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習近平「悔棋」與華府的政治牌局

Protesters want the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to be passed by the US Congress Source: Chris McGrath/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這個法案撕了北京的臉皮,北京極有可能借口美國勢力介入,辣手收拾香港局勢。

 

 

10月11日,中美雙方宣布將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全世界為之鬆了一口氣,以為貿易戰停火了。白宮主人川普興高采烈地宣布中國將即時購買大量美國農產品,總額將達400-500億美元,並在推文中用大寫字母標明重要關鍵詞發布此消息。可惜兩三天之後北京就傳出消息:中南海主人習近平“悔棋”,要求“多談些條件”,這“條件”是什麼?

這“條件”應該就是希望川普不要批准10月15日國會眾議院審議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由於《香港關係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又稱為《美國-香港政策法》、《美港關係法》)規定總統有權決定是否批准該法案,習近平不失時機地把這塊燙手山芋轉手“批發”給川普。一旦這塊燙手山芋在參議院的烤箱里烘焙成熟,川普總統難逃被燙傷之境。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依據是什麼?

欲知《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來龍去脈,得先了解《香港關係法》。香港的特殊國際地位由兩個法律文件奠定,一是《中英聯合聲明》,該聲明保證,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繼續保持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區的地位。香港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與國際組織;在經貿層面,香港可以自行與其他國家商討雙邊合作。二是1992年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關係法》,該法承諾,香港回歸中國後繼續享受貿易優惠,承認香港特區護照,並允許香港採購敏感技術。

 

Protesters hold up the flashlights of their mobile phones at a rally at Chater Garden in the the Central district in Hong Kong, China,14 October2019.

 

根據《香港關係法》第202條(美國法典-外交第5722條),美國總統如認為香港自治情況不足以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統有權簽發行政命令中止此法;如美國總統認為香港恢復自治,可恢復此法。從香港2014年佔中運動發生以後,美國國會跨黨派議員多番提出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被認為是《香港關係法》的強化版。該法案2017年版本載明,在指定任何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的法律和協議前,美國國務卿需向國會確認“香港享有充分的自治”。除此之外,國務卿每年都要向國會報告“涉及美國利益”的香港情況。但是,在奧巴馬當政期間,這一提案從未在國會通過,直到今年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發生後,美國參眾兩院兩黨議員才一致通過修法。

川普對香港“反送中”持不介入態度

川普從不隱瞞自己的政治態度與利益取捨。自冷戰結束之後,歷任美國總統都以世界總統為己任,尤其是奧巴馬,經常犧牲美國利益滿足世界其他國家的需要。但川普不是,他要讓美國重新偉大,主張美國利益優先。因此,他從來就不是“世界總統”中的另一位,而是“世界總統”之外的另一類。也因此,他不喜歡談人權、普世價值等民主黨總統最喜歡用來標高自許的口號,這也決定他對香港反送中採取不介入的態度。

從香港反送中開始以來,川普總統對香港事務的表態不僅讓香港的政治反對者不滿意,還招致各種道義指責。比如他在7月22日表態說“香港抗議活動持續了很長時間,中國沒有阻止,我認為如果中國想阻止的話是可以阻止的”,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處理香港示威的問題上做得“很負責任”。8月1日,川普在回應記者關於解放軍會進駐香港的問題時,發表了一段讓香港抗議人士非常反感、中國政府卻讚揚為川普唯一說對了的話:“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應該由中國和香港自行處理”。即使是10月7日川普表示希望香港問題得到“人道解決”,警告說如果香港出現“不好”的結局,會在政治上讓美中兩國難以達成貿易協議,也還是將美國利益放在首位——這些都讓香港反對派及其支持者非常不滿。

10月11日,在中美宣布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川普表示,香港的抗議活動正在減弱,他說,他與中國方面討論了香港問題,現在香港抗議人數已經減少了,問題會“自行解決”(take care of itself),這話引發各方強烈指責。

