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震驚 左權之死真相:一百日軍追得數千八路軍漫山逃竄

日本回憶文集通過參戰日軍的回憶和許多照片揭露不為人知的歷史:1942年,百名日軍裝扮成八路軍深入共軍“根據地”,擊潰八路軍總部機關幾千人的部隊,擊斃和俘虜了包括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在內的多名中共官員。此文揭開了左權之死的真相。此前,黨媒發表文章也曾證明左權死於益子挺進隊之手。而大陸作家揭露毛澤東賣國的文章則揭示了八路軍戰鬥力如此低下的根本原因。

左權之死:一百個鬼子追得幾千八路軍漫山逃竄

日前,阿波羅論壇版主“雨夜”轉發一篇名為《裝扮成八路軍的日本益子挺身隊》的文章。此文翻譯自前幾年日本出版的回憶文集《山西侵攻》(原文網址:http://shanxi.nekoyamada.com/?p=126)。

文章說,1942年(昭和17年)5月,日本第一軍將消滅盤踞在山西省東南部山中的中共八路軍作為目標,發動了大規模的肅清作戰(晉冀豫邊區作戰)。此前,即使日軍著手攻擊,八路軍也能夠巧妙地迴避、隱藏物資、轉移到安全地帶,圖謀再起,通過這樣的周旋,八路軍勢力壯大起來了。日軍認識到如果正面作戰則收效甚微,於是要求各兵團在戰法上加以動腦筋、找竅門,捕獲敵人首腦機關,一鼓作氣剷除其勢力。為此,成為主力的第36師團(雪兵團),讓完全化妝成八路軍的日軍特種部隊潛入敵占區,擬定了便衣作戰計劃。

作戰計劃為:讓組編的兩個便衣中隊,在主力開始作戰之前,秘密深入敵後,期望以捕獲敵首腦機關和擾亂指揮中樞為目的。隸屬於第36師團的步兵第223聯隊和224聯隊,分別組成便衣中隊。

(身著八路軍軍服的日軍益子中隊長等,右邊的二人在兩個月後的太行山南部作戰中陣亡)

其中,第223聯隊的益子重雄中尉所率領的第3中隊被選中,組成益子挺身隊。其成員包括益子中隊長在內的4名將校和102名下士官兵,另有雨宮憲兵曹長率領的18名中國人特工隊,全隊總人數為124人。全部人員身著八路軍的軍服和武裝用具,配備了重機槍和無線電,裝扮成八路軍的益子挺身隊,先於主力作戰的前三天,即於5月21日混跡於夜色,離開了遼縣。

從遼縣出發的益子挺身隊,早就確認了在遼縣東南方10公里的地方,有敵人的最前線部隊,他們在這裡巧妙地迂迴,成功地潛入了敵後方。第二天是22日,他們排除了少量的敵人,戰領了能夠將這一帶一覽無遺的、標高2100米的到地。此時,八路軍已經察知了日軍的作戰意圖,便頻繁地變換駐地,為此,益子挺身隊通過無線電逐次接受最新情報,實施作戰。

為了尋求敵人,益子挺身隊向北轉進,23日到達了位於遼縣東南25公里的“薩拉希”山,可是這一帶約有2000多敵人,敵人包圍了將少兵寡的益子挺身隊,發起了攻擊。白天的激烈戰鬥持續了一整天,不過,夜間益子挺身隊乘著夜色強行突破敵人的一角。

其後,向東轉進,向八路軍可能轉移的郭家峪前進,在這裡遭遇到優勢的敵人,這正是益子挺身隊尋求的八路軍首腦機關。

(在“薩拉希”山,日軍遭到來自正面能夠看到的、北側高地的敵人的衝鋒,這裡是承受機槍猛射的地方)

(在“薩拉希”山,日軍捕獲的25、6名敵人俘虜,是在南野(冶)捕獲的)

