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吳祚來: 在文藝座談會上的一篇重要發言

黨的文藝,最大的特色是製造敵人,製造仇恨。沒有敵人、沒有仇恨,共產黨就沒有存在的理由,也沒有存在的人民基礎。 醜化敵人,仍然是周小平、花千芳的拿手好戲,你們看看周小平的文章標題:「夢碎美利堅」、「美國十個文化陰謀」、「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愛憎分明,讓人們認為美國與西方有陰謀,不美好,從而更加熱愛黨國。

——一位公知關於黨與文藝的另類表達

中共最後一次中央文藝座談會

我被邀請參加這樣一次盛會,並被要求發言,我相信是最高領導人也想聽聽文化異見者的聲音,但可以肯定的是,我這篇發言稿不可能在大陸公開發表。我13號接到通知到今天,一直沒有合眼。為什麼睡不著?因為我有一個“擔心”。擔心什麼?擔心在座的諸位安全問題。我想起了72年前的延安文藝座談會,當時開座談會的,後來都沒有什麼好結果,幾乎都在毛時代被打擊、迫害。

我擔心今天開完會後,可能會有人倒霉,或被迫害,但願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如果習總書記今天能表個態,中共不再因這樣那樣的原因迫害作家藝術家了,我想大家回去就放心睡覺了,我的擔憂也就是多餘的了。

習總能表個態么?(習笑,說:個人表態沒有用,如果代表黨中央表態,還得開中央全會時集體討論,因為我們是民主集中制嘛)。

聽見沒有?胡耀邦當年也說過,我們黨不要再迫害知識分子,但個人說的沒用,沒有寫進黨章。但我相信,大家即使受到了黨和政府的迫害,也會挺過來的,在座的王蒙不是挺過來了么?田華老師不僅挺過來了,對黨還是一如既往地熱愛。在座的六十歲以上的前輩,可能都不同程度受到迫害打擊,習總的父親,不是搞文藝的,居然康生和毛澤東一唱一和,說他“利用小說反黨”,他全家因此被迫害。現在這位利用小說反黨的人的兒子,成為黨的總書記,這就是習總剛才感嘆的,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所以黨和政府迫害知識分子文藝人、迫害自己的戰友同志,就算是一場大戲,孟子說過天降大任於斯人,就得要經受黨和政府政治迫害的考驗(眾人沉默)。

我想說一句預言:今天這次會是中共領導人最後一次與作家藝術家座談了。

毛澤東是第一次,習近平召集各位文學藝術家開座談會,是第二次,也將是最後一次,從今往後,不可能有中共總書記在延安窯洞前或人民大會堂里開這樣的座談會了。毛澤東開一次座談會,影響中國72年,中國知識分子要麼服了,要麼就被迫害掉。習近平不僅要影響在座的72位,也必將影響中國文藝72年,到2086年,72年後還有沒有中共總書記這個稱號?大家想過這個問題沒有?(眾沉默)

延安文藝座談會是黨指揮文藝的開始

剛才鐵凝女士發言,說她想起了延安文藝座談會,周小平同志,你知道延安文藝座談會的主題是什麼嗎?

(周小平站了起來,回答說:文藝為人民服務)

文藝為人民服務?現在世界上哪個國家文藝不為人民服務,鐵凝女士能告訴我嗎?

(鐵凝笑而不答,這位作協女主席挺詭的)

