導投資(地方政府和國企)→國有商業銀行創造信用貨幣→央行被動超發貨幣→經濟規模依賴債務快速增長(資產價格泡沫)。

在這個經濟運行系統中,一個支撐點是國家(政府)財政系統的“高稅負與低福利”經濟(分配)制度。

中國經濟模式,用“單位投入產出比”剖析最為簡潔。中國經濟的現狀是,投入越來越多而產出越來越少了。2016年一季度人民幣貸款達4.6萬億而GDP增速僅6.7%(GDP數據還被質疑注水);而2010年一季度人民幣貸款僅2.6萬億而GDP增速為11.9%。有研究顯示,如今1元人民幣GDP產出需要5元人民幣以上的投入。

概括說,經濟的周期性、結構性問題只是技術層面的解釋;而中國經濟問題的實質是經濟增長模式問題;至於制度層面,就是政府權力越界干預市場作用。也即政府權力不能得到有效的制衡與約束。

古今中外的歷史一再證明,政府愚蠢之極。而歷史上大多聰明且理性的政府總是出現在前政府把一切都搞得一團糟之後。歷史的經驗和智慧反覆告訴我們:失敗並非愚蠢所致而是由貪婪鑄就——政府始終是貪婪的,因為政府都是由人組成而不是神仙或上帝,而人性本身就是貪婪的。與普通人不一樣的是,它們不受限制。

2017年年末,我給“中國模式”總結了三句話:路徑依賴,積重難返;毛病未改,習以為常;生於土改,死於地產。

自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之後,危機的舞台一直在上演著新劇目,而背景隨著主角更換而發生變化。2010年,歐洲爆發了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主角是歐豬五國。

接下來,危機舞台的主角輪到中國了。今年以來,配角的新興國家貨幣貶值大潮卻先於主角出場了。十月,或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窗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