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閔良臣:六年來 我們想起了孫中山 看到了周厲王時代

這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一句又一句空話,一個又一個自相矛盾的說法做法,從來不考慮能不能自圓其說。這不好。為人類提供「中國方案」也好,要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也罷,首先要求言行一致,不能口是心非。一個文明的人類,絕不可能答應你打造出一個喜歡說謊的人類,答應你打造出一個「說與做不一致」的人類。

歷史倒退(網路圖片)

六年來,管控,一天比一天嚴厲,言論,一年比一年逼仄,現在連國王“萬歲萬歲萬萬歲”的橫幅都喊出來掛出來了,所以說,一言以蔽之:一天比一天倒退。

不知道想幹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干!六年多前不也挺好的嗎,也沒聽說政權不穩,更沒見天下大亂。怎麼到了這六年就容不下了呢?就像有網友不解地問:也不知他們到底害怕什麼?是啊,害怕什麼呢,有什麼可怕的呢?前面的都不怕,怎麼到你這兒就害怕了呢?

後來從手機微信看到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一個微視頻,談的也是這個“問題”,即他們到底害怕什麼。孫教授的意思,其實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他們害怕什麼,就是總覺得哪兒不對勁,總擔心會出問題,因此害怕。具體怕什麼,你去問他們,他們肯定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還是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政策研究所執行所長李楯教授,應天則經濟研究所2019“新年期許”論壇約稿,做了一篇文章,題目叫《我的新年期許:把“人”放在第一位》。文章開頭有這麼一段話:“說‘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提出‘構建不衝突、不對抗、合作共贏新型大國關係’,以及,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我贊同。但只說不做,解決不了問題,自己的說法相矛盾,或說與做不一致,也不好。”

怎麼能“說與做不一致”呢?現在已不是皇權時代,不論什麼人,即使貴為總統、主席、總書記,你說什麼做什麼,總不能總是自相矛盾,總要自圓其說,否則何以服天下?

可這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一句又一句空話,一個又一個自相矛盾的說法做法,從來不考慮能不能自圓其說。這不好。為人類提供“中國方案”也好,要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也罷,首先要求言行一致,不能口是心非。一個文明的人類,絕不可能答應你打造出一個喜歡說謊的人類,答應你打造出一個“說與做不一致”的人類。

六年來,看到乃至親身感受到一次又一次對言論自由的打壓,以至於這個人口第一大國,對喜歡說幾句真話的人士一個又一個等於禁言;把他們的專欄、博客包括微博全部封掉或刪除,且專門發文,不許新建,以達到消除這些人影響而後快。如不能說讓人大跌眼鏡,那就真讓人“開眼”了。特別是今天又看到有人在帖子中列出一長串名單,有幾十個人,像是都“消失”了,因為不知道他們在哪兒,或者據說強迫用化名。你說這有多恐怖。

還是今天,在手機微信中又看到有人掐出一分鐘微視頻,是北京語言大學漢語學院教授、著名紅學家周思源幾年前一演講片斷,在談到清宮戲泛濫時有幾句話是這麼說的:“我們現在的這些清宮戲太多了,其中有的已經超越了戲說,成了胡說了。所以我感覺到,我們現在在某些清史的觀念上,需要有一些調整,而它最基本的一點,就是在我們的清史當中,應當描繪出清朝為什麼必須滅亡這樣一個最基本的道理。帝國主義入侵是一個外因——我們都讀過《矛盾論》,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是變化的條件,沒有帝國主義入侵,清朝也應該滅亡,也必須滅亡,因為這個朝代太腐敗,太黑暗了!”特別是最後幾句,從視頻中可以看出周教授是何等激動,簡直就是憤怒且詛咒似地大聲疾呼。

由於互聯網的興起,人類已不可阻擋地進入“自媒體”時代,無數網民面前都有一個“麥克風”,而這些人每天就是在網上包括微信上發幾個帖子,發發牢騷,包括他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你說這有什麼啊,跟西方民主國家相比,簡直溫柔到天上去了。

然而,這個國家有人不能容忍,一次次下令,加大管控力度,管控到無數網民難受得要死。管控到現在,六年前在這個國家報紙雜誌上都能發表的文章,居然現在的互聯網或微信公眾號上都發不出來,真不知是國家病了,還是這個國家的什麼人病了。

由六年來所看到的,又想到中國歷史上周厲王彌謗,遺臭萬年,且其本人後來下場奇慘。這有歷史記載,想學周厲王的人最好先去先翻翻他的歷史。

本人說過,周厲王之前的歷史大約需要考古,但周厲王的歷史一定是真實的。對這種民夫獨賊,人們一定有刻骨仇恨,不可能不記著。

還想到這個國家的憲法,第三十五條明明白白:“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可全世界都知道,這是一紙空文,七十年來,從來沒有實行過,也就是包括李銳在內的一些勇敢的知識分子所說的,這個國家:有憲法,無憲政。文革期間無法無天,下至普通百姓,上至國家主席,任何人的自由都得不到保障,因此文革中的“自由”,是偽自由。

還想到電視連續劇《走向共和》——巧了,劇中孫中山有一大段演講,也是講“六年來”,有些話簡直就是像在講今天,不妨再聽一聽:

【我們本來是共和國,可怎麼一次又一次地出現了封建主義專制主義的東西?這個問題不解決,專制復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國就永遠是一個泡影!

共和的觀念,是平等、自由、博愛嘛。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什麼?各級行政官員都視法律為糞土,民眾,仍被奴役著。

民國應該是自由之國。

自由是民眾天賦的權力!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了是什麼?是只有當權者的自由,權力大的有權力大的自由,權力小的有權力小的自由,民眾,沒有權力,沒有自由。

民國應該是博愛之國。

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可民國六年來,我們又看到了是什麼?是只有民眾,對當權者恐懼的愛;而當權者對民眾,只有口頭上虛偽的愛。那種真誠、真摯的博愛,我們看不到啊!

民國,更應該是法制之國。

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行政權力一次又一次地肆無忌憚地干涉立法:你不聽話,我就收買你;你不服從,我就逮捕你,甚至暗殺你。立法者成了行政官員隨意蹂躪的妓女!

那行政是什麼呢?行政,應該說是大總統及其一整套文官制度,應該是服務於國民,行共和之政。可民國六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是一個打著共和旗幟的“家天下”,在這個家天下的行政中,我們根本看不到透明的行政程序,更看不到監督之制。那些行政官員是如何花掉民眾的血汗錢,民眾不知道那些行政官員把多少錢揣進了自己的腰包!

…………

我想請問你:我們不要共和了嗎?難道共和真錯了嗎?

如果我們不要共和,那我們有的,就永遠是專制;

如果我們不要共和,那我們有的,就永遠是被奴役!】

一百年前孫中山所看到的,今天不是仍然堂而皇之地出現在十幾億中國人面前嗎?一百年前且不能容忍,一百年後的今天,人類早已進入現代文明社會,我們又怎麼能容忍得下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