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加拿大是世界著名的鋼柿子 從沒怕過任何威脅

我在加拿大生活了不少年,最近一系列的事情讓很多人開始注意到了加拿大。於是我收到了來自朋友們的各種問題,從如何抵制加拿大,到加拿大為什麼這麼傻。諸如此類。挨個答覆比較麻煩,乾脆寫一篇文章。

通常我更願意寫科技相關話題,不寫社會和歷史話題,一方面是我不是這個領域的專業人員,很多東西未必準確,另外一方面,跟科技不同,這類話題難以保證足夠客觀,必定帶有個人視角,從而引起更多爭議。所以我盡量保持拿事實和數據說話,少發表個人看法,但是個人看法必然無法避免,所以還請批判閱讀。以上是正文開始之前的一點點聲明。

一、除了加拿大鵝還有什麼能抵制嗎

按照中國群眾最近這些年流行的做法,對一個國家不爽的時候,就在商業上抵制他,不讓你賺錢,看你服不服。輪到加拿大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市場上找不到什麼加拿大產品可以抵制。於是加拿大鵝不幸成了第一目標,但實際上加拿大人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喜歡加拿大鵝,因為使用捕獸夾捕捉郊狼被認為非常殘忍,加拿大人抵制加拿大鵝一直比亞洲人民激烈的多···所以抵制加拿大鵝,可能甚至會收到大量加拿大人的感謝。那麼除去加拿大鵝,為什麼找不到加拿大產品可以抵制,我們不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夥伴嗎?我們是金主爸爸對不對?

中國確實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夥伴,但是總額只佔加拿大貿易總額的4.3%,第一名的美國,佔76%。第三大貿易夥伴的英國,和中國沒差多少,第四名日本和第五名墨西哥,加起來也跟中國沒差多少。再考慮到加拿大-歐盟自由貿易協定早已生效,歐盟做為一個整體是加拿大第二大貿易夥伴,數額是加拿大-中國貿易的1.5倍左右。如果比較貿易增速,中加貿易這一兩年增速不錯,但是增速比不上歐盟,比不上墨西哥,甚至還比不上韓國。

這是中國公布的貿易數字,中國和加拿大統計方法不同,最終導致數額有一定區別,前面列的是經過調整的結果,但即使按照中國的統計,加拿大購買中國的東西遠遠多於加拿大賣給中國的東西,在中國統計下,加拿大向中國出口236億加元,加拿大從中國進口708.9億加元,加方貿易逆差高達472.9億加元(353.35美元)

同樣用中國統計數字,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貨物出口為4298億美元,貨物進口為1539億美元;貨物貿易順差為2758億美元。這個數字是中美貿易歷史最高點,已經到了川普痛罵中國佔便宜,引發貿易戰的地步。

但是按照貿易比例一比,美國承受的對中國貿易不平衡比加拿大還好了一些。從加拿大的視角看,中國是加拿大貿易夥伴中加方逆差最大的,在加拿大這也是多年來的重大社會議題。光說數字可能還感受不到有多大,我們換一個對比方法,中國是加拿大第一逆差國,從第二名開始後面10個國家加起來總數都沒一個中國造成的逆差大。

但是加拿大承受如此巨大的貿易逆差,和美國那樣威脅過中國嗎?完全沒有過。加拿大唯一做的事情是總理數次到訪中國,希望能開始談判中加貿易協定。理論上川普對中國說的任何話,做的任何事,加拿大都有資格說,有資格做,甚至單從利益角度考慮,應該一開始就加入美國對中國的關稅戰才符合加拿大利益。

如果在細緻看貿易數字,加拿大出口給中國的,主要是木漿,油料作物,基本上都是粗加工產品,跟普通人完全沒關係。加拿大從中國進口的東西,第一大是電腦設備,第二大通信設備,其他的都是服裝玩具之類的。電腦設備很大一部分是美國公司在中國生產的產品,通信設備中華為佔了不小的比例,加拿大和華為有著非常特殊的關係,這個也放在後面說。簡單概括就是,中國從加拿大進口的難以替代,加拿大從中國進口的替代很容易。這就出現了一個尷尬的狀況,無論是「我不買你的東西窮死你們」,還是「我不賣你東西餓死你們」這兩種中國網民常見的邏輯,對於加拿大都不適用。

按照我國人民最喜歡的金主爸爸教你做人的路數,加拿大才是真的金主爸爸。只不過這個金主爸爸脾氣比較好,你佔了它的便宜還罵他,但是他不會用一樣的方式回罵你,甚至不會像美國那樣盛氣凌人的教訓你。

抵制加拿大產品很難的原因你已經知道了,要抵制一個貿易結構如此特別的金主爸爸確實不容易。至於加拿大鵝,那點份額進不了貿易統計排行榜的。

如果談到兩國關係更長遠的歷史,尷尬的事情就更多了。加拿大是第一個向中國開放市場的西方國家,在那個西方對中國禁運的大背景下,這個做法有點類似今天的中東國家的「石油換食品」協議。但當時中國可沒有石油,準確說沒有任何值得出口加拿大的東西,加方只能開放了自己受保護的紡織品市場一部分份額給中國,這還引發了安省魁省兩大省的國內抗議。加拿大幫中國挑選貨品,解決了一堆各種政策問題,最終讓中國得以開始和西方世界做貿易。

