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茨仁卓嘎:江澤民對藏人犯下的罪行

江澤民另一個罪就是殘酷鎮壓西藏新聞自由,眾所周知,西藏作為中國殖民地,中共政權為了掩蓋在藏區的罪行而蒙蔽一切涉藏負面消息,使西藏變成比北韓還北韓的新聞自由黑洞,一切真相均由海外藏媒為境內「代言」。為了屏蔽故土的真相與流亡同胞的聲音,江設立了西新工程,讓自由的藏語廣播電視在藏區被干擾無法接收。「讓黨和國家的聲音形象能聽到看到,讓敵對勢力的聲音形象聽不到看不到」。

布達拉宮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踏著六四的鮮血走上了前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舞台,因為機密的封存,人們較少知道的是,江澤民不僅殘酷鎮壓中國民主,他也對藏人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筆者撰寫此文,就是揭露這一歷史真相,還原班禪轉世事件的真正內幕。

西藏有兩位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所謂“天上有太陽月亮,人間有達賴和班禪”。筆者就根據最新得到的一篇中央對中共治藏幹部的談話稿,談談這一事件的內幕。

1989年,尊者班禪大師圓寂,由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北京和達蘭薩拉之間關係尚未破裂,西藏境內存在著支持達賴喇嘛尊者的力量(藏人聽從根本上師達賴喇嘛是理所當然的事),北京認為轉世靈童的認定必須彰顯中央的權威,要搞“金瓶掣籤”。而達賴喇嘛依據藏人傳統的師徒認定的辦法,在印度成立尋訪班子。

消息傳入北京,西藏佛教界分為兩派,一派要按照金瓶掣籤來做,而另一派是支持達賴喇嘛的力量,要由達賴喇嘛來定。當時內部爭執不下,是聽北京的,還是聽尊者的。

正當局勢僵持不下時,正在外地考察的江澤民給老幹部寫信,“嚴肅說明”這場鬥爭實質,必須按照金瓶掣籤來做,以“彰顯中央權威”。

為了欺騙達蘭薩拉,北京放出煙幕彈,掛出“加快尋訪”的旗子,實際上對內悄無聲息地在藏區進行清洗,鎮壓了“吃糌粑的人”(忠於自己民族的人),中共資料對此承認“果斷制止了鬧事”,可見北京挑選班禪對藏人來說是多麼大的刺激,當時的西藏一定發生了群體性事件。

經過清洗和“學習教育”,境內藏傳佛教界留下了支持北京的一派,阿嘉仁波切事後回憶,時任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在飛機上對他盡情披露金瓶掣籤作弊手法,這一段內容已由阿嘉仁波切寫成回憶錄,可以查到。

對此,李瑞環事後總結道“在活佛轉世問題上立下規矩,以垂範後世”,意思是今後達賴喇嘛的轉世問題,也必須接受金瓶掣籤。

如果沒有江澤民的心狠手辣,關鍵時刻“欽定”了漢班禪,那麼歷史也許會改寫。江澤民的一道命令讓真班禪更敦確吉尼瑪失蹤這麼多年,這一罪名是江澤民永遠洗不掉的污點。

九十年代,西藏為了維穩,開展了寺教運動,眾多僧尼因不願接受漢班禪和批判根本上師,而最終流亡海外。藏中矛盾埋下了地雷,雪山深處燃燒著看不見的火焰。

江澤民另一個罪就是殘酷鎮壓西藏新聞自由,眾所周知,西藏作為中國殖民地,中共政權為了掩蓋在藏區的罪行而蒙蔽一切涉藏負面消息,使西藏變成比北韓還北韓的新聞自由黑洞,一切真相均由海外藏媒為境內“代言”。為了屏蔽故土的真相與流亡同胞的聲音,江設立了西新工程,讓自由的藏語廣播電視在藏區被干擾無法接收。“讓黨和國家的聲音形象能聽到看到,讓敵對勢力的聲音形象聽不到看不到”。中共自己的觀點也承認,西藏問題不是意味著西藏發展不存在問題,而是不存在西藏歷史上是不是獨立國家的問題。而中共蒙蔽一切西藏發展的問題,禁止開放的討論,豈不是存心讓問題越積越多?事實上,西新工程就是維繫殖民的工具而已。如果說背負流亡之苦的藏人是在異域保存了傳統文化(看看流亡藏人藝術團與黨化的涉藏噁心表演就能看出來),兼備現代化(據美國之音藏語節目專訪,有藏人在美國衛星航天部門工作),民主化的先進族群,那麼西新工程就是“發展無方,整人有術”的反動殖民當局阻礙境內藏民族思想啟蒙與民族一體性的無形之牆。

這兩樁罪,是江澤民對藏人犯下的,一個是奪走了肉身,一個是鉗制藏民族的思想啟蒙。但根本目的只有一個,把殖民浸透到靈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