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靈魂之戰:2020美國大選

一、決戰美利堅

一點聲明:我能做到敘述中立,但價值觀無法中立;我支持川普,但反對狂熱的崇拜和明顯有漏洞的言論,我不排斥反川,但說話要講理,缺乏依據的胡攪蠻纏者不用留言。

我要說我跟美國的開國者之一、“美國獨立的巨人”、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一樣有先見之明、一樣富有洞見,我確信自己會遭到無情的嘲笑。

而我也不會無知狂妄到這種程度,但我確實有個觀點和亞當斯總統不謀而合,當然,他比我說的更準確、更睿智。

那是很多年前了,學校舉行的一次辯論會引起了我的思考:制度和人性,到底哪個重要?這個問題無論放在哪個國家,答案都是顯而易見的:當然是制度重要。

相信人性的話,人類又何必制訂法律?又怎麼會有道德譴責和“社會性死亡”的嚴重後果?

但那次辯論也引起了我的思考,這種思考延續了很多年,終於在一次微信辯論中我形成了自己的觀點,起因依然是制度和人性到底到達那個重要,我的觀點如下:

在有些國家,比如古代帝王制,制度和人性同等重要——良好的制度是國家良性運轉的基石,而帝王的道德水準決定了制度的好壞和好制度能否得以很好地貫徹。

我這樣說是基於我在這個國家多年的生活經歷,多年的觀察體驗以及對歷史的閱讀理解:

制度對普通人的約束力最大,隨著人財富地位、社會地位以及權勢的增加,地位越高的人,制度對他的約束力就越小,到了皇帝那裡,已經沒人能約束他了,而皇帝對祖宗之法、現行之制的遵守程度,取決於皇帝的自我約束能力。

而皇帝的自我約束能力當然和皇帝個人的道德修為、治國能力乃至性格都有極大關係。

以上說的是歷史上的中國,歷經兩次世界大戰之後,在全球大部分地區人類逐漸進入和平發展的年代,這種情況下,想要努力建設一個文明的國家和社會,人們則必須藉助制度的力量、法治的力量,而我們所說的法治國家,當然是指從執政者到公民,在依法享有權益的同時也該在適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包括權力和義務的對等。

人們因為享有自由,所以應該遵守法律,這個前提不應該被改變。

那麼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美國本次總統大選中出現的種種問題。

我先說個自己的觀點:不管美國國內怎麼折騰,對其他國家來說,事實怎樣並不重要,而拜登是否作弊,是由美國的媒體說了算。

我為什麼會說這句話?現在我引出約翰·亞當斯的那句話:

我們的制度只適合有信仰、有道德的人,它完全不適合治理其他類型的人。

這個“其他類型的人”,我認為用來指代在本次大選中的民主黨是準確的,尤其看到賀錦麗公開宣稱自己是癮君子並努力促使在拜登任期內大麻合法化,我更贊同亞當斯這句話了。而用這句話解讀目前美國大選中正在發生的很多事情,我覺得講得過去。

我們先看本次大選川普的得票情況:拜登約7500萬票,川普約7100萬票,幾乎是旗鼓相當,但川普四年來經歷了什麼?川普的“美國優先”讓他得罪了國內資本、得罪了國外盟友,加上民主黨不停地給他找麻煩,而拜登什麼都不用做——他只需等待那些反對川普的、討厭川普的給他投票就行了。

什麼叫令行禁止?我確信美國人不知道這個漢語詞語的意思,而美國總統也不可能體會到這種好處。

如果川普政府能做到令行禁止,那麼在他的很多抗疫舉措應該能在第一時間得到貫徹,但實際上呢?

1、一月份川普宣布禁飛疫區航班,被拜登指為“歧視”、“種族主義”、“反應過度”,與此同時WHO的譚書記也批評川普。

2、二月份,紐約州長、民主黨人士Bill de Blasio(比爾·德·白思豪)在法拉盛(Northern Blvd Flushing)餐廳用手抓食物,並對公眾講話指責川普防疫過當,大家應該外出聚餐,此後的2月24日,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建議大家以外出聚餐的方式抗疫川普政府的“防疫過度”。

3、在已經進入緊急狀態的前提下,民主黨治下的洛杉磯於3月8日改地進行,有2.7萬名選手和數十萬觀眾參與此次賽事。

4、3月13日民主黨人士紐約州長白思豪發表評論認為川普發布緊急狀態是防疫過度,號召市民遊行抗疫,拒絕學校停課,3月18日,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Andrew Cuomo)否決了紐約居民的隔離防疫計劃。

……  ……

類似的例子我不舉了,我並不是想為川普開脫,畢竟他又不是我的總統,而且他在防疫過程中的一些大嘴巴言論也確實讓自己失分不少,我想說的是:

長期以來我們對川普防疫不力的印象是怎麼形成的?

是不是通過媒介傳播的?只能是這一條路,畢竟你我都不是川普身邊人,那麼媒介的傳播有沒有走樣?

資訊時代的好處是信息非常多,資訊時代的壞處也是信息非常多,但對那種有著強大的信息對比搜集能力、高度概括能力和邏輯思考能力的人來說,在信息的海洋梳理出相對清晰的脈絡而言,也還是有跡可循的。

所以我個人認為我們得出“川普抗疫不力”這個結論的原因是多數人走進了信息繭房。

至於這繭房是自己織的還是被人給你織的還是你們共同打造的,我就不評論了,因為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繭房一旦形成,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的溝通並不見得一定比信息匱乏時代更加順暢和有效。

以上這種信息,只要去搜,很多,但是注意求證和分辨。

我上面舉的例子,儘管主串流媒體罕有報導,但請相信我,網際網路最可怕的一點正是:凡你來過,必留痕跡,無論如何、多多少少總有蛛絲馬跡,清理不乾淨的——無論是齷齪的言論還是善良而微弱的呼喊,只要你找,或多或少總能找到,沒辦法,歷史自帶記憶功能,並不是強者就能把持所有的聲音。

截止到8月份,美國疫情大概的數據是:

全美疫情最嚴重的州排名前十的,除了佛羅里達和麻薩諸塞是共和黨執政,其他八個州都是民主黨執政,而紐約州最嚴重。

那些“主串流媒體”對共和黨執政州的疫情展開猛烈攻擊,指責川普政府在疫情面前的無能和不負責任,而面對民主黨執政州的情況卻輕描淡寫,雙標之明顯,連同一陣營的彭博社都看不下去了,撰文批評這一現象,文章開頭就說:“病毒可不管你來自哪個黨派”,截圖如下。

對內,民主黨和他們背後的矽谷精英以及華爾街資本把疫情造成的民怨沸騰成功轉化為拜登的勝選動力,對外,美國的媒體塑造並引導了川普抗疫不力的輿論風暴,刮向全世界,也已經取得全勝戰績。

美國防疫失敗我的總結是:1、美國是和全世界聯繫最密切的國家;2、美國人民是世界上最不好管理的人民;3、美國總統是全世界防疫工作中最沒有權威的領導人;4、川普有個處處搗亂搞破壞的民主黨對頭。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秦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6/1527579.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