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獨家 浦志強神秘「小圈子」圍攻痛批高智晟:軟硬不吃死磕中共

——高智晟遭「小圈子」痛批 廣大網友不知道的激烈 何清漣揭秘「小圈子」

高智晟遭「小圈子」痛批 廣大網友不知道的激烈 何清漣揭秘「小圈子」;三妹/浦志強們詆毀高智晟,我們維護高智晟的關鍵分歧是,他們不認為當前中共對法輪功持續八年的迫害是中共最敏感最害怕人提 的惡根,以及共產黨永不會停止殺人的的殺人本質。中共現在已經把迫害延展到給法輪功喊冤的律師身上,更說明中共政府的黑暗、瘋狂和邪惡。浦志強們的「保留 空間」之說,就是不但要躲著別惹著瘋狂邪惡的中共,還得迎合著它去詆毀惹著中共惡根的英雄。
浦志強痛批高智晟:為何軟硬不吃和中共死磕葬送維權空間
小圈子出處:

 

阿波羅網獨家:中國最重大問題的窗戶紙被捅破後大打出手見此文末尾

三妹劉曉東反駁浦志強們“小圈子”對高智晟郭飛熊范亞峰的攻擊

關於浦志強給《人與人權》雜誌約稿文章,三妹給JamieZhou的第二封信

Jamie:

昨夜匆匆給你發去一信,今天仔細想想,浦志強們詆毀高智晟,我們維護高智晟的關鍵分歧是,他們不認為當前中共對法輪功持續八年的迫害是中共最敏感最害怕人提的惡根,以及共產黨永不會停止殺人的的殺人本質。中共現在已經把迫害延展到給法輪功喊冤的律師身上,更說明中共政府的黑暗、瘋狂和邪惡。浦志強們的“保留空間”之說,就是不但要躲著別惹著瘋狂邪惡的中共,還得迎合著它去詆毀惹著中共惡根的英雄。說透了,他們就是要躲開中共的根本的敏感之處,搞什麼使中共感到不痛不癢的“空間”,他們這樣永遠地與中共“保留”著玩下去,結果是幾十年過去,中共政府越來越流氓,越來越黑,迫害人民越來越隨意。看看浦志強、劉荻、劉路、丁子霖、余傑們這些人的文章,現在還有什麼正氣可言,他們怎麼能寫出這樣低劣的東西?文如其人,讀者自有判斷。高智晟的正氣之處就在於他的這份真實,這份良知。高智晟的給國務院和溫家寶的三封信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筆,浦志強們對高智晟的低劣詆毀,抹殺不了高智晟在中國歷史上這重重的一筆。對昨天的信,我又補充了幾點,再發,請你發到相關網站。也把此簡訊一併同我的長信發在網站上。再聊。三妹

關於浦志強給《人與人權》雜誌約稿文章,三妹給JamieZhou的第一封信

Jamie:

剛剛收到你發來的浦志強的文章。謝謝

我由於太忙,只能簡單談談我對浦志強這篇文章的看法。

浦志強何許人也?我不了解。我讀了這個人的文章覺得這個人很糟糕,他的文章口氣輕浮又不負責任。他說,“對高智晟每天一篇檄文,我沒怎麼看過,既沒功夫也沒興趣”。他既然沒時間看高智晟的文章,卻有腦子評判高智晟,豈不怪哉。他是否有功夫、有興趣了解高智晟律師事務所被官方關閉的經過?他是否有功夫、有興趣了解警察一年八個月來迫害高智晟的惡劣行經?他是否了解警察對高智晟的長期的圍堵、騷擾、打罵、甚至用車猛撞致人於死地這一切的事實?他是否有功夫、有興趣了解高智晟為什麼要絕食來維護自己的權利和尊嚴的原因?如果他連高智晟的文章都沒功夫、沒興趣讀,他到底有多少信息可以做出正確的判斷?他到底對高智晟走到這一步有多少了解?他這篇文章的口氣分明是在配合警察,為極端作惡的警察喊冤,埋怨受害人高智晟。

浦志強信中還說到,“他(高智晟)與警員搞得那麼僵,既不至於也沒必要。”浦志強這句話就更進一步說明他對高智晟的案例一無所知。高智晟為什麼與警員搞得那麼僵?關鍵問題在哪裡?真的象浦志強說的“既不至於也沒必要”嗎?

