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共文壇黑幕 從祭壇成為妓壇

最近,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方方,在網路發表長文,公開揭露湖北省作協、省人社廳在給T姓詩人評定職稱時的黑幕。這已經是方方兩年內第二次揭露文壇黑幕了,只不過去年只是發一條簡短的微博,指出湖北另一詩人詩寫得很差,卻請客送錢要代表湖北參評魯迅文學獎。而這次的長文,則爆出文壇更多的醜聞內幕。

最近,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方方,在網路發表長文,公開揭露湖北省作協、省人社廳在給T姓詩人評定職稱時的黑幕。這已經是方方兩年內第二次揭露文壇黑幕了,只不過去年只是發一條簡短的微博,指出湖北另一詩人詩寫得很差,卻請客送錢要代表湖北參評魯迅文學獎。而這次的長文,則爆出文壇更多的醜聞內幕。

從方方提供的事實看,改革這麼多年了,官方控制的作家協會依然紋絲不動,具有行政級別,豢養著大批享受工資和福利的作家、詩人。他們很少有好作品問世,多數人甚至連名字都不為人所知,每年還要爭名奪利、想法設法評職稱,享受特殊的待遇。

評職稱雖有明規則,但執行的卻是潛規則。時間、程序可以隨意改變,最終由作協的黨組書記說了算,上級主管省人社廳不回應質疑,請客、花錢、威脅各種手段都可以有。

方方作為體制中的作家和領導,此次只是本人的名聲和安全受到威脅,才被迫公開。事實上這些年來文壇的醜聞早已不是什麼秘密,最主要的就是錢說了算。誰想獲獎,拿出錢來舉辦討論會,請來各路領導、專家、評論家,吃喝旅行娛樂加紅包,就能換來好評和獲獎。想評職稱,不管是破格還是高級職稱,只要花錢,一樣辦到。

最有趣的是作家的職稱可以有正高二級,相當於大學的二級教授。前幾年中國政府在大學推行定職定級制度,把教師分成十二級。教授有1、2、3、4級,副教授是5、6、7級,講師是8、9、10級,助教是11、12級。這種源於官場的細化等級制,除了大學,原來作協也有。

把腦力勞動和提供精神產品的教授、作家,像技術工人和行政人員一樣,用生硬、量化、差別待遇的等級制管理,便於體制化收編豢養。對內誘惑攀比,對外沽名逐利。只是專註思想寫作的教授、作家,他們的工作和對社會的貢獻,豈能用這些可笑的等級職稱來衡量。

職稱上的級別,對應的是政治經濟上的不同待遇。過去說文壇就是祭壇,官方劃定政治的標準,把作家圈養供奉起來。作家生前身後表面上受人尊崇祭拜,實際上卻成為患得患失、歌功頌德、屈從政治的祭品。國際上似乎沒有這種被豢養的作家,中國從古到今,真正有才華、有影響的作家,又有幾人出自祭壇呢?

而今祭壇又變成妓壇,只要給錢,出版、評論、獲獎、職稱都可以搞定。只是過去做妓,還需要棋琴書畫、唱和應答的本事,現在不管是站街拉客的勇氣,還是天上人間的姿色,總得有引人注意的東西。可是這些頂著一堆頭銜、職稱的作家,又有幾人能拿得出像樣的作品呢?

眾多擁有職稱的作家詩人,不管市場和讀者是否認可,正能量的東西也可以拿出來,讓大家知道一下名字。文藝座談會開了這麼長時間了,不能總是靠會上出名的周小平、花千芳弘揚中國夢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