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中共不敢說的絕密:處理污染土地 中共經濟成果將化為烏有

——王維洛 不敢說的秘密:處理污染土地 中共所謂經濟成果將化為烏有

最近大陸媒體爆料中國多個地區上市的大米被鎘等重金屬嚴重污染,僅在廣州市食品藥品監管局網站公布的一次抽驗結果,就有44.4%的大米及米製品被發現鎘超標。據悉,“鎘大米”是因為種植水稻的土壤受重金屬污染所致。根據《中國稻米質量安全現狀及發展對策研究》一文指,中國目前有1/5的耕地受重金屬污染,涉及11省25個地區。由於“鎘大米”僅憑肉眼,不能辨出,很多民眾擔憂要避免食用“鎘大米”幾乎是不太可能。不過,最近中共官方媒體宣稱,中國正在繪製涵蓋81個化學指標的重金屬污染地圖。但此舉遭到了一些專業人士的質疑,認為原中國國家環保總局與國土資源部早在2006年就曾做過全國土壤污染調查,污染數據以“國家秘密”為由至今沒有公開。而且近年來土壤重金屬污染愈演愈烈。

那麼這次當局繪製污染圖,和以往相比,會有什麼不同嗎?下面就請旅居德國的著名學者、水利環保和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在今天的節目里來談談這個話題。

記者:王博士,您好!(王維洛:你好!)我看到一些媒體指,中國其實已經進行了多次有關這方面的調查研究。《南方都市報》的一篇報道就提到,在2009年的環保部編製污染調查總報告、就耗資高達10億元。但這些結果都沒有向公眾公布。那您認為這次的調查會有什麼不同嗎?

王維洛:當然我們首先應當正面的評價它現在正準備繪製的這張圖,第二,根據他報道,它是在兩萬五千分之一上繪製的,那首先我告訴你們這張圖它不會公開的。因為兩萬五千分之一圖是中共總參謀部繪製的,這張圖是保密的,它不會公布的。而且在這麼大的一個上面繪製圖的話,它的實際意義並不大。兩萬五千分之一這麼大的圖來繪製,不知道哪一塊地是污染的,哪一塊地是沒有污染的。

我們還是以德國的例子。德國的地塊大小不等。幾個平方可能是一塊地,幾萬平方也可能是一塊地。那如果一塊土地被污染了,那它就畫到邊界的地方全部是污染了,那他就標出這塊地是污染了,這塊土地就不能種植莊稼。那所有的鄰居都知道他家的這塊地是被污染的。

中國的土地污染最現實的意義就是知道了土地污染以後,我是不是能讓它繼續種莊稼,在上面蓋房子等等,這是最重要的。現在中國的情況就是,大家都喊中國有五分之一,或六分之一的農田是受到重金屬污染的,但是誰也不知道具體是哪塊地是被重金屬污染了。溫家寶在離職時,很驕傲的宣布了他保住了十八億農田的這條紅線,但是根據你的資料,裡面至少有五分之一的地是被重金屬污染的。就是說起碼有兩億到四億畝的土地是被重金屬污染的。如果被污染的農田不能繼續種植大米小麥等,那你這就不是農田了,那就是減少了四億畝農田。但是你還是在讓它種大米種小麥子種玉米。那雖然土地沒減少,但你在被污染的土地上種的,那生產出來的大米也是被重金屬污染的。你的重金屬鎘大米的來源就永遠也消除不了。那你說你繪的那張圖有什麼用。上次調查是農業部,環保部、國土局三家聯合調查的。主要的資料應該在農業部和國土部。你要想阻止鎘大米的生產,起碼應該是三家聯合繪製的。而且如果從中國的分工來說,也不應該是地質部繪。因為地質部是管地質的,不管土壤的。所以說他們自己這個的這個管理範圍有點錯位。

記者:那這種做法是不是忽悠老百姓呢?

王維洛:也不是忽悠百姓,但反正你做完後不公布的話,就等於零。舉個例子,在德國你可以知道每一塊土地污染的情況,就是說你是土地主你可以看,或者是旁邊的鄰居覺得他們家的土地是不是污染,可以去詢問。或者你是土地開發的,你可以去問。它有這樣一套系統。每一個土地他能告訴你在這塊土地上,以前開過什麼礦,都有詳細記錄的。在這個問題上就是說我們最關心的就是採取什麼措施。

我們看中共政府也沒有說過它採取什麼措施,它就是說污染土地完全恢復需上千年。上千年是多少年,可能是幾萬年,十幾萬年,百萬年,因為重金屬的衰減是很慢很慢的。那麼中共政府就面臨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你要徹底按照德國的例子,這塊土地污染了,你要把它清洗。清洗就是說把這塊土地上的土全部都挖出來,挖地三尺,然後搬到土地清理場去,經過化學清洗以後,把鎘分離出來,然後再把土拉回來,回填。那這時土裡面的鎘的含量就恢復到正常的範圍之內。也就是說中國有四億土地的話,每清理一畝土地用十萬人民幣的話,那就是四十萬億人民幣。所以中共政府根本就不敢提要清洗農田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它需要多少成本,中共政府根本不敢告訴老百姓。這能夠把它這麼多年的所謂的經濟成果全部化為烏有。

記者:從大陸媒體報道上看,中共當局應該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王維洛:現在中國走的還是這條路啊,它不是有三自信,認為它走的這條路是對的嗎。如果說西方走的路是先開發後治理,那中國走的就是先開發不治理的路。那它覺得自己走得很對,就它的道路自信,它這條路還得繼續走下去,如果中國人還能容忍的話。