是啊,高智晟完全可以做他的大律師,“既不至於也沒必要”給自己找麻煩。然而,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此,高智晟的正氣之處也在於在此。法輪功被非法迫害殺戮六年後,在沒人敢如高律師這樣公開給中央寫信,告訴全國人民真象的萬馬齊喑的狀態下,高智晟出於律師的良知為法輪功喊冤了,他給國務院,溫家寶等連寫了三封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這就觸著了共產黨的惡根兒。這就是“僵”的根本原因。

問題是,不是高智晟要搞僵這件事,高智晟也一直象丁子霖一樣用寫信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是警方和中共官方要搞僵這件事,因為這個政府經不起責問它殺人的挑戰。中共的歷史一直證明,他們只有鎮壓、殺戮這唯一一個“僵”硬手段來對付人民。如果浦志強讀讀高智晟三封信中所描述的警方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的細節,我想浦志強是應該能夠了解高智晟寫信前的勇氣的,也能夠了解高智晟當初寫信面對的是篤定的被迫害的危險,而不是做英雄的榮耀,這點高智晟在寫信時比誰都清楚。

令我驚奇的是,浦志強似乎對他自己與警察的關係很感驕傲,看看下面附的他的文章的按語,讀者就會知道,浦志強與警察的關係很順,一點兒都不僵,逢到警察與別的律師的關係僵了時,警察會徵求浦律師的意見。由此我們也知道他的獨立性到底有多少了。

浦志強所謂的“丁子霖老師一瓢溫水本是好意”的結論,不由也令人感到,浦志強是不是也沒功夫、沒興趣把丁、高兩人的通信,以及他人“口誅筆伐”的文章讀過。如果讀過就不會下這種即不具體又沒內容的一概而論的結論。

對海外的聲援,浦志強說是“鼓噪”“把他扔房上不給備梯子”,浦志強替警察的這種幫腔是屬於梯子呢,還是屬於落井的石頭,還是屬於打人的棒子?

浦志強文章滿篇是對高智晟的臆想猜測和道聽途說。由於他“既沒功夫也沒興趣”了解實情,所以那些誣衊高智晟的什麼要當英雄,什麼“諾貝爾和平獎和總統大位,早就虛位以待了”的胡亂斷言也就不足為怪了。至於浦志強重複提到的空間是什麼?他沒說,我們只能從他的文中琢磨,是不是就是浦文中所說的與警察的交道和警方要求的對他人的“意見”?如果以為這樣就取得了與中共互動的空間?對這種不“缺乏積累”的自我感覺,不但警察要暗中竊笑,連高律師的三歲小兒也會笑浦志強對中共的幻想過於天真了。

至於高智晟和郭飛熊在獄中的遭遇和表現更說明警察的非人性的邪惡至極和高智晟和郭飛熊的英雄本色。浦志強這樣竭力配合公安局如此下賤地回答北京市公安局對“高案”意見的小人心態又怎能理解英雄的胸懷?!

因為我深知中共的邪惡,深知我自己即受不了中共警方施加給高律師和郭律師的酷刑,又不願意象浦志強那樣與警方配合,所以我才不敢回去,所以我才更加敬佩高律師和郭律師的勇氣,所以我才在海外或以絕食,或以靜坐,或以聲明來聲援高律師。我所作的這一切純屬出於良知和對高律師的敬佩,浦志強說的“對他(高律師)拉別人一起玩兒接力絕食,我不贊成甚至反感”的臆測又是從何而來?稍微想一想就不難得到答案,如果不是出於良知和理念,現在還有沒有人那麼容易被拉去絕食和付出的了?

