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王實味的遭遇:一個跳出來批他的女人和一個置他於死地的男人

——座談會的椅子上吊著王實味的冤魂

在《野百合花》刊登完畢的半個月後,《解放日報》開始連續發表蔣南翔范文瀾艾青丁玲數篇文章批判王實味。丁玲在自我批判之時,第一個說王實味反黨的人。毛澤東在整風高級幹部總結會上說:「丁玲是同志,王實味是托派。」在另一場合說:「《野百合花》有文章。」行前,為減輕負擔,王震親自批複指示將王實味就地秘密處死。也有人說是康生口頭批准。晉綏公安總局審訊科於7月1日夜將王實味提出來,砍殺後置於一眼枯井掩埋。時年四十一歲。

看到100個作家藝術家抄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我不得不想起被延安悲慘虐殺的王實味。可以說,王實味是第一個被延安文藝座談會無情批判和肉體消滅的作家。延安文藝座談會的椅子上系著作家翻譯家王實味的冤魂。作家出版社《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百位文學藝術家手抄珍藏紀念冊》里無數冤魂裡面第一個冤魂就是王實味。

官方投機文人政客和100個作家藝術家跪在地上紀念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的時候,人民在紀念王實味,歷史在為中國講述王實味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講話里被消滅的故事。

1923年,17歲的王實味考取河南省留學歐美預備學校。1924年因經濟所迫考取郵務,1925年考入北京大學文院預科,年底發表書信體小說《休息》。他說:“我們青年的使命就是要用我們的力去搗毀一切黑暗的淵窟,用我們的熱血去澆滅一切罪惡的魔火,拯救砧危的祖國,改造齷齪的社會,乃是我們應有的唯一的目標與責任。”

在北大參加了黨組織活動,因為熱戀李芬而離開了黨組。1927年因經濟所迫輟學,無處安身。1930年在上海與北大同學劉瑩結婚。兩人嚮往延安,因劉瑩墮胎未成功,1937年10月王實味隻身抵達延安。在延安,王實味專門從事翻譯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原著的工作。四年間單獨或與人合作共譯出近二百萬字的理論書稿。王實味津貼四塊半,比當時邊區主席林伯渠多半塊,比毛少半塊。

王實味對於自己看不慣的人事直言指責,得罪人很多。魯院與文抗之間有歌頌光明和暴露黑暗的派別區分。王實味是暴露黑暗的作家。1942年3月王實味連續推出《政治家藝術家》、《野百合花》兩篇文章,他用馬克思主義的“異化”理論和“人道主義”觀點批評邊區的等級特權制度和官僚主義現象,產生了很大影響,衝撞了延安熱烈的時代氛圍。

1942年3月23日《野百合花》刊發完畢的當天,中央研究院舉辦了以言論為主題的壁報《矢與的》,副院長范文瀾在發刊詞中提出要“以民主之矢,射邪風之的”。范文瀾陪王震看壁報的時候,王震很不滿意地說:“前方的同志在為黨為人民流血犧牲,你們在後方吃飽飯罵黨。”當晚,王震向毛澤東彙報,毛澤東挑燈來看壁報,意識到延安思想文化領域內鬥爭已經尖銳,而且波及到更深的層次上。他很嚴肅地對陪同的中央研究院的領導說:“這些東西很有教育意義,是很好的教育教材。我們的思想鬥爭有目標了”,“這是王實味挂帥了,不是馬克思主義挂帥。”

毛澤東從報上看過《野百合花》後,托胡喬木轉告王實味:這篇文章是從不正確的立場說話的,這就是絕對平均主義的觀點和冷嘲暗箭的方法。……文章中充滿了對領導者的敵意,並有挑起一般同志鳴鼓而攻之的情緒,只要是黨員,這是不能容許的

