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胡少江評論:哥本哈根的中共代表團有點煩

全球矚目的聯合國氣候峰會本月七日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正式召開。會議充滿了火藥味。各國代表在大會發言中互不相讓,發達國家認為發展中國在溫室氣體減排上也應該做出與之發展程度相應的承諾,否則世界將無法有效地遏制氣候變暖的趨勢。而發展中國家則認為自己是發達國家長期排放溫室氣體的受害者,不僅不應該做出承諾,還應該受到補償;因此反對任何對發展中國家設定的具有約束力的減排指標。

  

2009年12月3日,遠眺城市污染包圍中的武漢市。(法新社圖片)


中國代表團對哥本哈根是有備而來的。在大會開始兩周前,中國政府公布了二零二零以前中國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計劃,那就是在要在二零零五年的基礎上,實現單位國民生產總值的排放降低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四十五的目標。這個計劃一公布,來自各方面的第一反應似乎都還不錯,中國似乎對在世界氣候峰會上爭取主動有了不少信心。中國不僅宣布了中國總理將參加峰會,而且還派出了發展中國家中規模最大的代表團與會。

但是,第一個回合交鋒下來,中國代表團便感到「有點煩」。團長解振華在這個國際會議召開的第一天舉行了一個只有中國記者參加的加招待會。經過一天緊張會議的他一臉疲憊地出現在記者會場。只是當確定了會議的參加者只是中國記者之後,他才頓時顯得輕鬆了不少。但是一旦談及當天的會議,他的不滿和煩躁立即顯現出來,連續用了三個「不」字來表達對西方國家要求中國提高減排的強烈不滿。他用的三個「不」就是:不合理、不切實、不科學。

中國代表團的煩躁可能有三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中國的減排計劃似乎正在招致越來越多的質疑。中國的計劃初看上去很美,但是一經推敲,人們便不難發現,中國的「減排計劃」其實是一個「增排計劃」。如果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在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二零之間能夠實現百分之八以上的經濟增長,同時實現排放強度減少百分之四十的目標,那末中國的排放總量實際上將增長一倍左右。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排放國,在其他主要排放大國決定減少排放的絕對量的同時,中國卻提出這麼一個增加排放的絕對量的計劃,說起來不太理直氣壯。這也是西方國家要求中國提高減排的事實基礎。

中國代表團煩躁的第二個原因是中國的立場在發展中國家之間也備受爭議。受溫室效應影響最大、承受能力最弱的是那些最窮的發展中小國,尤其是那些受海平面上升威脅最大的小島國。他們的代表在會議的第三天明確地提出,此次會議應該達成一個比《京都議定書》更為嚴厲的新協議。這個協議不僅應該對發達國家、也應該對像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大國具有約束力。中國對這個方案馬上提出了反對。中國的立場引起了這些國家的強烈不滿,因此中國所期待的發展中國家用同一個聲音說話的計劃也就成了水中閣樓。

另一個使得中國代表團煩躁的原因是,像巴西這樣的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大國,在減排問題上所採取的立場比中國主動。這對中國的國際形像有不少負面影響。巴西政府在參加氣候峰會前也提出了減排目標。根據京都議定書的規定,作為發展中國家,巴西本來也沒有具有約束性的減排義務。但是巴西卻自願做出了絕對減排的承諾。無論是用排放總量、怕放密度、人均排放等任何一個指標來衡量,巴西溫室氣體排放上的責任都要比中國要小得多。巴西與中國在這一重大國際問題上不同立場的對比,使得一向聲言要做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的中國在面子上很有些掛不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