據中共方面的公布,這時處於郭家峪的有第18集團軍司令部、野戰政治部、後勤部、中共中央北方局、中央幹部學校、新華日報社等主要機關,還有中共軍副司令彭德懷、參謀長左權、政治部主任羅瑞卿、後勤部長楊立三等眾多的幹部。他們分成三部分企圖突圍,彭德懷和左權率領的第一縱隊進行了由南向北突圍的逃遁作戰,可那裡正是益子挺身隊嚴陣以待的正面。

從24日早晨開始持續了一整天的戰鬥,彭德懷負傷、左權戰死。在中共的正式戰史里,說的是受到了伴有轟炸和炮擊的猛烈攻擊,可實際上攻擊郭家峪的只不過是百餘名益子挺身隊而已。受到攻擊的八路軍連左權的遺體都來不及收容就潰逃了。

日本軍方公布的左權遺體照片

在前些日子剛剛公開的防衛廳的史料“益子中尉戰鬥經過之概要”里,添加了被認作為左權將軍遺體的照片。相片中的遺體已經變黑,看上去好像已經死去了好幾天。事實上,按照中國方面的說法,據說益子挺身隊轉移之後,根據親眼看到左權最後時刻的中央黨校的三個學生的口述,左權的遺體曾一度被八路軍收斂,入棺就地掩埋。可是,後來來到這裡的日軍,收到左權失蹤的電報,從而挖掘出左權的遺體拍了照片,這張照片可能就是當時拍攝的。

郭家峪戰鬥之後,益子挺身隊追擊潰敗的敵人,30日到達遼縣東方20公里的天文村附近,在該地補充消滅了潰敗的敵人。

在長達10天的作戰中,益子挺身隊取得了打死敵人293名,俘虜敵人165名的戰果,應該讓人驚訝的是,他們的損失僅僅有兩人輕傷,全體人員平安無事地歸還了。這表明了八路軍的戰鬥力是土匪的水平,戰鬥意志明顯低下。

(作戰結束後益子挺進隊的合影)

文章最後披露,益子重雄中具有前一年在中原會戰的功績,再加上本次作戰的功績,受到了日本第一軍司令官的個人感謝狀,受到了金鵄勳章的嘉獎。之後,隨著所屬兵團的南方轉戰,離開了山西省,作為師團的幕僚,在西部的新幾內亞的薩盧米迎來了戰爭的結束。複員後,他在鄉里擔任了町議員、町長之職,現在還健康地生活著。

益子挺進隊相關史料

上文在網路上公布後,曾經有網友收集了相關史料,在海外論壇發表:

關於這次日軍對八路軍肅清作戰的起因,就是所謂“百團大戰”:所謂的百團大戰原本叫“正太戰役”,僅僅是打算用1週左右時間破壞正太鐵路和同蒲鐵路北段的交通。為什麽彭德懷要發動“正太戰役”?就是因為八路軍一直不打鬼子,老百姓罵娘了,彭德懷作為職業軍人臉上掛不住了,另外日軍在華北實行“囚籠政策”,八路軍被封鎖在窮鄉僻壤幾乎無法生存了。但作戰計劃報到軍委後毛未批准,也就是說彭德懷的確屬違反毛命“擅自抗日”。“正太戰役”原本安排的是20來個團參戰,一個月後匯總戰情時才意外發現有105個團參戰,也就是說有85個團也屬違反毛命“擅自抗日”。另國軍也主動參加了百團大戰,其中僅孫殿英就出動了7個團。……結果回到延安後在1945年2月至7月的“華北座談會”上,彭德懷因百團大戰“暴露了實力”被全體參會人員集中火力批判了幾十天。1959年廬山會議彭德懷怒斥毛“在延安你操了我40天娘”,說的就是這次被批判。

1942年5月底,106個鬼子帶18個中國當地人組成“益子挺進隊”,孤軍深入太行山襲擊八路軍總部,八路軍總部機關、129師385旅、特務團以及中G中Y北方局機關共幾千人不但不抵抗,而且立馬就分兵四散逃竄,被1百多個鬼子狂追數日,最後,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八路軍軍工部政委孫開楚、北方局調研室主任張衡宇、新華社華北分社社長何雲及政委朱三省等293人被打死;八路軍秘書長兼北方局秘書長張友清、八路軍後勤部政治部主任謝翰文夫婦等165人被俘,被押送太原後處死;彭德懷被打傷;毛指示八路軍總部後撤幾百公里,由晉東南撤至晉西北。而106個鬼子僅2人輕傷,全部安然撤退!……