這段歷史,中、美、加各自有自己的版本,對動機和得失描述不太一樣,但事實本身沒問題。中文能找到的描述是這樣:「加拿大政府為了維持雙方貿易順利開展,提出以多邊或、『三邊貿易』的形式,幫助中國擴大出口,平衡小麥貿易形成的逆差。具體地說,加拿大將建議第三世界國家,特別是與自己關係較好的拉美和東亞國家,購買中國的工農業產品。就這樣,中、加貿易的恢復,為打開東南亞和拉美市場奠定了基礎。」

從歷史看來,加拿大不僅是中國外貿的恩人,還是師傅。

而今天我們竟然到了要跟這樣一個國家打貿易戰,抵制其產品的地步。於情於理都很難說的過去,更別說現在加拿大現在還承受貿易逆差,打也不可能打的過。在這些數據和歷史的對之下,用貿易懲罰加拿大這個想法,顯得忘恩負義又狂妄自大。

如何才能抵制加拿大產品?你只有先跟他做朋友,成為更好的貿易夥伴,至少先解決中加貿易逆差問題,之後才能有的抵制啊···

二、加拿大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國家

寫到這裡,我相信很多讀者會發現自己對加拿大完全不了解。這不奇怪,很多在加拿大生活的中國移民也對加拿大並不了解。這種不了解一方面是中文信息的劣質,另外一方面也是加拿大刻意保持低調的結果。

中國人往往認為加拿大是個跟美國差不多,但只是美國的附庸國家。但實際上這是嚴重的誤解。加拿大和美國地理位置接近使得雙方必然有更密切的關係,但是加拿大和美國是完全不一樣的國家。150年前加拿大成為一個國家,其重要動機就是北美大陸北方居民們決定聯合起來,建立一個真正的國家來抵抗美國的入侵。在美國成立的200年里歷史裡,美加政治周期還經常相逆,結果是美加兩國關係不太好的時候和特別好的時候比例差不多。

加拿大在整個世界上看都算是一個特殊的國家。它的特殊在於,由於其特殊的歷史,加拿大自認為自己是一個可以拋棄意識形態,和所有國家保持良好關係的國家。

加拿大人經常會說"堅持加拿大價值觀是最重要的事情",什麼是加拿大價值觀呢?具體一點說底線大概只有三條:

法律高於一切

人權高於一切

維護多邊主義和多邊體系

那麼2和1放在一起的時候哪個更高?答案是:2是寫在1裡面的。如果你讀過各國憲法,大概會發現加拿大憲法的特殊之處。通常憲法第一部分是國家和法律架構,但加拿大憲法的第一部分,是《權利和自由憲章》。國家架構都要往後放。歷年來各種民意調查結果也是如此,加拿大人最自豪的東西,第一名永遠是《權利和自由憲章》。

法律高於一切就是說所有人必須依法辦事,加拿***律需要議會完成立法,通常帶有細緻的執行細則。比如司法部長職責上是可以決定一個人是否按照引渡法被引渡,實際上這個自由裁量權一樣在法律制約之下,引渡法明確指出了決定不引渡的原因是那些情況幾條。如果司法部長說"因為國家利益,所以我決定不引渡"這大概就有違法嫌疑了。加拿大是世界上少數幾個真正尊重國際法的國家,國際法和司法協議,在加拿大一定會被徹底執行。

2008年的哈桑·迪亞布引渡案充分說明了這一點,哈桑·迪亞布是加拿大公民,被法國政府要求引渡,官司打了幾年,法官甚至公開表示"法國政府提供的證據很弱,基本不可能定罪",但是按照引渡法,加拿***官不能考慮證據本身,只能考慮引渡條件是否達到。很不幸,引渡條件完全符合,於是迪亞布被引渡到法國。法國政府把人關了3年,最後也覺得證據不足,於是並沒有起訴他,在今年1月份乾脆直接撤案把人放回了加拿大。

這個案子在加拿大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映,人們質疑引渡法是否合理,是否引渡條件過度寬鬆。但是法律即使有缺陷也是法律,它還是得被執行,直到國會投票修改法律之前,有缺陷的法律仍然高於一切的。對於其他國家可能很難理解加拿大為什麼這麼做,如此認真執行法律看起來有點犯傻,而且經常吃虧。但是從加拿大人的角度看,就會覺得這種行為非常合理。什麼是加拿大最大的利益?就是長期穩定保持和所有國家的正常關係。做到這一點的路徑就是堅守加拿大價值。個別案例確實會導致利益受損,但放在一個幾十年上百年的歷史中看,所有人都會願意和一個底線清晰,非常和平,沒有威脅的國家做朋友,這就是加拿大的長期最大利益。

英語世界有個說法是:如果你跟加拿大做不成朋友,大概就和誰都做不成朋友了。和美國不同的是,加拿大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別人,也沒有想在其他國家樹立"加式民主"樣板。加拿大對其他國家的要求無非是"希望你理解我們尊重人權的立場",這在美國看來簡直是軟弱無能,但加拿大認為世界總是會慢慢發展的,我只要把自己做成一個足夠好的樣本就行了。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加拿大是第一批和中國建交的西方國家,加拿大可以和美國死敵伊朗也曾經保持過比較好的關係,和美國死敵古巴也保持了比較好的關係,甚至北約轟炸卡扎菲政府的時候,加拿大和他們的外交關係都沒有斷絕。

責任編輯: 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