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法西斯集中營式的衡水中學為什麼倍受中共推崇

在中國大陸,衡水中學的大名,在教育界可以說如雷貫耳。它的法西斯集中營式教育也從來不掩蓋。許多民眾指責它的教育模式沒有人性,摧殘學生們的身心健康。但令人覺得詭異的是,中共教育的官方早已私下把它樹立成了全國中學的“標杆”,號召各地學習。它的推廣,造成了許多學生的“過學死”和“想不開”,非常血腥。

這裡邊到底有什麼玄機呢?說來也簡單。其實它就如同當年“農業學大寨”的“大寨”,“工業學大慶”的“大慶”,是基於當下政治的需要,在教育界建立的一個黑色“好樣板”。

(一)“浮誇風”的範本

說到這裡,我們不得不把話題扯得遠一點。回到1958年的“大躍進運動”時期。那時候“浮誇風”驚天動地,《人民日報》1958年9月18日競然報導出了“廣西環江縣紅旗人民公社中稻畝產13萬斤”的“新聞”。雖然現在我們都知道這是假新聞,但它當時卻有力地“證明”了:人民公社化是一條“金光大道”;“老百姓的糧食多得吃不完”;“可以依照這種產量制定的國家徵收糧食額度”是正確的。

“大躍進運動”的後來大家都知道,餓死了幾千萬老百姓。

有不少人感到疑惑,為什麼老百姓會自己害自己,把畝產報那麼高呢?上級來檢查驗收怎麼辦?答案也不複雜。一個當年的小隊幹部說出了答案:

那個時候上報畝產的程式是,先由生產小隊(組)自己上報到大隊(村),然後由大隊彙報到人民公社(鄉鎮)。起初,生產小隊幹部們到大隊上報的時候是按照正常產量的。當時的農業科技不發達,水稻的畝產也就是300~400斤;本地小麥的畝產也就是100~200斤。不過,這個產量到了大隊幹部那不能通過。大隊幹部批評他們“沒有說實話”、“不實事求是”,然後把那個產量報得最低的小隊幹部拉到“黑屋”里“武鬥”,打得鼻青臉腫。

次日晚上,小隊幹部們重新報產量的時候,大家紛紛提高了一些。結果,數字上報最少的那個幹部又遭到了狠狠地批鬥,受傷不輕。這樣,大家發現了規律,誰先報產量誰不得了。吸取了教訓,一些人開始大膽地捏造數字起來。要知道,多少萬斤的產量,誰有那個膽量呀?!另一些人說什麼也不敢把數字向大處說。

大隊幹部們開始恐嚇:“有些人就是不說實話,人家的產量那麼高,你那麼少!你們這是在欺騙黨和政府!莫非你們貪污了小隊的糧食?再不說實話那就不客氣了!”

這些人一聽,害怕了,只好把產量報高了。

才開始的時候,批鬥人的時候,大家都下不了手。但有人滅了燈,先動手毆打。到了後來的時候,不少人都受到過批鬥,互相產生了猜疑和仇恨,開始大打出手。

就這樣,“畝產量”也就上去了。“十三萬斤”也就“順理成章”了。

聽到這裡,我們也就明白了。所謂的中共口中“自下而上的浮誇風”是根本就不存在的。真相是中共由上而下,“指鹿為馬”,用血腥的暴力摧殘農民的心靈和肉體,強迫農民說謊,同時為下一步掠奪農民的糧食作準備。

強迫農民說謊後,中共還裝模作樣,派出“上級”來檢查農民是否說謊。大隊立即把附近所有的好麥子,或者好稻子全部收割,然後集中到一塊地中,對上級彙報說是這一塊地所產。這樣就順利過關了。

注意,“浮誇風”實際上是中共殘害民眾的一個典型範本,所以才詳細地介紹。因為“衡水中學”脫胎於此範本。

(二)教育洗腦的模式

下邊回到教育這個話題。中共這些年來一直聲稱要與國際社會的教育接軌,實施所謂的“素質教育”,要把學生培養成身心健康、具備高素質的現代化人才。特別是前些年,還在官媒上大力宣傳實施“素質教育”的“杜郎口中學”和“洋思學校”等等,來欺騙民眾。

