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北京為什麼硬要給黃之峰披上港獨外衣

黃之峰在柏林洪堡大學發表演講

22歲的香港青年領袖黃之峰目前正在歐美訪問,他力圖向世界解釋香港人為什麼反抗。北京把黃之峰訪問德國稱之為“竄訪”,這是與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一樣的“待遇”。

然而黃之峰這次在德國對此徹底予以澄清,他在媒體採訪中明確表示:“我們高度認識到,香港是由中國統治,也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黃之峰不接受中國送給他的那頂“分裂分子”的帽子,他所要的,與香港示威者所要的一樣,就是要求北京當局落實北京在奠定香港一國兩制基礎的『中英聯合聲明』里所承諾的普選,“真正的民主的普選”。

黃之峰說:“部分人士認為我是分裂分子。但讓我說清楚:香港正在尋求選舉制度改革。我們只希望選出自己的政府。我們只希望選出香港行政長官”。他說的這些正是將近百日以來香港街頭的基本訴求。他對他的歐美之行有很清楚的表述:“我們不是尋求任何世界領袖或任何國家干預香港進程,但自由世界必須支持香港民主化”。

黃之峰是從“雨傘運動”時期出名的,他那時的主張就是真普選,現在也還是主張真普選,這些資料都是公開的,可查的。對於黃之峰一貫表明的立場,北京視而不見。這一次,當黃之峰在德國面對眾多媒體再度對世界表明立場後,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公眾號“俠客島”還煞有介事地警告:“別信他變了主張,避談港獨只是一種狡猾的策略而已”。最後還咒罵說:“蒼蠅就是蒼蠅,叮不死大象”。人民日報為什麼非要黃之峰當“港獨”才後快?有人分析不這樣黨媒無法自圓其說。“只能這樣說了,這樣牆內的就很好接受了。如果說他要求民主自由,可怎麼好?”

給人的感覺倒是北京不希望或者害怕黃之峰這樣一個極有代表性的香港青年在世界上為香港的生存遊說,在一個世界場合公開闢謠,並且聲明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好像只有認定存在著這麼一個港獨頭目,北京才有足夠的理由把香港百萬人的反送中遊行說成是一場“暴力”,以此引發被信息封鎖的中國大陸人民的“同仇敵愾”。如果說明了香港示威者的最終要求,就是要北京承諾,把選舉權交給香港人民,北京似乎有點不好交代?。北京不會承認香港這場由反送中引發的規模巨大的民主運動,並非是它所認定的少數人“煽動”,而是北京多年打壓、最終引爆香港無數民眾起身反抗的人民運動。

有分析認為,北京害怕的是黃之峰、何韻詩他們正在向世界傳達著一個真實的香港的聲音,這個聲音其實就是自由的聲音。黃之峰在德國議會為世界各地的人權活動人士舉行的紀念活動中說:“我們現在處於自由世界和中國專制之間。如果我們在新冷戰時期,香港就是新的柏林。現在香港是兩個對立意識形態的戰場:自由,民主和人權對抗壓制基本權利的專制制度。”黃之峰們所表達的,其實也是香港街頭成千上萬示威者所表達的,就是害怕失去自由。害怕被專制制度吞沒,就是要剝開皇帝的新衣。

有網民發推評論,扣帽子攪渾水,打宣傳戰的招數太過下三濫。當局解決不了香港問題,只好塑造一個人民公敵”。

還有網民評論:以前毛澤東時代給人栽罪名說你是反革命,這個帽子好用。現在要打擊你你就是某某獨,港獨態度澳獨藏獨疆獨蒙獨。還有網民認為:貼上港獨標籤才容易推銷對立情緒,發動無知群眾是中國慣用伎倆。

短短几年,香港青年一代普遍變成異議人士,到底是誰的過錯?有網民問:“按照北京的說法,黃之峰是港獨,香港上過街示威的都算港獨了?”問題是,這樣有助於解決香港危機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