三妹二00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於芝加哥

2010年10月16日,三妹在家包餃子。

附件:

浦志強:軟硬通吃與軟硬不吃──我看高智晟事件

按語:這篇文章是應《人與人權》雜誌約稿,於2006年過年期間寫完的,當時距北京市公安局1月5日徵求我等對"高案"的意見,不過二十幾天光景。此後至今,我沒就這個話題發表過任何意見。

眼看著高智晟把僅有的空間日漸打光,心急如焚但沒有辦法。我的感覺是,高智晟可能很快要"出事"了。我告訴警察,高某人說什麼和寫什麼是他的權利,信不信和認可不認可是別人的事,但這不是騷擾人家的理由,因為他沒有犯法。雖說並不負有"傳話"使命,我還是建議高智晟"悠著點兒"以避免出事,因為那樣對誰都不好。好像高對我挺客氣,"我知道了"便掛斷電話。放下電話我也知道了:大勢已去難以挽回。

對高智晟每天一篇檄文,我沒怎麼看過,既沒功夫也沒興趣。他與警員搞得那麼僵,既不至於也沒必要。聽說他對2006年的估計,是共產黨馬上完蛋,只要把決定皈依基督教、支持法輪功、退出共產黨三張王牌一打,就能聚起一兩億人氣,諾貝爾和平獎和總統大位,早就虛位以待了。感覺似曾相識,八九年的廣場上,我曾對鄧、李、楊馬上垮台的謠言深信不疑。他比較膨脹,除了郭飛雄,所有人都不在話下,丁子霖老師一瓢溫水本是好意,也會遭遇口誅筆伐,至於是否覺得我等全是孬種,這我不清楚。

對高智晟的首倡絕食,我不贊成但還能尊重;對他拉別人一起玩兒接力絕食,我不贊成甚至反感;對袁紅兵郭國汀等人的鼓噪,我不以為然。我贊同秦暉的話,人可以選擇自己做英雄,但不能強迫別人做英雄;人可以選擇自己不做英雄,但沒有理由嘲笑英雄。高智晟能有今天,以袁紅兵、郭國汀和范亞峰為代表的海內外人士難辭其咎:他本來想當大英雄,你們把他扔房上不給備梯子,無異於拿他當猴兒耍看著他丟人現眼,害慘了老高也害苦了別人。

對高智晟入獄後的表現,我很失望但也理解。將心比心,覺得既然沒進去過,吹牛沒多大說服力,誰都無權要求老高死扛,何況對自己會不會比他好沒把握,所以越發不敢攬那份殺身成仁的瓷器活兒;至於那份服軟撇清的聲明,我相信就是高智晟的手筆,至少經過他的同意。遺憾的是,姑且不說維權無需跟誰死磕,你既然號稱要死磕,那就至少得有把牢底坐穿的準備,我以為以愛老婆疼孩子為由一退了之,過於兒戲而且難以成立。

高智晟有血有肉有弱點,是個中人不是高人,對他不應過分苛責。以高智晟的缺乏積累,近年來異軍突起瞬間名滿天下,很難說不是唱高調的"收成"。對他寄予過高希望的同道,應當反思你們的鼓噪是否出於公心。時勢造英雄,但我想說時勢造出的英雄,未必能造得了時勢。高智晟的很多判斷缺乏常識,諸多舉動像造勢而非造時勢,也就沒有機會更上一層樓,只能化身為歷史事件的過客,這是他的宿命。王丹和吾爾開希等八九英雄,當年的水準也大抵如此。

至於袁紅兵之流,說的比唱的好聽些。歷史是由英雄寫的,但英雄史詩的寫手未必是英雄。我不認為,以英雄史詩聞達於諸侯,寫手就能廁身英雄之列,這要看他究竟幾斤幾兩。十幾年前鼓吹暴力革命,禍事臨頭隻身落荒,把一群小兄弟全撂進監獄;幾年前故伎重演,為自由而南逃澳洲,又折掉一幫官員的頂戴。子曰"一之為甚,其可再乎",袁大人能把一件事兒做上兩遍,"寧可我負天下人,不讓天下人負我"的阿瞞境界,固非本人所可逆料。高智晟上袁氏的當,權當交了學費,假如周瑜打黃蓋,我照樣沒得話說。

