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13萬股東被悶殺 曾被稱為「中國的3M」 如今或面臨強制退市

然而,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手握「巨額現金」卻無法足額償付10億元短期融資券本息,隨後,康得新的股票因銀行賬號被凍結而觸發深交所規定中的其他風險警示情形,被納入「退市風險警示股票」名單,直到2019年7月證監會向康得新下發《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一場精心策劃的百億元級財務造假大案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昨天(6月28日)深夜,*ST康得再次公告稱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這距離第一次告知已過去將近一年時間。

*ST康得(3.52停牌,診股)(原「康得新」),全名為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1年8月,是深圳中小板上市公司。

在2017年8月《福布斯》發布的年度「全球最具創新力企業」榜中,康得新成為中國首家,也是全球唯一入選的材料企業。同一年,康得新股價創下歷史新高,市值近千億。一度被譽為「中國的3M」和「千億白馬股」。

圖片來源:康得新官網

然而,2019年1月15日,康得新手握「巨額現金」卻無法足額償付10億元短期融資券本息,隨後,康得新的股票因銀行賬號被凍結而觸發深交所規定中的其他風險警示情形,被納入「退市風險警示股票」名單,直到2019年7月證監會向康得新下發《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一場精心策劃的百億元級財務造假大案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昨天(6月28日)深夜,*ST康得再次公告稱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下稱「《告知書》」),這距離第一次告知已過去將近一年時間。

根據《告知書》認定的事實,公司存在觸及《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股票上市規則》規定的強制退市情形的可能性,公司股票可能被實施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公司股票已自2019年7月8日停牌,公司股票將繼續停牌。

從昔日的A股大白馬股,到瀕臨退市,康得新是如何走到這般田地?

4年虛增利潤115億

根據最新的《告知書》,康得新財務造假之惡劣登峰造極。2015年之後連續四年,每年虛構銷售業務,虛增收入和利潤,且財務窟窿越來越大。調查顯示,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年報中虛增利潤總額分別為22.43億、29.43億、39.08億、24.36億,其中2018年造假額是年報披露額的7.11倍。四年時間累計虛增利潤總額115.29億元。

四年間,同樣是虛假數字的還有康德新的銀行賬戶。2015年至2018年,年報中披露的年末銀行存款餘額分別是95.71億、146.9億、177.81億、144.68億。每年百億現金趴在賬上的「大牛股」,實際調查卻發現,康得新及其合併財務報表範圍內3家子公司的4個北京銀行(4.90+0.00%,診股)賬戶的資金,被實時、全額歸集到康得集團賬戶,康得新及其各子公司北京銀行賬戶各年實際餘額為0。

控股股東康得集團直接掏空上市公司還不夠,還在2016年、2017年,利用康得新子公司與廈門國際銀行和中航信託分別簽訂《存單質押合同》,為康得集團提供擔保,2016年至2018年連續擔保債務本金分別為14.83億、14.63億、14.63億。

據調查,康得新另一項財務造假,是將聲稱投入先進高分子膜材料項目、建設裸眼3D模組產品等項目募資,以採購款等方式轉出24.53億,並經過多道流轉後主要資金迴流至康得新,用于歸還銀行貸款、配合虛增利潤等。

而鍾玉作為康得新實際控制人、時任董事長,是康得新虛增利潤的決策者、組織者,負責制定虛假業績指標和協調各部門,負責安排配合虛假業務的供應商、客戶及安排相應的資金,在康得新信息披露違法行為中居於核心地位,直接組織、策劃、領導並實施了涉案違法行為,是最主要的決策者,證監會認定,其行為直接導致康得新相關信息披露違法行為的發生,情節特別嚴重。

圖片來源:康得新官網

基於此,證監會對鍾玉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包括,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根據最新《告知書》,*ST康得存在觸及《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股票上市規則》規定的強制退市情形的可能性,公司股票可能被實施重大違法強制退市。

公司實際控制人鍾玉被處以90萬元罰款,且目前仍在刑事程序當中。據張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2019年5月12日晚消息,鍾玉因涉嫌犯罪已被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對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

