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容芬:宋彬彬等的文革道歉其實是個政治風向標

songbinbin.jpg2014年1月12日,宋彬彬向文革被傷害老師道歉。(網路圖片)

最近宋彬彬等人到他們的母校師大女附中,為大約五十年前的文革的被整肅的老師校長進行道歉引起廣泛議論。在文化大革命一開始就公開表示反對的王容芬博士認為,必須注意這一舉動後面的政治風向。


一周多以來,宋彬彬等紅二代到母校師大女附中,向大約五十年前被他們整肅迫害過的老師、校長表示道歉的舉動在海內外引起廣泛的議論。

旅居德國的著名華人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文革中的公開反對者。一九六六年她作為北京外國語學院德語專業學生,目睹了紅八月等一系列事件後於九月二十四號給毛澤東寫信,明確表示反對文化大革命,並且退出共青團,信發出後在當時蘇聯使館附近服毒自殺。後被送公安醫院搶救,被判處無期徒刑,到一九七九年三月才被無罪釋放。對於大約五十年後到來的宋彬彬們的道歉,王容芬博士說,“先說這個道歉,英語叫做sorry,德語Entschuldigung,法語pardon,用在什麼地方呢?你碰了人家一下,踩了人家的腳說這麼一句。或者說這是借光啊,蹭油啊一類的詞。但現在涉及的卻是人命關天的事。”

為此,她進一步質疑說,“宋彬彬道歉,在師大女附中,這兩個概念都是文革風向標。大家都知道,師大女附中是皇家女中啊。過去他們一個校長說過,他們開一個家長會,那半個政治局都來了。所以這兩個概念結合在一起,宋彬彬到師大女附中,去道歉,而且念一封公開的道歉信,這就說明這是當局在後面指使出來的。”

關於宋彬彬的道歉信,王容芬博士說“宋彬彬道歉那封信不知道是她自己寫的,還是中央有人幫助她寫的,讓她出來念的。那信寫得字斟句酌啊!她一開始說的是,請允許我在此表達對卞校長的永久悼念和歉意,為沒有保護好胡志濤、劉致平、梅樹民、汪玉冰等校領導,向他們的家人表示深深的歉意。卞校長,卞仲耘女士是被她們學校的的紅衛兵亂拳、亂腳踢死的,打死的。而且後來向家屬道歉居然也沒有卞仲耘的家屬。而這四個人的被迫害也不是跟她有什麼關係,是她沒保護好他們。所以宋彬彬把自己的姿態擺的是太高太高了。那些死了的人他們連提都不提。”

為此對於這個道歉,王容芬博士說,“北京各大院校還有中學文革中的死難人名單一片一片的。師大女附中的死難名單是九個人,開頭是卞仲耘,後面還有胡秀正、梁希孔、周學敏、趙炳炎、宗傳訓、王英同、關炳衡、王永海,一共九個人的家屬,她一個字都不提。給這些家屬連個對不起她都捨不得說。所以這道歉,如果是中央指示她出來這麼道歉,我覺得,或者是他們選錯了人了,或者只是拿這個來糊弄糊弄老百姓。所以宋彬彬道歉只能夠說提供了一個風向標的作用。她跟皇家女中一起來聯合上演這個戲,每次他們出來演戲都不怎麼地!”

以上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