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吳祚來:別把中共黨史當麻花捏

我們知道,既便是民主搖籃古希臘,在戰爭之時,均是採取戰時獨裁製,只要發生國家戰爭,一切都會聽戰時最高元首,沒有民主討論的時間或程序,戰爭結束之後,最高元首要還權於民,所以,國民黨實行軍政訓政與憲政三步走,當時在理論與實踐上,都沒有問題,問題當然出在延安方面,一方面要求軍隊非黨化,而在重慶談判之時,卻不願意放棄自己的根據地與黨的軍隊。

吳祚來:別把中共黨史當麻花捏

天大的研究完全是把歷史當兒戲,把中共黨史當麻花捏。

香港媒體近日發表署名文章,以「中興領袖習近平」為題總結習新政以來三大建樹,並創意性地提出一黨民主新概念:

「1911至1949年,中國形式上採取西式民主制,但實質為軍閥混戰,讓日本侵華有機可乘。多黨代議制不合國情,中共掌權是國家大一統的必然選擇。中國政改的前途是一黨民主化,即在加強黨權的同時,擴大民權,塑造黨權與民權雙強的模式,而司法獨立和基層民主乃此模式成功的基石。習治國理政的實踐暗合這一思路。」

香港媒體發表的這篇文章,出自香港天大研究院研究員之手,文章發表後,大陸主流網站均予以轉載,特別是官方的人民網予以轉載,可見其已得到大陸有關部門的認同。

我們分析一下我引用的這位研究員上述一段話,可見其中國邏輯使用之嫻熟,他的意思是,中國已在1911年實行過西式民主了,但西式民主帶來了什麼?軍閥混戰,多黨代議因為不符合中國國情,所以中共的一黨專權,是歷史的必然選擇。

這位研究員讀不懂世界歷史大局勢,一戰到二戰期間,中國確實實行的是西式民主,二千年或三千年東方文明古國,突然實行西式民主,在磨合實驗過程之中,像一個嬰兒學步,當然會步履蹣跚,而此時的世界格局,按馬克思的說法,是帝國主義瓜分世界的叢林社會,強者為王,適者生存,中國大量知識分子之所以選擇了馬克思革命思想,並傾向於與蘇維埃聯合,完全是革命實用主義思維所致,當然也有對西方列強的強勢霸權的抵觸與對抗。

我們稍微翻看一下延安時代中共對國民黨的指責,就可以看到,國民黨為了打擊日本入侵,實行的是一黨專政,連軍隊也是黨國化,而當時這些戰時做法,中共持強烈批評態度,中共認為,延安在戰時通過黃豆投票,就可以完成基層民主,只有民主,才可以團結全國人民,共同抗日,只有軍隊國家化,脫離黨派,才能有真正的抗日聯合。

「照我們經驗,在敵後那樣艱苦的環境中,人民尚能進行普選,討論國事,選舉抗日政府,實行地方自治,那有大後方不能實行民選和自治的道理?因此,一切問題都看執政的國民黨有沒有決心和誠意實施憲政,如果有,就應該在抗戰期中提前實行。因為民主的動員是能最有力的準備反攻,取得抗戰勝利,而且從民主中,才能找到徹底解決國共關係的途徑。」(1944周恩來《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

我黨毛澤東同志老早就說過:「沒有民主,抗日就抗不下去。有了民主,則抗他十年八年,我們也一定會勝利。」這個道理,現在全國人民都了解,所以各地人民的憲政運動,都一致嚷出:要實施憲政,就要先給人民以民主自由;有了民主自由,抗戰的力量就會源源不絕的從人民中間湧現出。(1944周恩來《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

周恩來《關於憲政與團結問題》的演說,重申中國共產黨要求修改國民大會選舉法和組織法,重選國大代表的主張,並提出實施憲政的三項先決條件,即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開放黨禁和實施各地自治。林伯渠代表中共中央,在三屆三次國民參政會上,發出了立即召開緊急國事會議,廢除國民黨一黨專政,建立聯合政府的號召。

我們清晰地看到,中共延安時期對民主憲政的清醒認識,對一黨獨裁的強烈反對,以及全民普選的可能性與必然性,而將開放黨禁、言論自由、地方自治看成民主憲政的三項先決條件。

我們知道,既便是民主搖籃古希臘,在戰爭之時,均是採取戰時獨裁製,只要發生國家戰爭,一切都會聽戰時最高元首,沒有民主討論的時間或程序,戰爭結束之後,最高元首要還權於民,所以,國民黨實行軍政訓政與憲政三步走,當時在理論與實踐上,都沒有問題,問題當然出在延安方面,一方面要求軍隊非黨化,而在重慶談判之時,卻不願意放棄自己的根據地與黨的軍隊。戰時不到主戰場上與敵廝殺,卻在後方打土豪分田地,擴大勢力範圍,搞所謂的民主普選。

最為重要的是:共產黨當時並沒有認為,民主憲政三權分立的西方憲政民主制度不適合中國,不僅如此,反而致力於要求國民黨實行真正的民主憲政,要求開放黨禁、言論自由與地方自治的呼聲,可謂穿透時空,直刺現實。

由此看來,天大研究員的文章,完全是把歷史當兒戲,把中共黨史當麻花捏,為了證明當代中國不適宜搞西式民主,於是,就肆意解讀歷史真相,1911年之後,因為軍閥混戰,而難以實行真正的民主憲政,被寫成軍閥混戰是實質,民主憲政出問題,日本對華入侵,是因為二戰之後國際環境,加之日本因改制而強大,中國因清末以降沒有完成民主憲政轉型,而國力薄弱,使日本有機可趁,這是國際環境加上中國歷史轉型造成的,而非民主憲政造成的。作者以此否定民主憲政在中國的實驗,目的是否定民主憲政在中國當下的可能性。

來源:香港東方日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