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朝高層接觸 中共緊張為哪般?

“商業內幕”11月18日發文說,雖然中共對外宣稱支持美朝尋求半島問題的政治解決,但很多專家認為,中共實則擔心美朝的成功談判可能會使朝鮮倒向美國,中共在朝鮮的地位被削弱,並可能在家門口出現一個親美的統一半島。圖為美朝元首6月12日在新加坡會面。

“商業內幕”11月18日發文稱,雖然中共對外宣稱支持美朝尋求朝鮮半島問題的政治解決,但很多專家認為,中共實則擔心美朝(川普和金正恩)的成功談判可能會使朝鮮倒向美國,中共在朝鮮的地位被削弱,並可能在家門口出現一個親美的統一朝鮮半島。

“商業內幕”報導,當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今年6月承諾,致力於在2020年前實現朝鮮半島徹底無核化時,白宮稱這對全球來說是一個偉大的時刻。川普(川普)總統也表示,取得這樣的結果十分不易。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對外宣布,中共支持“美國和朝鮮就朝鮮半島問題積極尋求政治解決”,並致力於實現無核化。

但許多朝鮮問題專家對中共的真實態度表示懷疑。他們認為,中共實際上擔心川普與金正恩之間的成功談判會使中共在朝鮮的重要地位被美國取代,從而出現一個倒向美國的朝鮮。

澳洲的獨立智庫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麥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表示,中共不希望在其邊界上出現一個親華盛頓的統一朝鮮半島。

《紐約時報》此前引述香港嶺南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張泊匯的分析認為,對中共來說,被“置於局外”意味著“損失威望”,而這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大問題”。中共希望每個人都將其視為國際關係中必要的一分子,尤其是在東北亞背景下。

張泊匯認為,如果美朝能達成一項以無核化換取雙邊關係正常化的大協議,東北亞可能會重新洗牌。如果出現一個與美國結盟的朝鮮,長島大學(Long Island University)的朝鮮問題專家夏亞峰認為,這將會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儘管不一定對中華民族構成威脅”。

中共對朝鮮問題的真實立場

自從1950年,朝鮮軍隊入侵韓國以來,朝鮮半島一直處於曠日持久的衝突之中。“商業內幕”表示,朝鮮自宣布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以來,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危險的國家。鄰國日本與韓國面臨核武器攻擊的風險最大。兩國都是美國的強大盟友,並堅定支持川普與金正恩進行無核化的談判。但朝鮮的鄰居中國(共)的立場就不是十分明確。

那麼中共政府在美國領導的朝鮮無核化問題上真正立場是什麼?為了回答這個問題,“商業內幕”說,我們分析了一年多來的中國大陸新聞報導以及其對朝鮮無核化的評論。由於在中國大陸,新聞報導內容受到中共政府的嚴格控制,因此,對中共官媒的報導分析往往能夠看出中共政府的立場。而這些立場是不可能作為官方政策被公開的。

分析結果顯示,中共在朝鮮問題上進行了巧妙的平衡,既要替朝鮮辯護,又要向外界發出“尊重國際社會”的信號。中共媒體會確保將朝鮮政府的觀點報導出來,默默地支持金正恩對無核化提出的安全要求。

比如,中共官媒新華社在2017年10月的英文報導中大篇幅引用朝鮮官媒及金正恩的話,為朝鮮開發核項目和導彈項目做辯護。

中共同時也利用官媒宣傳其對美國的看法。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發表英文文章稱,美國是想把朝鮮當作借口,來為其在東北亞的軍事存在提供理由。

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當中共媒體不得不對朝鮮侵略性的軍事行動提出譴責時,也會將美國描述為是更不利於亞洲穩定的國家。“商業內幕”說,中共媒體往往會把美國的反彈道導彈系統以及美國與日本和韓國的聯合軍演描述為是使亞洲地區更不穩定的因素。

外界多認為,朝鮮對中共來說,就是用來制衡美國的一個棋子。“華盛頓自由燈塔”今年1月2日曝光了一份中共中央辦公廳去年9月份發給中聯辦的紅頭文件。文件中,中共將美國稱為西方敵對勢力,開篇即闡述死保朝鮮的戰略意義。

文件稱,朝鮮不僅是中共“抵制西方敵對勢力的重要軍事緩衝地區”,而且對其所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而言,“朝鮮所處的重要政治戰略地位是無可取代的”。為此,要“不惜一切代價”,保障朝鮮政權的存在。

文件還說,“朝鮮當前無須立即放棄核武器”,只要其承諾不再繼續開展新的核試驗,並付諸於行動即可。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特卡奇克認為,若文件被證實是真的,將是“爆炸性”披露,是中共沒有真正要求朝鮮放棄核武的證據。

中共兩種矛盾心理:既怕美朝發動戰爭又怕美朝走得太近

研究朝鮮問題的網站“北緯38度”(38 North)此前分析認為,去年川普政府對朝鮮聲勢浩大的備戰準備以及強硬言論,使中共對戰爭的焦慮達到了白熱化程度。在幾個特定時刻,尤其是金正恩威脅說要向關島發射導彈的計劃後,美國給予了強烈回應。

密切關注局勢的中共政策層擔心美朝戰爭一觸即發。“北緯38度”說,中共“對戰爭的焦慮如此嚴重,以至於開始了在邊界實施地方應急計劃”。

“北緯38度”認為,中共的另一個焦慮是,擔心朝鮮在實現半島統一問題上做出讓步,致使在中共邊界上出現一個和美國軍事盟國韓國統一的朝鮮。

文章指出,中共在這兩種焦慮中猶豫不決。當軍事衝突的風險增加時,中共對戰爭的焦慮變成了關鍵的決定性因素。因此也對外聲稱支持緩解局勢,推動美朝接觸。

比如朝鮮去年進行導彈測試和核試驗時,基於全球的壓力,中共也不得不謹慎地跟隨國際標準,對外主張以合作和對話為基礎的和平進程,也表示要執行聯合國安理會對朝鮮的所有制裁。

但當美朝之間關係緩和,美朝高層互動時,北京對戰爭的擔憂減弱,但對被排除在外的焦慮增加,擔心美朝走得太近。

川普和金正恩今年6月12日在新加坡會面之前,金正恩兩次訪問中國大陸。第二次訪問中國大陸後,金正恩對美國突然變臉,令外界大感意外。川普當時表示,他認為是金正恩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受到了中共的影響。6月19日,川金會後,金正恩第三次訪問中國大陸。分析認為,中共與金正恩頻繁會面,是在尋求加強其作為朝美中間人的角色,防止被邊緣化,同時也防止朝鮮和美國走得太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