說鎘大米的污染對人類的危害,在日本被人們第一次認識的,是一家公司在那裡開發礦產,然後就把河水污染了,河水污染了以後就把帶鎘的水灌溉了農田,種出來的大米就是鎘超量的。人吃了鎘超量的大米以後,會影響到腎臟,鈣質會流失,人會骨痛。叫痛痛病。

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中國上大學的時候,當時可能是全國是第一個開環保課的。當時好像是找不出中國有什麼環保事故的案例,就把這些事例拿出來講,就日本人的這個痛痛病是一個重點,就是日本人他先開發了,但他不知道後果,後來知道了以後,這個公司就賠償,日本現在就沒有再發生這種事情。但是現在這些人還有沒有死的,他們還在賠償。痛痛病的病人很痛苦,這一生就是骨痛,最後死的時候就是在疼痛的呻吟中死去。當然中國的醫生就算知道這是骨痛病,他也不敢把它和鎘大米聯繫起來。就像今天看到這個孩子得腎結石,他不敢把腎結石和三聚氰安奶粉聯繫起來,法院也不敢這麼判。因為中國還沒有一個公司為鎘大米進行過賠償。為什麼這個圖它不能標得這麼細,只能在大比例尺度上標,不能公布出來。你只要一公布出來,我們就可以根據這張圖,找到誰是污染者,那就有人要去找他賠償。誰污染環境誰賠償,這是中國環境污染法里也有的。

記者:另外我也看到目前中國的一些住宅樓房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就是在有污染的土地上建的……但好象並沒有引起人們太多的關注。

王維洛:這個在污染土地上蓋房子是中國很嚴重的一個問題,也是中國人不太了解的一個問題。那麼中國是不管不顧的,中國是人人害我,我害人人。把污染的工廠從城市遷到農村,現在基本就是稻田周圍建的是污染的工廠,所以稻田就特別容易被污染。原來污染工廠的土地就被開發商拿去蓋房子。所有人都以為蓋了房子,這個污染的土地就對人沒有危害,這不對,對人類污染還是很嚴重的,特別是對兒童和老年人。污染的土壤源會發出有害的氣體,人感覺不到。

它現在不重視這個問題的話,現在中國很多很多的房子都是在污染土地上建的。你需要記錄,重新趕緊進行登記,象德國一樣,就是工業廢棄地的登記。然後你再做出一個決定,這個土地將來怎麼辦。這裡就關係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信息要公開的問題。信息必須公開。環境運動是從下往上推著政府幹的,如果沒有民眾的支持,那麼你政府幹什麼事情都是幹不成的。只有當民眾知道了它的危害以後,大家一起來參與治理,來參與防治的話,環境才能向一個好的方向發展。那麼你政府把這些所謂的數據都藏起來,認為這是國家機密。那你就是把民眾當做敵人在看待。

記者:您認為中共當局不願意公布這些數字是不是擔心會影響社會的穩定?

王維洛:你數據不公布,等我了解到問題很嚴重的時候,我的憤怒就更大。象現在的鎘大米一樣,農田被污染的農民他是受害者,但他種出來的大米,他說這個大米我不吃,我賣給別人吃。那個廠家說這個生產出來的大米,本地不吃我賣給外地吃。最後你說報應會報應到誰頭上?就報應到自己的頭上。也許今天你認為你沒有吃鎘大米,但是也許你吃了鉛中毒的大米,砷中毒的大米。也許你的孩子喝了這個三聚氰安的奶粉。這就和政府的行為是一樣的。當你在害人的時候,別人肯定在害你。

記者:中共當局是不是希望能拖多久就盡量拖……

王維洛:你要這樣的話你就不要談什麼環境保護,也不要談什麼社會穩定。因為一個政權的穩定在於民眾的信任。民眾對你失去了信任的時候,你這個政權也就完了。信任靠什麼,信任靠信息的公開。

現在就是說我就挺嘛,我希望我這個政權能挺上千年,污染上千年以後它自己就治好了。所以說它這個問題很嚴重。這個問題要討論的話,這個原因是誰?說的難聽一點,我把中國的污染叫做有許可的污染。好萊塢有個電影,叫《有許可的殺人》。中國的環境法里規定,排放污染要問環境保護部門,申請取得排放許可以後,方能排放。而這個環境部門現在是在賣這個排放許可。誰給它的錢多,它就發放許可,這是措施嗎?你就是拿錢在買許可嘛。所以說鎘大米的污染是一種被許可的污染。

記者:那您認為當局現在再繪製這張污染圖是什麼意思呢?

他繪這個圖的意思就是說,中國有很多人還在做的所謂的科研,他會得到很多認識,這些認識有的是可以公開發表的,有的是不可公開發表的國家機密。因為這條路它還要走下去嘛,它還要向以前一樣的排放嘛,就是說鎘的排放還會越來越多。這些礦產不開了,這些化肥不用了,它沒這樣說過。中國的化肥就像人抽大煙一樣,土地就象人一樣,用了化肥以後就像人抽了大煙,你要是一年不上化肥,它就不給你產糧。這不是鬧著玩的,真的不產糧。

所以這個問題就是,當人走到一條錯的道路上,一直往下走,而且你還不去認識到這個錯誤的話,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聽眾朋友,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