高智晟和郭飛雄的激進,曾給我們拉開一點空間,讓我們能低頭做幾件小事,所以不該忘記他的努力;但他們的冒進把原有的一些空間打沒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對此他們應當反思。時過境遷,讓他過幾天安靜的服刑日子,對人對己才是忠厚的──不然的話,你們就毅然回國,自己試試看。

浦志強2007年7月22日於北京


2.小圈子出處:

 

獨家:中國最重大問題的窗戶紙被捅破後大打出手

 

——從劉曉波沒有敵人論到米奇尼克訪問中國大陸引發另一論辯論

 

何清漣回答:"今天我還要感謝你呢。因為這句話是你們那個小圈內四處散布多年的話,今天總算見之於文字。可見人們對小圈子的評判大致相符。中共政府控制(含間接控制)的海內外空間本來就沒有我的發言權,如果再用"不懂中國"指責,不就可以讓我徹底失聲嗎?這是戰略性考量。這是因為用"不懂中國"為辭可以排除並剝奪別人的發言權,然後再說別人"激進"導致溫和派好不容易爭取到的空間受壓,最後就只剩下"被允許、被放行"的人了嗎。"

https://t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812/article_105939.html

- See more at: https://tw.aboluowang.com/2010/1019/182249.html#sthash.6J7QMcKl.dpuf

2.小圈子出處:

 

獨家:中國最重大問題的窗戶紙被捅破後大打出手

 

——從劉曉波沒有敵人論到米奇尼克訪問中國大陸引發另一論辯論

 

何清漣回答:"今天我還要感謝你呢。因為這句話是你們那個小圈內四處散布多年的話,今天總算見之於文字。可見人們對小圈子的評判大致相符。中共政府控制(含間接控制)的海內外空間本來就沒有我的發言權,如果再用"不懂中國"指責,不就可以讓我徹底失聲嗎?這是戰略性考量。這是因為用"不懂中國"為辭可以排除並剝奪別人的發言權,然後再說別人"激進"導致溫和派好不容易爭取到的空間受壓,最後就只剩下"被允許、被放行"的人了嗎。"

https://t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812/article_105939.html

- See more at: https://tw.aboluowang.com/2010/1019/182249.html#sthash.6J7QMcKl.dpuf

2.小圈子出處:

 

獨家:中國最重大問題的窗戶紙被捅破後大打出手

 

——從劉曉波沒有敵人論到米奇尼克訪問中國大陸引發另一論辯論

 

何清漣回答:"今天我還要感謝你呢。因為這句話是你們那個小圈內四處散布多年的話,今天總算見之於文字。可見人們對小圈子的評判大致相符。中共政府控制(含間接控制)的海內外空間本來就沒有我的發言權,如果再用"不懂中國"指責,不就可以讓我徹底失聲嗎?這是戰略性考量。這是因為用"不懂中國"為辭可以排除並剝奪別人的發言權,然後再說別人"激進"導致溫和派好不容易爭取到的空間受壓,最後就只剩下"被允許、被放行"的人了嗎。"

https://t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812/article_105939.html

- See more at: https://tw.aboluowang.com/2010/1019/182249.html#sthash.6J7QMcKl.dpuf

小圈子出處:

 

獨家:中國最重大問題的窗戶紙被捅破後大打出手

 

——從劉曉波沒有敵人論到米奇尼克訪問中國大陸引發另一論辯論

 

何清漣回答:"今天我還要感謝你呢。因為這句話是你們那個小圈內四處散布多年的話,今天總算見之於文字。可見人們對小圈子的評判大致相符。中共政府控制(含間接控制)的海內外空間本來就沒有我的發言權,如果再用"不懂中國"指責,不就可以讓我徹底失聲嗎?這是戰略性考量。這是因為用"不懂中國"為辭可以排除並剝奪別人的發言權,然後再說別人"激進"導致溫和派好不容易爭取到的空間受壓,最後就只剩下"被允許、被放行"的人了嗎。"

https://t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812/article_105939.html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