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盧敬賓:論中共權斗中〝放風〞策略之弔詭

現任中共最高權力在扳倒江系勢力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出,每一個〝風聲〞放出的時機是要把握火候的,早了容易打草驚蛇,晚了配合不上打擊過程的總體部署;話說到哪一步也是要有分寸的,有時是敲打,有時是嚴厲的警告,同時又不能讓對手看清自己的底牌。由此可見,〝放風〞之為一個策略,其中真有很多技巧和門道。

2015年第二期《鳳凰周刊》刊發封面報道《中共向結黨營私宣戰——周永康六大罪狀解析》。文中獨家披露周永康曾與薄熙來有過一次密談,〝周、薄兩人政治立場、價值觀念一拍即合,表示要‘大幹一場’。〞文章有意突出此二人的共同政治立場是〝徹底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理論與實踐〞,並欲恢復毛時代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路線。

此文引起了大陸知名媒體輿論研究者徐達內的關注,在新浪微博,他的專欄《媒體札記》中以〝是‘奉旨放風’嗎?〞為封面提示語,以《〝大幹一場〞》為題,對《鳳凰周刊》的這篇報道予以分析,並整理了大陸網民對此報道的幾種代表性觀點。

在扳倒周永康、薄熙來等位高權重的中共高官的過程中,中共政權還是很重視媒體的力量的,很多時候,它藉助媒體的各種渠道〝放風〞,用以測試、引導或操控輿論在這場政治鬥爭中的節奏和方向,並借〝放風〞向對方勢力施壓。〝放風〞的形式,有時是通過可控的海外媒體發布信息,有時是由權力系統內部知情人士向境外透露消息,有時是以〝你懂的〞式的暗語在國內半泄〝玄機〞……但不管怎樣,〝放風〞都畢竟不是傳遞信息的正規方式。顧名思義,〝放風〞,信息就如同風一樣,忽而驟起,繼而消散,似曾有影,細觀無形;個中意味,須敏銳練達、識得風語者方可悟得一二。很多信息報道出來總是吞吞吐吐、欲說還休,讓人覺得關於這些事,一定有些更重要的、關鍵性的話還沒有講出來。

依常理,一個官員犯了法,那就依規依法辦理,偵察階段要保密,偵察完畢就應公開披露,同時接受輿論的質詢。但在中國偏偏一切都不能按常理。官員特別是中央官員犯了法,首先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而中國政治的複雜性是世人皆知的,中共,一個內部派系間明爭暗鬥、對外不受社會監督的封閉的獨裁政治集團,乾的都是拉幫結夥、爭權奪利的勾當。那麼一個高級別官員要被懲治,實際上將牽動的卻是一個大的派系的利益。其實中國的公、檢、法都是完全依附於中共權力之下的附屬機構,所謂的對官員的依法辦案,當然只是將政治鬥爭合法化的一個說辭了。

操縱司法的同時,中共還通過媒體為它的政治鬥爭營造合宜的輿論環境。這有一個前提,就是它一手把持了全國的信息傳輸渠道,尤其是報紙、廣播、電視、出版等大眾媒體。中共政權的〝放風〞策略可行,也是因為有這樣的一個前提。很多時候,〝放風〞不光是給置身於鬥爭漩渦之外的人們的一個猜謎遊戲,更是隔空在向政敵釋放信息。現任中共最高權力在扳倒江系勢力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出,每一個〝風聲〞放出的時機是要把握火候的,早了容易打草驚蛇,晚了配合不上打擊過程的總體部署;話說到哪一步也是要有分寸的,有時是敲打,有時是嚴厲的警告,同時又不能讓對手看清自己的底牌。由此可見,〝放風〞之為一個策略,其中真有很多技巧和門道。

如此之〝放風〞,必然只能產生於一個言論、信息被壟斷的國度,信息的傳遞可以成為當權者自由掌控進而打擊政敵的得力工具,然而,其弊端也是明顯的。很主要的一點,人們無法從單一的信息源獲得完整的真實的信息,而〝放風〞的傳達方式更是讓讀者如霧裡看花,影影綽綽,一知而半解。此時最易謠言盛行,不久前一組據說是徐才厚家豪宅的圖片就被冠以各種名目在網路流傳,真假難辨。

〝放風〞者的目的在於通過輿論壓力威懾敵手,但他忽略了在這樣做的同時,也就褻瀆了信息傳遞必須自由與真實的特性,也等於在瞞騙受眾。在清剿江系勢力的過程中,這種瞞騙直接遮蔽了江系一夥製造出的無數的重大罪行。同時,因為對民眾的這種哄騙,也就直接導致了民眾對現當權者打擊江系的合理與正當性的狐疑與不信任。

