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集純真美貌熱烈於一身的她 被稱東方瑪麗蓮·夢露

前兩天上海的某活動上,竟然驚現了許久沒有露臉的女星,鍾楚紅

雖然歲月不再,但紅姑依舊是紅姑。

身穿亮片連衣裙的她,美貌和氣質絲毫沒有改變。

舉手投足間盡顯成熟女人的優雅與風情,又略帶一點點小女生的嬌羞與可愛。

仔細想想,這位曾經的“東方瑪麗蓮·夢露”,如今已經59歲了。

雖不復年輕時的纖細苗條,但看了那麼多所謂的“凍齡女神”,反而覺得這樣的自然狀態更美。

風情萬種,知性大方。

鍾楚紅的59歲,是我能想到的,最優雅最完美的年華老去。

90年代的香港,絕色美女如雲。

或英氣如林青霞,或妖冶如王祖賢,或美艷如李嘉欣,或嬌媚如邱淑貞,或知性如張敏……

而性感女神鍾楚紅,絕對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論長相,她實在是艷光四射不可方物,論氣質,又充滿了野性健康的生命力。

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流露著滿滿的風情。

鍾楚紅的性感,絕對不是現在所定義的“肉慾的性感”。

在她身上,有一種很爽朗的女人味,風情萬種卻又如沐春風。

這種獨特的魅力並不是讓人產生肉慾的遐想,只是單純的覺得這個女人又A又颯,媚而不邪。

用現在的話說:“好絕一女的”。

特別是這套大波浪,紅裙裝的復古look,她就像一支熱烈張揚的野玫瑰。

 

較弱又不失獨立,魅惑卻更清純。

這樣一個氣質絕艷的女人,在當年競選港姐時,卻因為“不會穿高跟鞋”而慘遭落敗。

這,大概是史上第一個了吧。

19歲的鐘楚紅,家境貧寒,所以很少有穿高跟鞋的機會。

這個笑容明媚又燦爛的女孩子,在舞台上卻像個偷穿媽媽高跟鞋的小孩,走路歪歪扭扭。

雖然不是冠軍,但當年嬌小柔弱,楚楚動人的鐘楚紅,還是獲得了觀眾的青睞。

她還因此,得了個“最美艷港姐”的稱號。

用王晶後來的話說,鍾楚紅美得毫無死角。

但那時候,青澀單純的她含苞待放,還沒有真正迎來自己的顏值巔峰。

剛進演藝圈的鐘楚紅,個性實在是太乖了。

在壓力頗大的TVB,不善出風頭的她,很快就被愛搞事情的新人擠走。

直到被大明星劉松仁發掘,從此進入了電影圈,青澀的鐘楚紅就像脫胎換骨一般。

1987年,她和周潤發合作《秋天的童話》

片中鍾楚紅飾演的白富美十三妹,恬靜美麗,和電影的畫風一樣如夢如幻。

後來有人感嘆,像鍾楚紅這樣的女子,現在的演藝圈你找得出來嗎?

的確,在當時的影壇,有一個說法是——

再紅你紅得過鍾楚紅,再發你發得過周潤發?

不僅和周潤發的熒屏情侶形象深入人心,一部部作品也讓她成為上世紀80年代香港影壇最具分量的女星之一。

後來,兩個人又合作了《八星報喜》

鍾楚紅燦爛一笑的這一幕,簡直就是她熒幕生涯中最經典的鏡頭。

再來看動圖,真的是超級天真純潔又甜蜜啊。

鍾楚紅的顏值巔峰,魅力到底有多大?

劉德華稱她是自己的理想型妻子,張國榮說她美到犯錯也該被原諒。

已經去世的李敖,曾經撰文說:“瑪麗蓮·夢露如果一直活下來,大概就是鍾楚紅的樣子”。

後來倪匡也回憶說,自己當年看電影,就是為了看鐘楚紅:“那時正年輕,站在風裡,一顰一笑都是真正的美”。

何止是這些圈內人?

1991年,鍾楚紅和張國榮周潤發合作《縱橫四海》

在片中,她飾演知性俏皮的紅豆妹妹,蓬鬆的捲髮,甜美的梨渦,集性感可愛於一身。

顛倒眾生的氣質,看得觀眾目眩神迷,如痴如醉。

每個男人都被她的魅力所折服,走出影院還恍恍惚惚。

特別這個拋媚眼的鏡頭,簡直能讓人看上一百遍。

然而,就在無數觀眾都在期待她更多的作品時,這一年的《極道追蹤》,卻成了她在演藝圈最後的電影。

當時的娛樂圈,明爭暗鬥,風雲詭譎。

眾女星要麼忙著撕逼,要麼忙著上位,而鍾楚紅呢?安安靜靜的結婚去了。

因為拍攝廣告,她和廣告才子朱家鼎相識相知。

我們所熟悉的“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就出自於這位才子之手。

1991年,這對恩愛戀人註冊結婚。

在當時,一個年輕的極負盛名的女明星,突然選擇結婚,甚至宣布息影。

很多人不理解。

但相對於在混亂的娛樂圈打拚,遇一人白首貌似更為浪漫。

結婚之後,兩個人始終恩愛如初,她為他洗手羹湯,照顧家庭,他為她遮風擋雨,護一世周全。

這神仙眷侶一般的生活,一直持續到2007年。

朱家鼎因為癌症去世,鍾楚紅從此痛不欲生。

這位廣告才子曾經的創意,“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彷彿預示著兩個人的命運。

在一眾好友的幫助下,鍾楚紅為愛人舉辦了追思會,她在紀念冊里寫了這樣一封信——

你知道嗎?你給了我人生最精彩的20年,讓我認識到人生的真善美,最寶貴的是,我曾經擁有你,直到永遠。

丈夫的去世,對鍾楚紅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不僅一夜暴瘦十多磅,還一度患上了情緒病。

她經常不吃不喝,失眠,衣服從頭到腳都是黑色,還有人打趣說,紅姑變成黑姑了。

就這樣消頹了兩年。

為了遵守丈夫臨終前“你要堅強”的約定,她接受洗禮成為天主教徒,環遊世界各地。

也許只有讓自己忙碌起來,才能消弭與愛人陰陽兩隔的悲痛。

如今,距朱家鼎離開,已經有12年了。

這些年裡,鍾楚紅忙著旅行,忙著和好友相聚,忙著慈善,忙著攝影展,忙著思念愛人。

她一直獨身一人,從來沒有想過開始一段新的感情。

朱家鼎就是她一生摯愛。

對她來說,丈夫帶給她的,足夠她帶著念想度過餘生了。

偶爾翻開鍾楚紅的微博,發現她還是那個燦爛大笑,艷光四射的紅姑。

雖然年華老去,但骨子裡與生俱來的優雅與熱烈,從不曾消退。

記得曾經有人問過鍾楚紅:這麼多年有遺憾的事情嗎?

她說:

有遺憾才是人生,所以我要活在當下。

自古美人,命運多舛。

正是因為她見過似錦的繁華更明白普通人的喜怒哀愁,所以才看得如此通透。

可以說,如今59歲的鐘楚紅,活出了很多人嚮往的人生狀態——

對待人生選擇,有自己清醒的認知;面對人世浮沉,有一顆柔軟而堅定的心;在碌碌紅塵里,選擇了不慌不忙的堅強。

也許這個世界腐敗,瘋狂,沒人性,但你卻清醒,溫柔,一塵不染。

這才是年華老去,最優雅最完美的模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電影工廠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