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震驚!中國大陸連蒙古都沒法比

——中國大陸離「全民分紅」時代有多遠?

蒙古國31日政府非例會決定,近280萬本國公民每人分得戰略大礦塔溫陶勒蓋煤礦536股股票紅利,這是蒙政府首次以股份形式向全體公民分紅。(《人民網》3月31日)

如此全民分紅令人艷羨。據悉,早在去年蒙政府就決定用兩年時間向每位公民發放150萬圖格里克,人民幣約8300元的福利,履行讓國家礦產資源的收益惠及每個公民的承諾。國家資源是全民所有的,作為國企,其收益等自然應該向其理論上的全體股東,亦即全民進行分紅,讓普通民眾也能享受經濟發展和國家礦產資源開發所帶來的利潤,這是政府道義和民眾訴求所在。

其實,在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後,出於刺激消費、拉動內需以及維護社會公平的考量,全民分紅也曾經被納入社會各界關注的視線。比如全國政協委員劉漢元曾在去年兩會上表示,發5.2萬億消費券惠及全民,是最有效拉動內需的選擇;再比如繼成都、東莞等地推出消費券之後,杭州市也曾發放各類消費券,發放金額高達一億元,約六十萬人受惠,困難家庭受益匪淺。

但應該看到,我們發放消費券的目光多集中在拉動內需、刺激消費上,是工具和目的導向的;而蒙古的全民分紅則是基於礦產資源全民所有、國企收益應惠及全民股東的本質性質和應有道義,這是對「生產資料全民所有」內涵的更好詮釋。可以想像,全民分紅之下,隨著國企的發展壯大,隨著經濟的提升,發展和收益無疑能以看得見的方式惠及全民,得到分紅的民眾,既可享受發展成果,也就能以消費拉動內需,反過來更好的促進經濟發展。

其實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得益於健全的法制和強大的工會力量,大型企業的發展和盈利,也會以另外的方式惠及員工,比如更高的工資、更好的福利等。比如企業盈利較高、發展快速,那麼工人可以通過工會的力量,向資方施壓,以獲得更好的報酬,享受更好的生活。反觀我們,工資協商機制效果不彰等等原因,使得漲工資更多是美好的渴望,即如桌面放個「李嘉欣」也只徒具安慰意義。

當前公眾最為關心的就是發展如何能更好的惠及全民,這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國企紅利分配,亦即國有經濟的發展,國有企業的強大,如何讓全民股東分一杯羹;縱然形式可以多樣,但卻絕不能少。以此而言,蒙古國的全民分紅值得我們好好思量。近日,包括石油、電信等行業巨頭的成績單紛紛出爐,盈利能力令人咋舌,可即便他們一天賺多少個億,若不能回饋社會公眾,又有多大意義?加之收入分配機制不合理,監督約束缺失,反而極易造成收入差距過大,引發社會不公等矛盾。佔據政策優勢高地,上繳的紅利少的可憐,股票分紅慘不忍睹,一句「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滿倉中石油」,不知包含多少辛酸淚。由此,禁不住要問一句:我們離「全民分紅」時代有多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