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的糜爛性史

在恩格斯與馬克思合著的《共產黨宣言》中宣稱要消滅家庭,實行共產共妻制。恩格斯更進一步闡述:私有制是一切罪惡的根源,家庭是私有制的產物,也是私有制的最後堡壘,必將隨著私有制的滅亡而滅亡。恩格斯既發明了偉大的理論,就身體力行,付諸實踐,從我做起,宣稱一生不結婚,不要家庭。並在曼徹斯特就與瑪麗、瑪麗的妹妹莉西還有她們的侄女同居一室,進入了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本文摘自顏昌海博客。

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斯大林大頭像

據史料記載,偉大“導師”馬克思生於一個德國猶太家庭,少年時改信基督教,並徹底地與猶太人劃清了界限,成為一個與希特勒相似的激烈的反猶太分子,他咒罵猶太人的髒話比潑婦罵街更勝十分,是個地地道道的“猶奸”。

他青年時屢屢酗酒鬧事而被收審處罰,且負債纍纍,又從不打工掙錢,只知道伸手向父母要。父親死後,母親度日艱難,不能再滿足其貪慾,馬克思大怒,宣布與其母斷絕關係,轉而追求大他四歲的貴族女郎燕妮,遭到燕妮家人的激烈反對。但馬克思登龍有術,終贏得芳心,娶了燕妮,同時得到一筆豐厚的嫁妝,財色雙收。更讓馬克思色心大快的是燕妮還帶來一個陪嫁丫環海倫,只要有機會就背著燕妮拉海倫上床,直到把海倫的肚子搞大,燕妮才發覺,於是火山爆發,一場大鬧,之後更是衝突不斷,讓馬克思非常頭疼。

不久,海倫生了個兒子,取名亨利,因不見容於燕妮,馬克思就與恩格斯商量,讓恩格斯對外承認亨利是他與海倫私通所生,因恩格斯是單身且常到馬克思家串門,外界能接受這一說法。為了平息燕妮的怒火,也是為了維護馬克思光輝的領袖形象,恩格斯就咬牙背了這個黑鍋,領走了亨利,花錢寄養在一個工人家裡。亨利也偶爾會回家探親,但只有從廚房的邊門偷偷溜進去,以免被燕妮發現。可憐海倫為馬克思一家做牛做馬使喚了一輩子,連一個銅板的工錢也未拿到,不僅所有的“剩餘價值”被榨取殆盡,還淪為馬克思的性奴隸。馬克思這個以解放無產階級為己任的偉大導師,一貫痛恨剝削和僱傭勞動,就是這樣對待最徹底的無產者海倫的。

馬克思一生既然從未打過工掙過錢,又不能喝西北風,只得靠乞討度日,讓海倫從她娘家弄錢。海倫母親去世時,給海倫留下一大筆遺產,海倫叔叔去世時又撈到一筆錢,馬克思喜出望外,立即搬到上流住宅區,很神氣了一段時間。但坐吃山空,錢越來越少,只得搬回貧民區,不久又沒米下鍋了。幸好有好友恩格斯相助,每年給他300英鎊,成了他的衣食父母。300英鎊對一般普通人家已綽綽有餘,但卻不夠馬克思的花銷,還得不斷地向恩格斯要,有時竟傷了和氣。

恩格斯的同居女友瑪麗去世時,恩格斯很悲痛,寫信給馬訴說哀思。不料馬克思回信時僅敷衍式地安慰了恩格斯一句,馬上開始訴苦,說生活困難,要恩格斯寄錢來。恩格斯很憤怒,兩人就翻了臉。過了好幾天,沒米下鍋,馬克思扛不住了,只得去信沉痛檢討自己,同時哭窮,恩格斯不記前嫌,寄給他100英鎊,解了燃眉之急,馬克思也從此學乖,嘴巴變得甜多了。

馬克思最恨資本家,說凡是資本家都是喝工人血的,資本的每個毛孔都流著血和骯髒的東西。但是馬克思一家連同他的理論都是靠資本家養活的,先是靠燕妮家的施捨吃軟飯,後來靠恩格斯。恩格斯本人就是個資本家,經營著好幾家紡織廠。一邊喝著工人的血,一邊把血又輸進馬克思身上。馬克思號稱是無產階級的導師,但一生中從未去過一家工廠實地考察體驗一下工人階級的實際生活狀況,只是閉門造出一個烏托邦的奇妙理論,為禍人間100多年。至於他如何抄襲,纂改,編造數據已見到有專文評論,茲不贅述。據馬克思說他自己就不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換句話說,他的那套理論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與馬克思不同,偉大“導師”恩格斯出生於一個富商家庭,從未為錢發過愁。他很務實,親手管理著好幾家工廠,壓榨工人,積累財富。其父死後,他得到一筆巨款,還有他父親所有企業利潤的20%,是個大闊少。雖然是個社會既得利益者,他卻是個反傳統反社會的叛逆分子。在他與馬克思合著的《共產黨宣言》中宣稱要消滅家庭,實行共產共妻制。恩格斯更進一步闡述:私有制是一切罪惡的根源,家庭是私有制的產物,也是私有制的最後堡壘,必將隨著私有制的滅亡而滅亡。