我想說:為人民寫作還是為人類寫作,這是中共文藝與人類文藝的根本區別。

什麼是為人類寫作?就是習總書記讀過的那些古今中外名著,不分種族不分階級的人都喜愛,這就是人類共同的文化作品,它關注共同的人性、人道,它傳播的是人類普遍價值,關於博愛、同情、寬容、和解、懺悔、自由、正義(也有為正義而復仇)等等。什麼是為人民寫作?準確地講,是為黨治之下的人民寫作,本質是為黨寫作,譬如《白毛女》,譬如《金光大道》。為什麼說它是為了黨的人民寫作呢?因為黨需要文藝家寫出的作品體現黨的政治需要,黨需要打擊敵人,打擊農村地主,那麼,白毛女就可以激發人民對地主仇恨,至於文藝反映的是不是事實,是不是普遍現象,那不管,只要這麼一部戲,就可以鼓動人民,打擊地主,推翻國民黨統治。黨的文藝,最大的特色是製造敵人,製造仇恨。沒有敵人、沒有仇恨,共產黨就沒有存在的理由,也沒有存在的人民基礎。

王偉光與紅旗文稿那幫子黨的筆杆子們還在講階級鬥爭,按照馬克思的觀點,王偉光們不勞而獲才是剝奪階級,如果像文革那樣搞階級鬥爭,斗死的、關牛棚的肯定是王偉光們,各位在座的也難幸免於難。

習近平要什麼?講什麼?習近平講愛。

人民不僅不相信共產黨了,也不相信國家政府了,這個時候,需要有人站出來大聲說出自己對黨國的愛,這也就是為什麼要請周小平、花千芳與各位並肩而席的原因。他們的作品沒什麼寫作技巧,甚至毛病一堆堆的,但他們的作品表現了對黨國赤誠的愛,你們在座的這些名家大腕兒們,你們對黨國發出了怎樣的愛的呼喊?網路上對中共如潮的批評、指責,中宣部封殺不過來,網管辦刪不過來,你們成了市場的奴隸,眼睜睜地看著黨國被口水淹沒。

醜化敵人,仍然是周小平、花千芳的拿手好戲,你們看看周小平的文章標題:“夢碎美利堅”、“美國十個文化陰謀”、“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愛憎分明,讓人們認為美國與西方有陰謀,不美好,從而更加熱愛黨國。

說幾句真話

人類的文藝是自由的女兒,黨的文藝是黨的兒女。

儘管在座的都是名流大腕兒,在世面上風光無限,但在黨國領導人面前,真的神馬都不是。沒有自由的文化人,必然沒有尊嚴,開了這次會議之後,我想不會有人敢迫害你們,但,你們的良心會壓迫你們,網民們的口水會淹沒一些人。

莫言先生,你能夠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是因為抄延安文藝座談會抄出來的么?你來參加今天的文藝座談會,是希望以此為指導,再獲得一次諾獎么?

范曾先生,參加完這次座談會之後,你的工藝人物畫,就不會千篇一律萬人一面了吧?習總批評的作品千篇一律,不知道你應不應該對號入座。

黨國的文藝宣傳模式,是不是已走到盡頭?當年延安靠的畢竟還有文藝精英,現在靠周小平、花千芳這樣既沒知識學養、又沒道義教養的網路新秀,就可以啟動黨的文化宣傳新攻勢?

延安文藝座談會之後,黨的文化伴隨著毛澤東的個人宣傳,不僅導致文化大革命的大悲劇,還造成了無數文化人、文藝人被迫害,中共至今沒有反思,也沒有對文化人、知識人道歉。你們在座的,沒有一個人要求黨國領導人向知識分子道歉,向文藝人道歉。你們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正是你們的縱容與歌頌,才有文革正呈死灰復燃之勢。

黨國用納稅人的錢,養了作協美協還有無數畫院黨宣人士,每年數以百億計的資金,如果用在百姓養老與醫療保險,是不是更得民心?

周小平、花千芳,後面加一個同志,就成了黨的兒女,為黨歌唱;人民沒有了兒女,人民沒有養老與醫療保障,人民只有將兒女送給黨做奴隸,才可能有衣食榮華、出人頭地的機會。

香港人民在爭普選,大陸人民需要的,是選票與地票,大陸藝術家作家需要的是自由與尊嚴。這是我今天的發言,一家之言,如有得罪,請多包涵。謝謝大家。

(文中場景與對話均為虛構,特此說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44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