另外,八路軍部分死者是嚇得跳崖死的;彭德懷、滕代遠的妻子嚇得躲在山洞裡三天三夜,被找到時已奄奄一息;總部警衛連也四散而逃各顧自己,左權死時身邊沒有一個警衛,隔日被就地掩埋後,居然被日軍返回來挖出屍體拍照登在報紙上;彭德懷逃出時身邊僅一個警衛,並因為電台被砸而與外界失去聯繫。

上文提到的兩個便衣中隊,除了223聯隊組建的“益子挺進隊”,還有一個224聯隊組織的150人的“大川挺進隊”。“大川挺進隊”比“益子挺進隊”早幾天深入太行山,負責襲擊129師師部。該股日軍提前被中國百姓識破後,劉伯承率129師師部不但不抵抗,而且立馬逃竄。而“大川挺進隊”成功進入129師師部駐地,得知劉伯承剛逃竄後,仍繼續追擊,直到把劉伯承追進山裡!

“益子挺進隊”並非一支專門訓練的特種部隊,而是日軍第36師團臨時抽調人員組成的,所以一回去就解散了。

“益子挺進隊”回去、解散後大概半個多月,1942年6月20日日軍第36師團、獨立混成第4旅團進攻駐守在南部太行山(山西陵川)的國軍27軍,國軍27軍英勇反擊,殲滅日軍1000餘人,其中“益子挺進隊”成員85人參戰,傷亡37人(亡2名指揮官、15名士兵)。次年,國軍27軍被八路軍、日軍趕出太行山。1949年國軍27軍被解放軍全殲。

日本投降後,“益子挺進隊”的隊長益子重雄回到日本擔任了會社社長、那須町議員和町長等職。在一次講演後,有人問他:町長退職後想作何事情?他回答:戰爭使我失去了173名部下,我要去參拜他們的墓,現在已經參拜了86個人的墓了,參拜剩下的87個人的墓可以說象諸國漫遊,也是我人生最後的大事,完成了此件事我就可以死去了。

據時任《新華日報》記者的李庄回憶:戰鬥結束後,他去找八路軍總政治部主任羅瑞卿請示反“掃蕩”新聞報道的口徑,羅瑞卿指示:部分犧牲的同志可以報道,但報道時“要把犧牲的具體時間和地點模糊掉,不提總部曾一度被包圍的事”,對被俘的同志則“在報道中概不涉及”。——所以,如果不是因為前幾年日本出了本回憶文集《山西侵攻》,其中有一篇《八路に扮した益子挺身隊》引起了中國人好奇,估計這個事情永遠不會為中國人所知。

中共多版本的“左權之死”

關於左權之死,中共自己的黨媒就有多種版本。

中共黨史的說法是,“左權將軍死在3萬日軍的重重包圍之下”。按中共黨史的記載,1942年5月,日軍又糾集3萬餘兵力,分5路向八路軍總部進行報復性的“大掃蕩”進攻。八路軍總部、中央北方局機關和北方局黨校的幾千名幹部都處在日軍包圍之中。當時擔任守備任務的只有兩個團的戰鬥部隊(即警衛團和特務團,大約3000人),情況十分危急。總部決定由左權指揮阻擊,掩護各機關分開突圍。25日,部隊轉移到十字嶺後,日軍突然進行全面包抄襲擊,飛機大炮漫山轟擊。左權派人護送彭德懷、羅瑞卿轉移後,一直守在陣地上堅持看到掩護最後一批人衝出敵人的包圍圈。但不幸的是,就在這天下午2時,在十字嶺的東山坡,一顆炮彈落在他的身邊爆炸,彈片擊中他的頭部,左權當即犧牲,時年37歲。

