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翻牆是有罪的

柏林牆舊址上的藝術塗鴉()

翻牆當然是有罪的。

據不完全統計,柏林牆的守衛逮捕過3221名試圖越境的東德居民,在阻止他們逃跑的過程中擊斃了61人。

這些逮捕和槍擊行為當然都是經過東德政府首肯的。既是政府首肯的暴力行為,那麼敢於翻牆的東德居民理應好好反省一番自身:翻牆是有罪的。既然敢於翻牆,那就要自覺承擔起為犯罪付出代價的責任。

否則這世上就沒有法律可言了。

既要翻牆,那麼首先,我們就先要造出一堵牆來。

柏林牆也不是一開始就有的,就像這天下所有的牆一樣。它不是從地里長出來的,而是人修起來的。

柏林牆始建於1961年8月13日。幾乎是一夜之間拔地而起。8月12日晚上,柏林市民還能肆無忌憚地在東西柏林的邊界上自由穿行,8月13日早上他們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眼前多了一堵牆。

一開始,柏林牆並不算得是一堵真正的牆,它只是一片匆匆拉起來的鐵絲網。從鐵絲網的縫隙之間,市民還能較為清楚地看到對面的風景。很多人以為,這不過是反應過激的東德政府的應急措施——畢竟,牆是死的,人是活的,區區一堵牆,哪能真正攔住用腳投票的人?

但急轉直下的形勢告訴大家:這回,他們動真格了。

8月17日開始,鐵絲網開始慢慢變成了混凝土固件。眼看一片似有若無的鐵絲網逐漸開始變成一道密不透風的牆,許多東德市民開始慌了,蠢蠢欲動,開始打起了翻牆的念頭。

緊接著,所謂的;;“開槍射擊令;;”開始生效——針對那些妄圖翻牆,並為此付出行動的東德居民,柏林牆邊的守衛軍可以開槍射擊阻止。

打人當然是不好的——但沒辦法,誰叫他們違法了呢?

牆的用途一般有兩種。

一種牆是用來阻止外人進來的。比如我們中國古代的長城,是用來阻止北部草原游牧民族的入侵。再比如川普在美墨邊境上豎起的高牆,是為了阻止非法拉美移民大批流入美國的。

還有一種牆是用來阻止自己人出去的。比如柏林牆。再比如……

說回柏林牆。東德政府也不是故意要修這堵牆的。畢竟,修牆是很費錢的,基礎設施的投入不說,監控守衛的日常開銷更是個無底洞。要沒事,誰願意平白無故地修一堵牆起來啊?

但沒辦法,要沒這堵牆,東德居民早晚都得跑光。

自1949年東西德分裂以後,地處東德國土的柏林,因土地上有一半英美法佔領地的關係,成了一塊;;“地處東德、歸屬東西德共同管轄;;”的飛地。

換言之,只要東德居民跑到西柏林的土地上,那麼法理上講,他們便成了西德土地上的人。東德政府哪怕再看不順眼,也只能瞅著他們干著急,一點辦法沒有。

於是,從1949年到1961年,超過260萬東德居民借道柏林去了西德——要知道,彼時東德的總人口也不過2000萬而已。

何況這260萬人裡頭,一半都是30歲以下的青壯年。

這種失血速度,誰受得了?

說來也可恨,這些逃跑的東德居民,絲毫沒有家國情懷可言。為了一些物質上的蠅頭小利,就能拋下祖國家園,跑到對手的土地上去。

但更可恨的自然是西德。他們明知人性經不起考驗,還偏要考驗。

為了考驗人性,西德在西柏林修建了大型的、櫥窗般的購物中心。裡頭的商品琳琅滿目,光是香腸的種類都有500多樣。

為此,東德政府開足了鼓動機器,不斷地向人民解釋宣傳:修建一堵牆,到底具有如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現在,我們的秩序和純潔性獲得了勝利,孩子們被保護著免受綁票者威脅,家庭免受那些試圖拆散他們家庭的人的誘導,而工廠免受西方獵頭的侵擾。敵人被抓住了,東德人民歡欣鼓舞……;;”

;;“我們的牆已經證明了他是穩固的,值得信任的,它保護了和平。我們的國家是偉大的,強盛的,攻不破的,波恩(彼時的西德首都)的修正主義者將不會得到任何支持……;;”

而官方提供的數據顯示,東德人民對這堵牆的支持率奇高,一如他們的投票率一樣。

但歷史證明,大多時候,牆的用途不是用來攔的。

大多時候,牆的主要用途是用來翻的。

為了翻越柏林牆,東德人民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想出了各式各樣的翻牆花招。

有用潛水艇翻牆的。

1968年,一位東德青年用鋼板自製了機身,用摩托車馬達改造了引擎,再配上自製的導航儀、壓縮氣體等系統,就這樣,他用自製的潛水艇在水下航行了五個多小時,終於成功翻牆,潛逃到了西德。

還有用熱氣球翻牆的。

1979年,兩個東德家庭——兩對夫妻,四個孩子,通過數年苦讀自學材料學、工程學、氣體動力學、氣象學等等,終於在自家後院架起了一個熱氣球,在天上飄了大半天后,也成功翻牆,降落到了西德的領土上。

當然,有翻牆的人,就有審判翻牆罪的政府。東德政府為了死死盯住蠢蠢欲動的公民,自然也是挖空心思,無所不用其極。

除了密布在柏林牆根上的兩萬多名警察和軍隊外,最有名的,要數史塔西。

這個監控機構,完全滲入了東德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與朋友的交談,與女友的親熱,吃了什麼東西,讀了什麼書,說了什麼都話,都逃不過史塔西的法眼。

電影《竊聽風暴》里的主人公威斯勒,就是史塔西的一名資深特工。

他的職責,是監控自由主義傾向詩人德雷曼的生活。

不出所料。德雷曼的生活里充滿了危險要素:他屢屢和朋友發表反動言論,在自家用私藏的打字機印發宣傳報紙……然而,德雷曼沒有因為這些罪行把牢底坐穿,他有驚無險地撐到了東德垮台,德國統一。

為什麼?

特工威斯勒在監控過程中,逐漸為德雷曼的理想和浪漫打動,把他當作真正的朋友,多次出手相助,幫他度過難關。

在一片黑白的世界裡,善良開出了花朵。

如果你是柏林牆邊持槍的士兵,看見有人翻牆,你的責任就是把槍口抬高一點。

如果你是1961年獨自巡邏的民兵,看到有人潛逃,你的責任就是放他們一條生路。

在高牆佇立的年代,就是一點的善,幫助許許多多無辜的公民逃過一劫。

或許職責會讓我們成為幫凶,但要謹記,無論如何不能讓其凌駕於人類的良心之上。

柏林牆雖然帶來了無數生離死別,但還好,它的結局是好的。

1989年11月9日,時日無多的東德政府宣布放鬆邊境管制,柏林牆應聲轟然倒塌。

有形之牆是有壽命的。無論怎樣自詡為金湯永固,總有被風吹雨打去的一天。

更可怕的是無形之牆。因為大多人看不到,摸不著,甚至不知道這堵牆的存在。

牆是保護不了人民的。正如《進擊的巨人》裡頭的三堵高牆,不能保證人類高枕無憂。只有蜷縮在高牆裡頭的人類主動出擊,找到巨人滋事的根源以後,才能真正獲得安穩。

正如美國前總統肯尼迪,在1963年訪問西德時,在柏林牆下的一番演講:

;;“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們從未建造一堵牆把我們的人民關在裡面,不准他們離開我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薑汁滿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