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彭麗媛唱的「希望的田野上」今天還有希望嗎?

十八大召開之後,中共各大官媒奉命把新任總書記“人性化”、“平民化”了好一陣子,其中最能滿足普通讀者胃口的內容自然是習近平和他歌星夫人的故事。故事中說:每逢外出,習近平的旅行袋裡總帶著一個小錄音機和幾盒彭麗媛演唱的錄音帶。他雖然不太會唱歌,但特別喜歡聽妻子的歌聲。

從藝術數十年來,彭麗媛演唱過的中國民歌和黨歌前後不下百首,其中最為丈夫習近平所喜愛的也是隨著時光的流逝而證明最有生命力的幾首著名民歌,諸如歌劇《小二黑結婚》中的《清粼粼的水來藍個瑩瑩的天》、《在希望的田野上》、《太湖美》、《誰不說俺家鄉好》等等。

不過已有網友調侃說,自習近平同時出任了中共黨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之後,他最喜歡的夫人歌曲就改換成《十送紅軍》、《綉紅旗》,以及《軍港之夜》還有《我的士兵兄弟》了。

雖然這不過是網友們的調侃而已,但筆者還是傾向於相信至少是最近這些天來習近平一定是怕聽或者說不敢再聽他夫人年輕時演唱過的所有歌詠青山和綠水、藍天和白雲的抒情民歌。

曾幾何時,經彭麗媛口中唱出的《清粼粼的水來藍個瑩瑩的天》、《在希望的田野上》、《太湖美》、《我的家鄉沂蒙山》、《誰不說俺家鄉好》等抒情民歌令無數中國大陸聽眾陶醉於甜美的思鄉情懷之中。

《清粼粼的水來藍個瑩瑩的天》是歌劇《小二黑結婚》中女主人公小芹的精典唱段。

該歌劇是根據著名山西籍鄉土作家趙樹理的同名小說改編,中共建政之初為把這個小說中的感人故事搬上舞台,歌劇創作者特別前往山西農村體驗生活,這才有了“清粼粼的水來藍個瑩瑩的天”這兩句用鄉土方言對當年山西農村純美的田園景觀的絕佳彩繪。而被共產黨政權糟蹋了六十多年後的今天,先不說山西的空氣污染已經名列世界之最,山西的化工廠已經通過向河流排毒禍及了鄰近好幾個省份,就說整個中國大陸,到哪還能尋得見一汪“清粼粼的水”,到哪還能看得著一片“藍瑩瑩的天”。

筆者本人也是山東籍,曾幾何時也被彭麗媛所演唱的家鄉民歌《我的家鄉沂蒙山》所陶醉:“泉水流不盡,松柏青萬年,梯田層層綠,水庫銀光閃......”。

同樣是描寫山東地區當年之山清水秀的著名文藝作品至少還有老舍的《濟南的冬天》------當然是被共產黨政權糟蹋之前的濟南冬天。文中寫道:“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麼清涼,那麼藍汪汪,整個是塊空靈的藍水晶。”

而眼下的濟南的冬天是一付什麼景象呢?據中新網濟南1月14日電:根據山東省環境保護廳發布的數據,濟南近一周PM2.5檢測站的指數幾乎全部高於100。甚至多日已達“嚴重污染”級別,多數市民出門感覺“呼吸困難”,即使不戴口罩的市民也用圍巾“過濾”著空氣。記者發現各大藥店的口罩銷售一空,甚至是32元一個的綠盾秋冬抗菌PM2.5口罩也是賣到斷貨。

曾幾何時,彭麗媛在她的《太湖美》中唱道:“太湖美呀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水上有白帆,水邊蘆葦青,水底魚蝦肥,湖水織出灌溉網,稻香果香繞湖飛”。

現如今呢,有中國官方的統計數字說,太湖湖畔林立著2800多家工廠,使太湖“榮膺”全國最大和污染最嚴重的湖泊之一。湖水由於大量工業污染源,藻類茂盛瘋長,已呈現一片綠污顏色。幾年前還有官方媒體報道說,太湖水的嚴重染污甚至導致了無錫市居民家裡的自來水都發出一股股的惡臭。

筆者為本專欄撰寫的上一篇文章題目是《風景這邊獨好?幹嘛還往美國跑?》,無論他習近平在新年茶話會上是否真的“喝高了”,他借用毛澤東的詞句形容自己領導的“東方”是“風景這邊獨好”的話音才落,被中共政權自己的一級官媒稱之為“毒霧”的超重度空氣污染連續多日遮蔽著近半個中國。

本文完稿的十四日晚上的最新官方報道內容是:連日來,我國中東部地區厚重的霧霾久久揮之不去。大霧中,一條深褐色的巨大污染帶斜穿1/3的國土,從北京、天津到石家莊,從鄭州、南通到貴陽,空氣污染指數紛紛“爆表”,74個重點監測城市近半數嚴重污染,北京、濟南、石家莊、南寧等城市各大醫院裡,呼吸內科、過敏源測試科等接診人數在短短几天時間裡飆升了7至8倍。

北京空氣質量已連續5天嚴重超標,城區PM2.5值一度逼近1000。北京市環境監測中心數據顯示,截至14日10時,城區和南部地區直徑小於2.5微米的顆粒物(簡稱PM2.5)小時濃度仍在每立方米250微克以上,遠超過2012年頒布、2016年實施的《環境空氣質量標準》規定每立方米35毫克(一級天)和75毫克(二級天)。

中華全國總工會主辦的《工人日報》昨引用多項權威數據報導,中國已成為大氣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之一,58%城市空氣中所含懸浮粒子濃度超過世界衛生組織標準5倍,各地市民就相當於“吸塵機”和“過濾器”。

國際通行衡量空氣污染標準是測量每立方米空氣中所含懸浮粒子,世衛標準是每立方米20微克,但中國只有1%的城市居民生活在40微克的水平以下,58%城市空氣中的微細粒子更在100微克以上。而目前中國國家標準設定在每立方米100微克,若依照世衛標準,幾乎所有中國城市均不合格。

專家直言,長期下去,天天吸毒氣的中國城市居民,所受危害比前蘇聯車諾堡核電廠事故的核輻射嚴重,引發大量肺癌、不育、神經受損病例。

面對如此嚴酷現實,《人民日報》顯然是在代表最高層向全民表態說:“經濟發展再也不能走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從源頭上扭轉生態環境惡化趨勢,我們才可能擁有天藍、地綠、水凈、風清的美好家園。”

但是,人們都沒有忘記,當年江澤民在位時已經憂心整個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模式是“吃祖宗飯斷子孫路”,日後經過了胡錦濤的十年,情況是變好了還是變得更壞了呢?《人民日報》的文章當然是要為胡錦濤這十年評功擺好,但老百姓最直觀的感覺就是砂塵遮天蔽日、毒霧令人窒息的持續天數一年比一年多。

曾幾何時,彭麗媛的一首《在希望的田野上》在整個中國大陸家喻戶曉,人人會唱,“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我們世世代代在這田野上勞動,為她打扮為她梳妝......我們的未來,在希望的田野上......”

現而今,整個中國大地被“打扮”和“梳妝”成了這付樣子,誰的未來還能還敢寄托在這片令人失望的田野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