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何清漣:中共對內無經濟刺激牌可打 對外錯判局勢

2020中國兩會(政協和人大)正在北京召開,中國國內和國際局勢目前處於何種內外交困的局面?中共突然推出香港版國家安全法案將於5月28號在人大審議,引起香港社會震驚和美國等西方國家強烈譴責,「東方之珠」真的要褪色了嗎?本次節目請旅居美國的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為我們一一分析解讀。

法廣: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2號在人大報告中首次沒有提出今年經濟發展目標。面對目前經濟下滑,失業率上漲,扶貧攻堅和全面小康目標等巨大壓力,中共手中還有哪些牌可以打?

何清漣:無牌可出。我們回憶一下近十五年的經濟政策,發現中國最拿手的刺激政策就是投資,地方政府和企業舉債,刺激政策針對的主要就是鐵公雞——房地產。以往設定目標,比如說經濟年增長率曾經是8%,10%,中美貿易戰開打以後,已經調降為6%,然後根據這個目標,政府來決定貨幣政策、企業決定借貸規模、地方政府決定上馬的項目數量。

但是,今年的兩會上,大家都已經看到,這是從1994年中共官方開始設定經濟增長目標以來,第一次沒有提出一個經濟增長目標數據,對於這個現象,國外媒體也注意到了,但是有些誤讀:比如<<華爾街日報>>認為,這個非同尋常的舉動表明中國經歷了四十年來的經濟萎縮之後,政府的領導人並不急於推出大規模的經濟刺激措施,這是錯誤的(解讀)。習近平現在著急到什麼程度?在二月份疫情還沒有過去之際就急於復工,可見他根本就不是不願意刺激經濟,而是沒有刺激的辦法了。

原因以下有幾個:首先,債務過高。中國的債務包括中央地方兩級政府的債務、企業和個人債務三大部分。總負債率已經高達GDP的303%,這是2019年就被反覆討論過的一個數據,所以中國債務有極大的風險。而且就個人來說,按照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在一個內部會議上透露出來的信息,中國人購房債務已經達到45萬元,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再借更多的債。

其次,大家都知道,投資和消費是經濟發展的兩個輪子,僅僅有投資,但債務過高會擠壓消費,人們的消費力就會降低,經濟也無法發展。

最後,大家都知道這次疫情,中國政府原以為上半場打完了,可以復工了,結果沒有想到,復工後失去訂單了,來自歐美和其他各國的訂單嚴重萎縮,企業根本無法開工,因此,中小企業面臨破產,失業問題更加嚴重。我們知道中國的就業70%來自中小企業,中小企業不景氣就會導致失業率更加嚴重。因此,這次中國政府的工作報告中也提到了城鎮的失業率達到6%,這是第一次宣布如此高的失業率,但是我相信實際數據要高得多,如果把農村的失業者包括進去的話——中國的農村人口不算在就業人口中——可能達到30%以上。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中國目前在經濟上確實是無牌可打了。中國必須面對這個現實。

中共錯判國際形勢對美國依賴相當大

法廣:再從國際上看,疫情之後,現在美國和其他不少國家都有和中國脫鉤的趨勢,可以說中國目前處於內外交困的局面中。尤其是美國最近在經濟,政治外交軍事等多個領域對中共強硬的表現看,您認為川普政府真的已經下定決心要和中共展開決戰了嗎?

何清漣:如果從川普這方面看,這樣的局勢的確是越來越明顯,這也是中共自取其咎,比如,這段時間以來,為了疫情問題,<<人民日報>>,新華社,CCTV央視等都發表了多篇非常下流的文章,攻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用的完全是文革式的語言,這就是中共最大的失敗,讓中美關係惡化。有一點是中共政府錯誤估計了形勢,中共政府只看到世界各國對中國的經濟依賴程度很高,而對中國對美國的經濟依賴程度之高這一點,中共心裡有數,但是絕對不肯承認。舉兩個例子:

中國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外匯儲備,這不是中國政府的資產,也不是中國人民的資產,而是中國央行的負債。這個負債來自於外貿企業的外匯結算,因為中國實施外匯管制,因此任何人和機構取得外匯,都要換成人民幣,這些外匯美元就被中國政府借去用,就成了中國政府最大的一筆資產,這些外匯儲備很大一部分來自於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眾所周知,美中貿易戰開打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川普所講的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過大,即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過大,當時是3700多億美元。但比較搞笑的是,在打的過程中間,美國的貿易逆差總體下降了,但是對華貿易逆差反而擴大了,2019年,中國的貿易順差達到4300多億美元,超過90%來自美國,美國說有4100多億,雖然中國不承認,但根據數字計算,的確有這麼多。另外只有2%來自歐盟各國,還有一小部分來自日本。所以,如果中國和美國搞壞了關係,就會立刻從外匯儲備上反映出來。

大家都知道這兩年中國的外匯儲備比較吃緊,雖然中國一直聲稱保持了三萬億左右,但實際並非如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至少三千多億是向外國資本出售債券所得,這一點中國政府也承認,這其中最大的買主是美國的投資機構,原因是美國的政治不穩定,民主共和兩黨矛盾非常大,雖然美資迴流了一萬多億美元,但還有五千多億沒有進入企業投資,總是在股市和債券領域遊走,其中有三千多億就用於購買中國的債券。所以,就可以看出中國對美國的依賴程度有多高。

