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時尚天地 > 正文

法國「女人味兒」,為何舉世聞名?

作者:

法國香水世界聞名,被稱作神秘的「女人味兒」。帕斯克里·聚斯金德在他的小說《香水》中虛構了一名嗅覺靈敏的天才人物,那傢伙總是喜歡追隨各種香味,書里描述的氣息「如海風般清新,如堅果油般甜美,如杏花般柔嫩」……這樣的文辭,夠饞人了吧。追求馨香,早就是人類的一大心事。法國著名品牌「嬌蘭(Guerlain)」的設計大師Roja Dove曾放言:「當你買了一瓶香水,也就買到了一個夢想。」

(下圖;法國香水「迪奧」的宣傳廣告)

《舊約》里記載了三位東方智者提著禮物尋找「聖嬰」的故事,他們手上是當時最稀有的東西:黃金、乳香和沒藥。三樣物品,兩份香料。乳香和沒藥至今還是製作香水的常見原料。

龍涎香(Ambergris)屬於動物性脂肪質香料,它是怎麼來的呢?當「抹香鯨」捕食甲殼類海洋生物時,腸胃便分泌一種粘稠的消化液,織成一條形狀不規則的大麻袋將所有獵物囫圇吞棗地包裹起來,吸收一陣之後,那條已經陳化變硬的破麻袋裹挾著貝類的渣子稀里嘩啦地排出體外。因為輕,漂浮在海面上,乍看,像腐爛已久的膏狀碎木。樣子雖丑,卻是百年不遇,捕到龍涎香就等於救起了財神爺,一克海珍珠,一克龍涎香,等重交換。富有東方韻味的香水常用它做輔料,調製出來是純凈的琥珀色,香氣濃烈而紮實,給人以朦朧、高貴、神秘的古典情調。最典型的代表就是「聖羅蘭(YSL)」1977年出品的「鴉片(Opium)」 香水,怪異的名字配奇特的香味——這個產品名列「世界十大名貴香水」排行榜的第五位,每盎司高達170美元。

(下圖:法國南部享譽世界的「鮮花之都」——格拉斯小鎮)


植物性香料既有木香,也有花香。中國人最熟悉的木香當屬「檀香(Sandalwood)」,印度和東南亞都有出產,香精是從檀香木的碎屑和樹枝里提取的,黃色液體,類似乳膠。一半以上的優質香水,都採用檀香做基礎原料,很多人喜歡這種淡淡的木香。

花香就更龐雜了:嫩綠的「熏衣草(Lavender)」,淺黃的「檸檬(Lemon)」,粉白的「康乃馨(Carnation)」,金色的「夜來香(Evening Primrose)」……最常見的當屬玫瑰和茉莉。

格拉斯山丘坡地上的「五月玫瑰」曾是法國香水的專用原料,可惜,後來供不應求,保加利亞的「大馬士革玫瑰」和埃及、摩洛哥的一些品種便紛紛湧進來。據說,一磅香精得搭進一千磅玫瑰,這些嬌嫩的花瓣務須趕在朝霞臨窗之前,帶著晶瑩的露珠採摘,否則,陽光一來,孱弱的香味早被嚇飛了——最好是皓月當空,蟲聲呢噥,少女纖細靈巧的手指便能捕獲到最新鮮的蓓蕾。不同的屬種能提煉出蜜香、甜韻等17種味道,幾乎任何香水都繞不開它,難怪玫瑰有「花油之冠」的美譽。

(下圖:法國香水中的一流品牌——「夏奈爾」)



中國人對茉莉再熟悉不過了,在歐洲,西班牙的「皇家茉莉」最著名,可惜產量極少,每英畝勉強能收半公斤花蕊。夜靜更深、地氣濕潤,茉莉的馨香便格外濃釅。它的脾氣酷似玫瑰,採摘也要挑選時辰,最好是頂著滿天星星,不見一絲日光,只有這樣,花兒的香氣才能凝結下來。茉莉、玫瑰很像中國古代的新嫁娘,金貴,嬌羞,紅紗蓋頭替她遮蔽著日月星辰偷窺的目光。

說到提煉香精,格拉斯的香水師們最在行,他們常對遊客炫耀:「你知道嗎?提煉一公斤花油需要600公斤茉莉花蕊,持續時間超過三個月。錢呢?至少投入六萬法郎!」雖說代價慘重,畢竟已然萃取出了香水的靈魂。

歡樂(Joy)」是茉莉香型的代表之作,「第凡內(Tiffany)」則是茉莉、玫瑰、混合叢林基調的一大典範。歐洲女性熟知它們的大名,更了解它們的昂貴,這兩種香水每盎司的單價都超過了200美元,堪稱為名列前茅的「液體鑽石」。

當然,也有造物主力所不及的時候,並不是任何一種香料都能提純成為香精,比如「幽谷百合(Lily of the Valley)」就屬於此類,調配這種香型只能依賴人工合成。幽香淡淡,徐徐而來,居然沒有完全採擷上帝花園裡的一枝一葉。

據說,可配製香精的原料多達8000多種,而嗅覺敏銳的香水調配師至少須熟悉3000種以上。這些奇才絕不是會說話的警犬,而是才智超群、修養深厚的文化人,他們辨別香味的能力一半來自天然氣質,另一半則仰仗精神滋養。被尊為「香水天才」的讓·保羅·蓋爾蘭先生最喜歡讀繆塞、波德萊爾和司湯達。看來,香水背後拼的還是文化。

 

責任編輯: 紫薇   來源:選自張繼合新著極品格調當代中國出版社2008年5月出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時尚天地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