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最後忍者」:忍術已無立足之地

/uploadfile/2012/1125/20121125085910762.jpg

忍者的武器及配備。

日本幕府將軍和武士的時代早已遠去,不過這個國家還有一名──可能是兩名僅存的忍者。

效力於大名、封建貴族和武士進行間諜、暗殺活動的日本忍者向來給人感覺神秘莫測。

由於忍者任務大部份為秘密行動,史料記載有限,這往往讓一些好萊塢電影製作人、小說家或漫畫家發揮了他們天馬行空的想像力。

不過,被稱為日本「最後忍者」的川上仁一回應說,把忍者描繪成能在水面上疾走或瞬間消失都是不可能的,「無論怎樣訓練,忍者也只是人」。

根據日本伊賀流忍者博物館,甲賀流忍術伴家忍第21代宗家川上仁一是日本公認唯一在世的忍術大師,他自6歲開始師從石田正藏學習忍術,在18歲時便已經繼承衣缽。

/uploadfile/2012/1125/20121125085910104.jpg

川上仁一

川上仁一說,剛開始時他並不知道自己正在學習忍術,以為只是在玩耍。「我曾經懷疑師父是否想把我訓練成一個盜賊,因為他教我如何無聲行走和如何潛入屋中。」

川上仁一表示,雖然他用草藥混合而成的毒藥不能致人於死地,不過卻能讓中毒的人以為自己患上傳染病

忍術

依靠口耳相傳的忍術一般來說是由父傳子代代傳承,不過也有很多忍者是被收養。

忍術至少有49個流派,當中,川上仁一師承的甲賀流與另一流派伊賀流由於曾效力徳川家康等有權勢的大名,因而齊名成為兩個最有名的忍術流派。

「最後忍者」:忍術已無立足之地

忍者

在江戶幕府時代,一些官方文件寥寥數筆提及了忍者的活動。

川上仁一說,忍者並不只是作為殺手,他們同樣也有日常生活,「因為你不能夠只靠做忍者來維持生計」。

關於忍者的日常職業有多種說法,一些忍者據信為農夫和商販,川上仁一則說,在江戶時代的一些忍者成為了武士。

生活在21世紀的忍者川上仁一是一名經過培訓的工程師,穿上套裝的他看起來與一般日本上班族無異。

「最後忍者」

「最後忍者」的名涵可能並不專屬於川上仁一。現年80歲的初見良昭自稱為戶隱流第34代宗家。

初見良昭也是國際武術組織武神館的創辦人,武神館擁有超過30萬來自世界各地的學徒,當中據稱包括一些外國的軍事和警察人員。

「最後忍者」:忍術已無立足之地

初見良昭

在衣缽相傳上,沒有門徒的川上仁一與初見良昭倒是意見一致,他們已決定不會任命任何人繼承為下一任忍術大師。

僅在日本三重大學兼職任教忍者歷史的川上仁一說:「在日本內戰或江戶時代,忍者刺探、暗殺和混合藥品的能力或許還有用武之地。」

然而,他認為,現在已擁有槍械、互聯網和更好的藥品,忍術在當今社會已沒有立足之地。

擁有眾多學徒的初見良昭也同樣決定不會挑選繼承者。

「我的學生會繼續練習一些忍者曾使用過的技術,不過,現在已經沒有註定要繼承忍術衣缽的人了。」

責任編輯: 吳量   來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