儘管習近平說過,中國有一千個理由搞好和美國的關係,沒有一個理由搞壞,但實際上所作所為一直超壞的方向走,主要原因就是中共錯判形式,以為自己強大了,要和美國爭霸,而中國的損失,除了剛才所講的外匯儲備減少,還有一個就是對外投資勢頭減弱,去年中國在德國的外資排行榜已經退到第四名,低於美國、英國和瑞士。美國對華投資,包括債券在內,還在增加,但是中國對美的投資急劇減少,原因就是沒有錢了。

第三,在疫情期間,人民幣被九個國家踢出了貨幣互換協議,大家都知道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納入了五種儲存貨幣,中國一直以為人民幣從此國際化了,成為國際通貨,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最近就九個國家貨幣互換,但決定不要人民幣,這是一個很大危險信號。

也就是說,中共沒有意識到一件事情,從歷史上看,美國對華態度決定中國能否獲得發展機會,多大發展機會,以及國際地位。川普曾經講過,美國再造了中國,但是中共不服氣,但是中共錯誤地估計了形勢,總想和美國一爭雌雄,但是現在中美關係惡化,中共也只能賭上一把了,要賭疫情讓川普在大選中失利,拜登上台,民主黨上台對中共有很多好處。如果川普繼續連任,中共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若在香港強施「一國一制」等於自殺

法廣:最近幾天,最熱的話題之一就是中共要在人大通過香港版國家安全法。有說法認為,這或許是北京要孤注一擲,要與美國在香港開闢一個新戰場,同時也要拿香港當棋子來應對國際社會在疫情問題上對北京的追責和賠償,您如何看?

何清漣:這樣想和認為中國政府會這樣想的人都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所在。實際上打擊香港就是打擊中國。因為中共一直利用香港的特別關稅區地位以及美國和西方國家給予的優惠,在香港做中國不能做的事情。因此,最後香港就只剩了金融中心這一個功能,這一點對香港和中國都很重要,一旦中共要把香港徹底變成「一國一制」,美國當然就要取締香港的特別關稅區地位,一旦取消,那麼中共利用香港做的很多事情就無法進行,所以中共如果這樣做就是自殺

本來美國就在封殺中共,兩國關係非常不好,中共如果把這扇唯一還能和國際交流的窗口關上了,就等於完全封閉了。所以我覺得,除了習近平愚蠢到家,一般情況下,今年可能就是對香港收緊,但不至於推出「一國一制」,但是習近平這個人的思維比較奇特,總是能做出想不到的事,比如在疫情發生後採取「戰狼式」外交,把中國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我覺得這也是比較奇怪的事。如果他(習近平)真的要把香港變成「一國一制」,實際上可能性並非沒有。

「一帶一路」沿途國家信用低,中國的投資有高風險,多爛賬

法廣:您如何看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的前景?目前已知不少國家因為疫情和其他原因開始要求叫停部分合作計劃,也有國家要求中國重組和免除債務……

何清漣:「一帶一路」推出來的時候我就寫過文章指出,沿線36個國家中,有90%沒有進入三大國際評級系統的主權信用評級,也就是說那三大評級系統根本不認為這些國家有主權信用,連評級的資格都沒有,信用非常不好,這本身就註定中國的投資有高風險,將會陷入巨大的爛賬泥潭。

戰狼外交」就是一種無賴式的外交,對君子齜牙咧嘴,對俄羅斯和非洲國家卻小心翼翼,原因何在?中國有句老話:「好的怕賴的,賴的怕不要命的」。中國和非洲的關係一直是援助,討好,賄賂上層搞好關係,但是這些國家經常突然說要國有化了,比如辛巴威,2016年就聲稱要外資國有化,要求所有的外商投資必須讓出51%的股份,中國政府那一單就損失了六億多,利比亞戰爭後就賴掉了200多億美元;這種事情經常發生,所以中國如果想在「一帶一路」國家中收穫豐碩的果實,我認為基本沒有可能。

這次疫情一開始,獅子大開口要錢的就是非洲,首先就要求免除1700多億美元債務,非洲國家在聯合國的代理人立刻表示非洲疫情很嚴重,需要一萬億來應對風險,這筆錢找誰要?當然是中國,但是中共又不敢得罪他們,一旦得罪,立刻就會威脅說要驅趕中國員工,沒收財產和賴賬。

中共現在還要不斷出錢去換取WHO的支持,三月份出了2000萬美元,四月中旬又給了三千萬,最近強迫世衛通過「由世衛主導獨立調查」後,又給了20億美元,原來大家要求到中國調查,但是譚德賽得到錢之後說由他們來調查,本來大家要求調查的是,世衛在疫情處理中的不當行為和中共隱瞞疫情,但是已經被譚德賽變成了調查疫情所有發生國的數據和相關應對措施,中共不斷出錢,譚德賽已經把世衛組織變成了一個工具,整天考慮的就是如何利用各國的瘟疫來得到更多的錢。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