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習近平視察 這樣的君臣對答 今天已成絕響

—新春記事

二月三日,時維新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視察甘肅渭源縣元古堆村,走進貧家,親親切切抓住老戶主馬崗的手,大概想不到說什麼,就問:「燈光怎麼這樣昏暗?」馬崗惶然掉頭,望望習近平身後的甘肅省書記王三運、省長劉偉平,只見二人一臉肅殺,慌忙把答話吞回肚裡。

習近平不明白馬家為什麼不像中南海那樣燈燭輝煌,雕欄玉砌,實在一點都不奇怪。宋仁宗年間一個上元節,福州知府蔡襄下令家家點燈七盞,以盡歡愉。儒生陳烈做了個大燈籠,上書:「富家一盞燈,太倉一粒粟;貧家一盞燈,父子相對哭。風流太守知不知?猶恨笙歌無妙曲。」蔡襄見了,大為慚愧,下令罷燈(《柳亭詩話》卷二十四)。今天,貧家燒一盞如豆昏燈,電費也難負擔,只是風流書記不知道,更不會感到慚愧。

春秋齊景公生活奢侈,台榭以錦繡為飾,苑囿所畜鳧雁以菽粟為食,後宮佳麗更獲賜金帛珠玉無數。有一天,景公出遊,見路旁有死者,就問國相晏子:「此何為而死?」晏子回答:「此餧(飢餓)而死。」景公不禁自責說:「嘻!寡人之無德也甚矣。」晏子乘機勸他改過,與民同樂:「有請於君:由君之意,自樂之心,推而與百姓同之,則何殣之有(那裡還會有人餓死)!」這樣的君臣對答,今天已成絕響(《晏子春秋》卷七)。

今天,習近平見貧家無錢點燈,不會說「吾黨之無德也甚矣」,卻會說「我們的黨,是個偉大的黨」;習近平手下也不會乘機勸他「自樂之心,推而與百姓同之」,卻會沉著臉,教馬崗不敢隨便講一句話。

中共上下,最懂得的,是甘言滿口。習近平對元古堆村四百多戶貧家說:「我們一塊兒努力,把日子越過越火紅。」他的副手李克強新春期間則走到內蒙古包頭市,對農民說:「我在政府工作,是給你們打工。」習、李不會說的是:「共產黨給你們打工,你們假如不答應,就開坦克車把你們剿殺。」「我們習、李兩家孩子,都送了去美國留學,早晚炊金饌玉,用錢如水;所以,你們包頭市這些貧民,不得不九百人共用一個廁所,送孩子上小學更是奢望。」

海南省文昌市大年夜晚,一家酒樓有個女侍應,待客人杯盤狼藉相與散去之後,獨自坐下來,吃殘羹剩菜,作年夜飯。這段花邊新聞,習、李看見,不知又會有什麼說詞。我們只知道,中共國食前方丈者,十九亦官亦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3/0225/286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