作為曾經的大白馬,*ST康得於2017年創下歷史新高,市值近千億,停牌前市值125億元,其市值最高時曾達到940多億。截至今年一季度末,A股戶數多大133141戶。不少機構也深陷其中。中國證金持股8792.12萬股,佔比2.72%,持股市值高達3.09億元。

擬追討15億募集資金

4月28日,康得新披露了2019年主要經營業績和董監高對此的專項說明。

主要經營業績顯示,2019年,康得新實現營業收入14.59億元,同比下降84.05%;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虧損58.10億元,同比下降2169.75%;資產方面,康得新2019年報告期末總資產和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分別為268.37億元和122.90億元,同比下降21.65%和32.23%。

去年7月5日,證監會下發《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顯示,康得新存在虛增利潤總額119億元、未在年度報告中披露控股股東非經營性佔用資金的關聯交易情況等多項違法違規事實。

其中,康得新大股東康得集團利用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服務協議》,分別於2014年至2018年非經營性佔用康得新資金65.23億元、58.37億元、76.72億元、171.50億元和159.31億元。

公告顯示,康得新涉及11起違規擔保,金額合計約53億元,擔保對象包括大股東康得集團和北京益鼎吉祥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全資子公司張家港康得新光電材料有限公司、張家港保稅區康得菲爾實業有限公司、江蘇康得新智能顯示科技有限公司等。

與此同時,截至今年4月24日,康得新尚未結案被起訴類案件共304起,其中被訴金額5000萬元以上的51件、1000萬元以上的71件、勞動糾紛101件、其他小額訴訟129件,累計涉及影響金額約95.78億元(涉及美元已按匯率折算為人民幣),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比例為約52.81%。

康得新還指出,中國銀行(3.47+0.29%,診股)蘇州分行、南洋商業銀行蘇州分行、中國工商銀行(5.23+0.19%,診股)張家港分行、建設銀行(6.29-0.47%,診股)張家港港城支行、農業銀行(3.37+0.00%,診股)張家港分行5家募集資金監管銀行從康得新開設於該行的募集資金賬戶中擅自劃扣募集資金,共計6.56億元。

除該部分募集資金,康得新還有15.13億元募集資金,但被全部凍結。康得新表示,公司已聘請專業律師團隊對其中未扣劃的15.13億元募集資金通過訴訟程序進行追討,並爭取解除凍結,待解除凍結後,公司將以該部分資金用於補充流動資金。

新《證券法》加大處罰力度

今年5月,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表示,證監會集中力量查辦康得新、康美葯業等一批市場高度關注、影響惡劣的重大財務造假案件。這些案件具有一些共性特點:一是造假周期長、金額巨大,往往持續數年時間,虛增利潤動輒幾十億乃至上百億元。二是出現系統性、規模性造假現象,有的公司虛構業務,搞「兩本賬」。三是造假同時往往還伴生違規佔用、違規擔保、內幕交易、操縱股價等違法犯罪行為。對這類案件,證監會將緊抓不放、一查到底。

新修訂的《證券法》已於2020年3月1日起施行。新《證券法》大幅提高了對證券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如對於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從原來最高可處以六十萬元罰款,提高至一千萬元;對於發行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從事虛假陳述行為,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虛假陳述的,規定最高可處以一千萬元罰款等。

圖片來源:康得新官網

縱觀康得新2019年下半年以來的公告,頁面已經被各類訴訟所佔據,內容均指向康得新的債務。對於一些幾乎油盡燈枯的上市公司來說,這筆罰款將會是壓倒它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與此同時,對審核上市公司信息未勤勉盡責的「看門人」,要和上市公司一同,背負行政處罰與民事責任。

瑞華會計師事務所(簡稱瑞華所)作為康得新年審機構,在康得新造假期間,連續三年均為其出具了「標準的無保留意見」,只有2018年年報審計時,康得新已經深陷債務危機,瑞華所才沒有繼續給康得新背書,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但為時已晚,瑞華所因「作為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4年年報的審計機構,明顯未履行勤勉盡責的義務,未起到上市公司『看門人』的作用」,於2019年7月份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4月28日,*ST康得披露公告稱,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公司將2019年年報披露日期由4月28日延期至6月30日。如今留給康得新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