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炎黃春秋》雜誌副社長楊繼繩談對薄案判決看法

1、記者:對薄熙來的量刑,您認為算是從重還是從輕判處了?

楊繼繩:看這麼說如果從公布的罪行來看,那就比較重,不過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公布。沒有正兒八經的罪行加在一起,那就不重了。法庭公布的幾項罪行不是罪行的全部,咱們中國人都知道,無期徒刑對他來說,跟10年也差不多,從10年到死緩其實都是一樣的,死緩也死不了,10年也是,最後做幾年牢保外就醫就出來了。

如果從2000多萬說判無期,也是可以的。我預計是判死緩吧,2000多萬還是可以的,判刑不是他所能決定的,是上層通過政治討論的,政治上到底有什麼我們不是很清楚,他們不讓我們外面看見,國內猜測很多,也不好說哪個猜得對哪個猜得錯。

2、記者:薄熙來在8月份庭審期間,態度強硬的否認了所有對他的控罪。那麼您認為這是否影響到了對他的量刑?

楊繼繩:也可能有影響,也可能沒有影響。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這個說法在法理上來講是不正確的,怎麼判要根據證據,根據量刑,有證據的罪行來量刑,不能根據態度來量刑。在中共治下,不完全發達的國家,態度可能有點影響。因為他(薄)是對當局的一種對抗。

3、記者:濟南中院在庭審前和這次宣判前,引用發布了很多古今中外的法制格言。您認為當局通過薄案營造法制進步的意圖是否成功了?

楊繼繩:達到了一部分。你就說公開,通過微博公開,整個審判過程。當然,被刪了一部分。比過去有進步,但是還不是很獨立,像司法獨立的目的還是沒有達到,司法不可能獨立,透明公開,透明公開他的罪名也不是全部公布,也不是很透明,達到了一部分,沒有全部達到。

4、記者:薄熙來若宣稱上訴,這出審薄大戲也將進入第二季。那麼從審薄後這一個月來,中共政壇的種種動向,您認為第二季的發展,是否有可能產生新的變數,又有什麼看點?

楊繼繩:我看他上訴是肯定要上訴的,但上述以後不會有什麼變化,都不是法理判決,不是證據判決,很大程度上是政治因素,政治判決。

政治判決並不是判決政治觀點,就因為他的判決的程序,不完全是法律的。

5、記者:我們看到庭審階段,薄熙來自辯的態度非常強勢,與此對比的是,檢方顯得比較被動。為什麼中共高層歷經1年多的調查取證,最後陷入這麼被動的局面。薄熙來案的死穴究竟在哪裡,在對其控罪中,當局為什麼迴避一招制勝的機會?

楊繼繩:我想拿出來的話對中共形象不好,為了維護中共的形象,或者為了防止一些人被牽扯進去吧,一般老百姓是這麼猜測的。

6、記者:薄熙來判決結果,對中共的高層權力爭鬥和中共將在11月舉行的18屆三中全會,又有什麼影響?

楊繼繩:他的問題解決了,為三中全會創造條件吧,該解決的問題解決了,拖下去都不好,把遺留問題解決後,三中全會該幹什麼幹什麼,經濟改革對外開放等(方面)可能更強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