在《野百合花》刊登完畢的半個月後,《解放日報》開始連續發表蔣南翔范文瀾艾青丁玲數篇文章批判王實味。丁玲在自我批判之時,第一個說王實味反黨的人。毛澤東在整風高級幹部總結會上說:“丁玲是同志,王實味是托派。”在另一場合說:“《野百合花》有文章。”1942年6月起展開了對托派王實味的批判並且不斷升級擴大。康生的插手使得這件事情向一個更加惡劣的政治事件演變。後又被定為托派分子,並與潘方、宗錚、陳傳鋼、王汝琪一起被打成“五人反黨集團”。1942年被開除黨籍,說他是一個隱藏在黨內的反革命托派姦細分子。

王實味桀驁不馴,是帶刺的野百合,對於毛澤東丁玲等人的批評拒絕接受。甚至向組織提出退黨聲明,聲稱要走他“自己所要走的路”。在這場對王實味的圍剿中,只有兩個人為他說話。溫濟澤說王實味是思想問題,非政治和反黨問題,結果被康生諷刺為溫情主義。與王實味不認識的蕭軍是公開站出來,為王實味打抱不平。蕭軍還到毛澤東那裡為王實味求情,毛澤東不讓他管。在批判王實味的大會上,蕭軍與反王實味的人進行激烈論戰。後來,還進行過6個小時的論戰,大罵圍剿王實味的人。

1943年4月1日被康生下令逮捕,又給王實味扣上暗藏的國民黨特務的黑帽子。

1945年七大時毛澤東說:“他(指王實味)是總司令,我們打了敗仗。我們承認打了敗仗,於是好好整風。”1946年重新審查結論是“反革命托派姦細分子”。1947年3月“延安保衛戰”開始,王實味被轉移押往興縣城郊晉綏公安總局的一個看守所。後來,看守所需要轉移。行前,為減輕負擔,王震親自批複指示將王實味就地秘密處死。也有人說是康生口頭批准。晉綏公安總局審訊科於7月1日夜將王實味提出來,砍殺後置於一眼枯井掩埋。時年四十一歲。

反右鬥爭中,1957年9月周揚發表文章批判王實味丁玲蕭軍反黨,因為毛澤東與王實味的心結,引起毛澤東共鳴。

1958年1月,毛澤東親自指示發配丁玲到北大荒。接著發起對王實味丁玲艾青等人延安時代文章的大批判。

王實味在延安的遭遇,他的妻子劉瑩全然不知。

長沙“解放”後,劉瑩一面歡快地工作著,一面打聽著王實味的消息。有人說王實味可能在東北,1950年4月吉林來湖南招聘教員,劉瑩遠離故土來到吉林,邊教書邊尋夫。1978年的一天,劉瑩在中央電台的廣播中,忽然聽到王實味的名字,文章中竟說王實味是暗藏的“國民黨特務”,早被處決。守候了41年,72歲的劉瑩,一陣天旋地轉之後,人事不知。

1979年,劉瑩與兒女不斷給中央寫信申訴,多次到北京上訪。1981年,李維漢向中央組織部提出複查王實味建議,壓在王實味頭上的三頂“黑帽子”先後被揭下。1982年2月2日,中央為潘方、宗錚、陳傳鋼、王汝琪“五人反黨集團”平反,並未為王實味“平反”。1991年春天,公安部派人到劉瑩家,宣布為王實味“平反”,並將1萬元慰問金送給已經85歲的劉瑩。劉瑩把慰問金全部捐獻給當地文聯,作為青年文學獎勵基金。

這就是延安文藝座談會旗幟下,最著名最悲慘的王實味和家人的人生故事。

王實味的肉體永遠留在那個枯井裡,但是,他的冤魂永遠系在延安文藝座談會的椅子上。《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百位文學藝術家手抄珍藏紀念冊》無論怎樣口是心非美化座談會,都蓋不住王實味冤死的那口枯井,相反,倒是讓歷史再一次為我們揭開這口中國文學的枯井。

2012-05-2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