川普這些直白表態,確實欠缺政治家應該有的圓熟,外界對他的批評完全可以理解。但如果結合川普目前的政治處境看,介入香港事務確實不是他的選項。

《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牌桌上的各方

《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這張牌桌自2014年以後就開始支上,但在奧巴馬執政時期並未開牌,直到今年才開了牌局。目前上桌的牌手有:強烈要求通過法案的有民主黨與部分共和黨議員,希望擱置法案的有美國眾多跨國公司(350家美國跨國公司在香港有分部),還有部分尚未表態的共和党參議員。支持該法案的共和党參議員克魯茲日前在訪問香港和泛民議員會面時說,《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眾議院通過不成問題,但在參議院能不能通過則難以確定,因商界方面有阻力。因此,他呼籲不要升級街頭暴力,以避免有人以暴力畫面抹黑對香港的支持,阻礙法案通過。

 

不管美國是否願意正視這個問題,如今都得承認:北京的政治決策——哪怕是國內政治決策,也嚴重影響到美國政治。有人說,川普拿到香港牌,可以與中國勾兌。這話說錯了,據實而論,香港這張牌對民主黨有用,可以將一直不想介入香港事務的川普置於非常尷尬的境地。一旦參議院通過該法案,川普總統就得接過一個燙手山芋,怎麼拿都難避免被燙傷:是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還是要那數百億的農產品採購大單。前者一直被世界視為美國必須要承擔的道義責任,後者則關係到川普明年大選的票倉是否穩定。因此,這張牌不僅不能成為川普與北京勾兌的籌碼,反而讓川普成了政治標靶。

正在努力影響牌局結果的是兩造人士:香港的反對派及支持者比如台灣及希望中共受打擊的人士,他們希望通過該法案,為香港的街頭抗議助攻;香港特區政府及其北京為另一方,希望這一法案最終不會通過。香港商界與中產的態度則因人而異,因為這一法案打擊的是香港經濟,直接影響他們的利益。

美國華府這張牌桌上坐的四路人馬,關係極為矛盾糾結:1、美國350家跨國公司在香港設有分部(克魯茲說的商界利益指此),他們在香港的商業活動為美國帶來每年350多億美元左右的貿易順差,對於重視減少對外貿易逆差的川普總統來說,這順差非常珍貴。因此,力主全球化的美國跨國公司及華爾街儘管一向對川普極不友好,這次二者立場一致。2、美國跨國公司一向視全球化為最大利益所在,從柯林頓總統成為全球化的第一推手以來,它們一直是民主黨堅定的支持者與最大金主。但今年這關係正在發生變化,從民主黨總統提名競選者們相繼提出各種向富人征重稅以支持高福利以來,華爾街已正式宣布如果是伊莉莎白·沃倫或桑德斯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他們將不再支持民主黨。3、香港政府要經濟穩定,美國政府與商界要經濟利益,這點雙方一致。4、民主黨要削弱川普票倉,要置川普於道義上的不利地位,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一張具有殺傷力且佔據道德制高點的王牌。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結果更複雜:1、法案支持反對派,直接打擊香港經濟,受損的是香港商界與中產;北京是間接利益受損者。2、美國這個法案有一系列程序要走,最後法案生效時,香港的情況可能已經如川普總統所言:take care of itself。但此時此刻,這個法案撕了北京的臉皮,重重地傷了中國政府的面子——“面子”在中國政治文化中,經常比“里子“更重要。因此,這法案簽署之後,北京極有可能借口美國勢力介入,操縱香港局勢,妄圖分裂中國,再以街頭抗議越來越暴力為由,辣手收拾香港局勢。而北京此舉,可不是道義譴責能夠制止的。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美國府院之爭再激烈,民主黨再樂於看到川普坐蠟,大概也只能嚴辭譴責,決不敢要求總統出兵香港。

作者:何清漣,中國經濟學者,現居美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SBS(澳大利亞SBS廣播公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