不過,時代在發展,人類進入了資訊化社會,民眾獲得真實資訊的機會越來越多,民智日益開化,中共欺騙民眾的效果每況愈下。中共於是一方面加緊對真實資訊的封鎖,製造虛假資訊迷惑民眾;另一方面,開紿加緊對青少年和兒童的洗腦的行動。

我們知道,對於中共來說,要把民眾的腦子洗到徹底得了斯德哥爾摩症才算到位。換句話說,也就是民眾的肉體還是屬於民眾,但靈魂已經被中共所控制。要想達到這樣的效果,必須擁有封閉的環境、無法抗拒的暴力、美麗的謊言(包含虛假的資訊)、施捨的小恩小惠等等。衡水中學就是在這樣的前提下,打造出來的樣板學校。

要想讓現在日益開化的民眾都接受“衡水中學模式”,那是不可能的。中共自然心知肚明,它只需要一部分民眾被蒙蔽就可以了。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讓大陸的學校暗中採用此模式。

下邊,我們先了解一下大陸學校的洗腦模式。

(1)封閉的環境。

大家知道,共產國家是被共產邪靈控制的,總是和周邊的鄰國為敵,時不時地挑起戰爭。既使同為共產國家也是如此。例如,當年的蘇聯差點用原子彈轟了中國;越南出兵滅了柬埔寨的紅色高棉;中越之戰等等。既然是同類,為什麼要相殘呢?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它們各自的生存。

共產國家的邪惡政權要想穩固,一個最重要的策略就是與別國為敵,讓民眾生活在戰爭的恐懼之中。在這種心理之下,民眾才容易接受邪惡政權的統治,也更易於接受“閉關鎖國”。如此說來,在共產國家裡,要想過上太平盛世,那是做白日夢。

在中共的統治下,故意把社會搞得混亂。家長們為了孩子們的安全成長,不得不把他們送到封閉的學校,這正中中共的下懷。為了讓學生們更少地接觸真實的社會,學校沒收了他們的手機,剝奪了不少公休日。就這樣,中共把學生們與社會、家庭割裂,讓他們失去了正常認識真實世界的機會,失去了社會和家庭正常教育的機會。

(2)無法抗拒的暴力。

中共從來就宣稱自己不是吃素的,對民眾隔一段時間就進行暴力壓迫,甚至是殺戮。一九八九年對大學生的血腥屠殺,大陸的民眾記憶猶新。對於學生們來說,體罰是很正常的。大學生們入學時的“軍訓”,說白了就是中共暴力的展示和對學生的嚴重體罰。除了肉體上的折磨外,精神上的懲罰和侮辱,也是家常便飯。

中共治下的教師們是國家的工作人員,不少人並不認同中共的所為。但中共的教育部門及教育制度對教師和學校有嚴格的考核制度,逼迫他們對學生施加暴力。

這一點,就是大陸的一些民眾可能不認可。他們看到的是中共在自己宣稱的“素質教育”、“不能體罰學生”等等。其實,這就像前邊“浮誇風”時中共所說的“一定說真話”一樣,全部是謊言。現在心理學的研究表明,如果要對人洗腦徹底,暴力是必不可少的。也就是,教師越使用暴力,學生們的成績就更好一些。如果學生的成績好,那麼教師會得到更多的獎金、榮譽,甚至是晉級、提拔的機會。中共常常通過學校的領導來誘導或指導教師體罰學生。

2010年5月13日,大陸網站曝出,“粵東山區的梅州市教育、公安部門經過排查,發現校園內外備受精神疾患人員困擾,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教師隊伍中精神病患者超百人”,“據梅州市某縣教育局統計,該縣幾十所中小學校現有教職員工隊伍中患精神疾病的人員便有23人,有一所中學同時有幾位患精神病的老師,現在仍在崗位上”。

全國的情況都一樣,中共的教師群體,特別是中小學教師也是中共的折磨物件。中小學教師的平均壽命在60歲以下。特別低工資、高強度的工作和精神上的壓力等等,使不少人有了精神疾患。