而中共黨媒的另一篇文章,則證明了左權確是死於益子挺進隊之手。此文原載《北京青年報》,作者是原全國政協副主席、我國首任鐵道部部長滕代遠與林一的兒子滕久昕。

文章說,據其母親林一“回憶”,1942年,日軍在大規模掃蕩的配合下,派出兩支“挺進隊”企圖破壞八路軍總部。其中包括被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岡村寧次命名為“益子隊”(因其隊長是步兵第223聯隊益子重雄中尉),是日軍最精銳的部隊,其任務是破壞八路軍總部,刺殺彭德懷、左權等首長。八路軍在成功組織突圍的過程中,也蒙受了一些損失,其中就包括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在此次突圍中犧牲。為了給左權將軍報仇,當年年底,八路軍選派精兵強將組成“暗殺隊”,如神兵天降,只用匕首就全殲了這些日軍挺進隊。

文章還“回憶”了全殲“益子挺進隊”的細節:當年臘月,八路軍情報系統得知過年時“益子隊”要在祁縣縣城召開“慶功會”,認為這是殲滅敵人的絕好機會。時任八路軍前總情報處一科科長的林一親自趕到祁縣,與時任祁縣抗日縣長、29歲的共產黨員劉秀峰共同謀劃刺殺任務。

文章最後說,刺殺任務大獲全勝。“我軍指戰員化裝成日軍的異地朋友,或是來洽談生意的商人,或是飯莊跑堂的,大搖大擺地分布在日軍挺進隊的周圍,以酒杯為信號,暗殺隊員齊刷刷亮出匕首,同時動手。日軍正喝得酩酊大醉,如何能想得到事情發生得如此之快,等他們清醒過來準備反抗時,整個飯莊已經一片狼藉。不到一袋煙的功夫,日軍的益子隊成員已經全部被我殺死,頭顱皆被砍下裝入面袋。次日,長治城、祁縣城、太原城分別掛出了益子挺進隊隊員的人頭。八路軍在祁縣暗殺益子隊的行動,引起其他日本特務隊的極度恐慌,為避免八路軍的繼續追殺,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岡村寧次下令解散這支精銳的益子挺進隊。”

不過,有趣的是,山西日報2013年08月08日發表了一篇文章《沒有收進紀念書里的故事》,作者正是上文提到的抗日縣長劉秀峰的後人劉小雲。作者全盤引述了滕久昕的文章,為自己的父親歌功頌德。但是文章最後一段卻說,“我父親曾寫過祁縣戰鬥詩篇25首,記敘了各次戰鬥和對戰友的懷念,但對這場戰鬥,他卻從未提及。”

對此,論壇上有網友評論說:根據上述“回憶錄”,日軍的精銳挺進隊——“益子隊”明明早在1942年農曆臘月被我軍用匕首給“全殲”了,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益子隊隊員還活著啊?為什麼益子重雄中尉居然到現在近百歲的高齡了還活著?這個老傢伙是不是替身啊?日本人一向自吹自擂什麼“一絲不苟、嚴謹認真、精益求精、究根尋底”的民族精神,為何在益子重雄身上就不能體現出來呢?建議日本的有關科學研究機構——趕緊對冒名頂替益子重雄的這個老傢伙進行DNA檢測,看看他是不是殺害我黨抗戰最高指揮官左權副總參謀長的那個劊子手。

八路軍戰鬥力低下源於毛澤東的假抗日

幾年前,中國作家鐵流在回應毛左維護毛澤東言論時稱:要說賣國,他們“偉大領袖”毛澤東才是貨真價實的漢奸賣國賊。如若不信,請看事實。

鐵流舉例,一九三七年八月毛澤東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為證:“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後方去打游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游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種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拚命廝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佔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精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鐵流再舉例,一九三七年八月毛澤東在陝北洛川會議上又一講話說:“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佔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藉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鐵流還揭露,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還說:“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他還指出更為具體的事例,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去北京,與毛澤東有下面一段(摘自《毛澤東思想萬歲》第五三三至五三四頁)對話:

毛: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佐佐木回說: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

毛: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眾笑,會場活躍)。

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