為什麼不能把惡者的惡行公之於眾呢?是因為與惡者還有無法切割的利益聯結,歸根結底就是還無法擺脫〝中共〞名義下的利益共同體。當下之中共,自上而下都已完全蛻變為荒淫無恥、無度搜刮的流氓團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在一個利益關係錯綜糾結的中共體系內,每掀開一個罪惡的蓋子都會牽扯出一大串中共官員。至於江澤民主掌大權時的中共,更是罪行累累,罄竹難書。特別其與曾慶紅、周永康等敗類共同製造的對信仰法輪功的普通中國人的血腥迫害,罪惡程度已超出歷史上任何一次大規模的反人類行為。一旦將這些惡徒犯下的這些罪行在中國大陸公之於眾,就必然是整個中共政權分崩瓦解的時刻。這也就是中共系統內無法根本肅清江系罪惡的原因所在,也就是當權者為什麼一方面必須要打擊江系的勢力,一方面卻只能揣著明白裝糊塗,猶抱琵琶半遮面的以〝放風〞的形式做相關報道的原因。

再以《鳳凰周刊》最新刊發的《中共向結黨營私宣戰》一文為例,周、薄結盟計劃政變之論可以說是呼之欲出,但文章只能解釋二人政變之理由是因為政治理想不同,是要否定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此文之意圖是想以否定〝改革開放〞這一嚴重違反中共施政方針的政治帽子治周重罪,但文章卻隱藏了:周、薄等人政變之實質是以為只有大權獨攬,才可能大開殺戒,在全國製造恐怖血腥來阻擋人們對他們犯下罪惡的徹底追究。

其實,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一批舉著中共血旗肆意做惡的人間敗類,一旦他們失勢,報應立即就會找上他們。因為他們無惡不作,所作所為早已遠遠背離人的道德底線。今天他們驚惶無措,厄運纏身,是他們逞凶一時之後的必然結果。他們個人難逃身敗命隕之結局,更主要的是那些罪惡都必會在朗朗乾坤之下曝光。醜類的下場本不足論,善惡必有報,彰顯天道之公正才真正於此世間有意義。

現在放風者因有投鼠忌器之顧慮,避重而就輕,陷入即想投出重磅炸彈給對手猛擊,又不得不考慮全局收斂言辭為對手掩藏罪惡,而又實在不甘心的弔詭邏輯之中,放風者此種複雜糾結的心理直接影響到了信息傳達的可信度。從徐達內《〝大幹一場〞》一文中選出的幾名新浪網友的觀點看,多數對《鳳凰周刊》這篇文章都抱一種揶揄的態度,這表明了人們對這種半遮半掩的〝放風〞形式的不滿。有評論者表達他的懷疑:〝周薄信階級鬥爭?這不是扯呢么?哪有真正的無產階級戰士啊?〞〝放風〞文章在此種表現出的不能自圓其說,直接導致了人們對整篇文章的輕視。很多人寧願解讀此文的實際用意,不過是中共內部政治權斗中為掃除異己搞的羅織與構陷。人們對中共的徹底失望,導致他們把鬥爭的雙方完全拉在一條水平線上,在他們消解了打擊一方的正當性的同時,也消解了本該接受審判一方他們的罪惡。而這,也正是〝放風〞文章最大的害處。有網友說:〝文革是你們密談出來的,改革也是你們密談出來的。錯誤路線是你們密談出來的,撥亂反正也是你們密談出來的。對於公眾而言,你們哪次談話不是密談啊?少拿‘密談’這兩個字糊弄。〞當授意〝放風〞者知道他的〝放風〞策略在民間只收到此種效果時,不知會做何感想?至於筆者,則更痛惜於人們一再與真相失之交臂!

諳熟中共的政治哲學的中國人都知道,歷次中共內部的慘烈廝殺,敗者都要背上反黨、叛黨之政治大帽子。就像聽慣了〝狼來了〞的喊聲已經無動於衷了的牧人們一樣,有一天真的是狼來了,因為聽到的是一樣的喊聲,誰也就都照舊把它當成謊言。這時除非是給出人們真相,給出那些與中國共產黨無關而與普世之善惡標準有關,與民眾真實境遇有關的事實真相,才可能打動中國人的良心,才能真正區別出善與惡,才能使對惡的懲治獲得真實的意義,才能使對惡人處置的同時讓自己獲得民眾的信任。當然這需要巨大的勇氣與良知,也許困難,但如果不這樣做,就沒有從根本上脫離與惡者處在同一處污泥中的處境,也就面臨著被淘汰的危險。

真相是不可能被掩蓋住的,互聯網技術打破了獨裁政權對信息的控制,民間傳播真相的速度與人們想了解真相的饑渴程度更早已是不可遏制。那麼當惡人們真正的罪惡被普天下所共知,那試圖通過〝放風〞使那些重罪矇混過關,以保中共權力持續下去的計劃也就自然落了空。把權力與罪惡系在一起是危險的,特別在罪惡即將可恥收場的時刻。

當然,局勢依然在變化過程當中,隨著江系勢力逐步被剿滅,反腐行動的步步緊逼,邪惡敗壞之勢頭也許會得到部分的遏制,中共系統內部也會出現難以預料的變數。在這過程中,每一個人也都有機會因勢對未來重新做出選擇。當權者一定程度上承擔著一個國家的未來,他的選擇的意義就更為重要。為自己,也為國民之利益,與中共惡政作徹底的決裂是唯一可選擇的正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