正因為不少教師的精神出了問題,無法對自己的行為正常控制,所以學生也更容易受到暴力的傷害。當然,如果教師做得太極端,被曝光出來,中共也不得不裝模做樣地處理一下。

(3)鋪天蓋地的謊言。

中共的謊言在大陸鋪天蓋地,充斥著民眾的耳目。謊言很精緻,或明或暗,在媒體上大肆宣傳“名牌大學”、“雙一流”、“985”、“211”等等,宣稱上了此類大學或專業,學生的前程一片光明。目地在於,讓學生和家長深信不疑,自覺主動地接受洗腦。

然而,大陸的社會現實是:“好大學”文憑有用,但絕對不是中共宣傳的那樣。中共所提拔的幹部只能是有權、有錢的子弟,身處要位的官員只能是權貴的後代。

中共深深地明白這一點,所以洗腦的重心放在了學校。“多考一分,殺死千人”、“人生何必多睡,死後自然長眠”、“只要不會死,就往死里學”等等,這樣充滿殺氣和血腥的標語,掛滿了中共的學校。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中共永遠也不會說實話的。

(4)小恩小惠。

小恩小惠名目繁多。中共人為地把學校分成三六九等,分數優秀的同學可以到重點的學校就讀,分數低的自然要到各方面條件都差的學校去。其它的小恩小惠,比如,表揚、獎狀、喜報、獎金、優質班和優質坐位等等。千萬不要小看這樣,在青少年心中,影響可不小。

要想洗腦學生,必先洗腦教師。中共的教育部門從來不讓教師閑著。在節假日,往往佔用休息時間,強迫他們接受洗腦。被洗腦後的教師們就覺得他們是“真心”對學生好。

(三)“衡水中學”如何製造

既然要把“衡水中學”樹立成樣板,什麼最有說服力呢?那就是重點大學的升學率,也就是“浮誇風”中畝產量。其實這個是很容易製造的。

一句話,集中一切資源和力量全面打造。

(1)衡水中學集中了當地最“優秀”的教師和最“出色”的學生。

早在2013年時,河北省教育廳發布《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校工作的實施意見》,再次強調不允許跨區域招生,也不允許設立重點班或快慢班。但實際執行過程中,相關規定卻沒有落實。

也就是說,衡水中學不具備在全省招生的資格,衡水中學只能在衡水市的市域範圍內招生,不得跨地市的招生。但衡水中學的生源卻來自河北全省乃至全國各地。石家莊某重點中學的一位招生老師說,有關部門對衡水中學的做法實際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2)重點大學的招生計劃的傾斜。

我們看2018年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自主招生計劃、博雅計劃、領軍計劃,衡水中學共99人入選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此類特殊招生計劃,排名全國第四。

有人會說,北京、上海的三所重點中學,不是超過衡水中學了嗎?是的。這是因為這些中學也是樣板。中共的樣板中學分二種。一種就是北京、上海這些中學,它們是“中共與國際社會接軌”、“素質教育”的成果,是中共在國際社會樹立的金字招牌。目地是用來欺騙國際社會的。這些中學還有一個秘密,就是大陸的有權人、有錢人進入重點大學的有力平台。

另一種就是衡水中學這類的。這是一個黑樣板,暗中強行推廣。對廣大民眾的洗腦全靠它們了。

(3)洗腦的“暫時優勢”。

我們知道,當學生們處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除了學習,還是學習,那麼他們就會把這當成生命中的全部,集中精力地學習中共的教材和資料。這樣一來,那些內容掌握熟練也很正常。

這些學生,就是大陸中有知之士也知道是“高分低能”的人。雖然從根本上說這些學生的心理和身體健康上受到了巨大的傷害,但一時的高分,卻讓一些家長認為是“進步”,趨之若鶩。

綜上所述,“衡水中學”是中共基於目前的國內外的政治形勢新樹立洗腦樣板,但沒有人性且血腥,反人類,和國際文明的大潮流格格不入,所以一直沒有大張旗鼓地宣傳。它的推廣,是大陸教育的大倒退,是對學生人權大規模地侵犯行為。“衡水中學”反人類、反文明的血腥模式應該引起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