恩格斯既發明了偉大的理論,就身體力行,付諸實踐,從我做起,宣稱一生不結婚,不要家庭。並在曼徹斯特就與瑪麗、瑪麗的妹妹莉西還有她們的侄女同居一室,進入了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瑪麗姊妹系愛爾蘭人,都是恩格斯的紡織廠里的女工,革命導師與階級姐妹水乳交融,魚水情深。不像馬克思口是心非,只愛資產階級闊小姐。瑪麗姊妹雖然日夜接受著導師的薰陶和滋潤,但思想境界和階級覺悟與導師相比,還有這十萬八千里的差距。尤其是瑪麗,一心想嫁給恩格斯,當個幸福的妻子和資本家的闊太太。但恩格斯黨性是何等堅定,決不拿原則作交易,此事成了瑪麗心中永遠的痛,終於積鬱成疾,命歸黃泉。臨咽氣前,瑪麗最後一次懇求恩格斯給她一個妻子的名分,否則死不瞑目。面對摯愛自己十多年的愛人,恩格斯終於作了妥協,違心地答應了,且以瑪麗希望的宗教儀式舉辦了婚禮,於是瑪麗含笑撒手人寰,由其妹莉西繼承遺志,完成她未竟的事業。但莉西沒有她姐姐幸運,當了恩格斯一世的情人,從未得到恩格斯的婚姻許諾,瑪麗的侄女就更不用說了,但恩格斯在遺囑中留給她一筆遺產,也算沒白忙乎。

恩格斯十分敬重馬克思,當馬克思與女僕私通生下亨利而發生家庭危機時,就挺身而出,不惜自污名譽,承認自己是亨利的父親並承擔養育費用。雖然瞞過了世人耳目,但心中頗不自安,亨利明明是馬克思的“果實”,自己卻掠人之美,不勞而獲,甚為愧疚。但礙於馬克思的請求,又不便說破。後來馬克思,燕妮相繼去世,自己也是疾病纏身,來日無多,才下決心把真相告訴世人。可那時他的食道癌已到了晚期,已不能說出話來。就掙扎著用筆在一個盤子上寫道:“法拉第(即亨利)是馬克思的兒子,托西把她的父親理想化了。”托西是馬克思的女兒,在她的心目中父親是個聖潔高尚的完人,想不到竟會幹這種事。

理查德·沃姆布蘭德,生於1909年3月24日,卒於2001年2月17日,是一位羅馬尼亞基督教牧師和作家。由於領導地下教會活動,於1948年被羅馬尼亞共產黨囚禁並遭受酷刑折磨。於1964年獲釋,其後流亡並定居美國。曾出版18本英文著作等。在《MarxandSatan》中,他提到一件事:馬克思的女兒艾琳娜寫了一本書,名叫《摩爾人與將軍——馬克思與恩格斯回憶錄》。她說,在她小時候,馬克思給她和她的姐妹們講了許多故事。她特別喜歡的故事與一個叫HansRekle的巫師有關。這個故事被連續講了幾個月,似乎永不完結。巫師有一間玩偶商店,並有巨額負債。巫師經常缺錢,因此,無論他是否情願,他必須將那些可愛的玩偶一個接一個地賣給魔鬼。艾琳娜寫道,這些冒險中的一些事頗為恐怖,簡直令她汗毛倒豎。

這位傳記作家評論道:我們可以猜想,那些永不完結的故事,就是馬克思的自傳。有時馬克思似乎意識到他在行使魔鬼的職責。”

RobertPayne研究馬克思,深入到細微的馬克思心理,頗有成就。他猜想,那些永不完結的故事,就是馬克思的自傳:因為馬克思“有巨額負債,經常缺錢”,“巫師”也符合馬克思的撒旦教徒的身份,馬克思窮得一無所有,只有孩子,那些可愛的玩偶們就象馬克思難以養活的許多孩子,馬克思之家就象一間玩偶店,馬克思也“與魔鬼有一個協定,他無法逃避”,因為有記載:“卡爾·馬克思在大學加入了喬安納·薩斯卡特主持的撒旦教會,成為信徒。

在撒旦教的晉階祭儀中,一柄施了巫術、能確保某種成功的劍,會被賣給晉階者。而晉階者付出的代價,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惡魔契約上簽字,於是,在他死後,他的靈魂”將屬於撒旦。馬克思也“在行使魔鬼的職責”,馬克思說:“我們只是為了毀滅而曇花一現,除此之外,絕無其它目標。”在《1848哲學、政治經濟學筆記》中馬克思最欣賞自以為行俠仗義、到處搗亂闖禍的小說人物西班牙人堂吉柯德,馬克思在筆記中不止一次提到社會需要這樣的人物,眾人明知其不可為的事,而堂吉珂德實心誠意去為之,百折不回。

堂吉珂德的自信是無與倫比的,他絕對相信自己的力量可以橫行世界,打敗一切。他對自己觀察世界的眼力從不懷疑。在暗夜中大風車飛旋嗚鳴,在他眼中就是靈界的巨人,必然是他手下的敗將。堂吉珂德每次行動都是不計後果的,不負任何責任,他對每次凄慘的失敗都無所謂,再繼續新的征服世界偉大勛業,至於給這個世界造成什麼災難更是從不“計較”。

馬克思不承認自己的親生骨肉,不對海倫的無償付出感恩,連海倫的母親與伯父留下的遺產馬克思也敢佔有;馬克思只知垂涎家族的遺產,把自己伯父、妻子伯父當作老狗,這不是一般的倫理問題:六親不認。

馬克思在學生時代後期所寫的一篇論文中,六次重複了“毀滅”一詞。於是,“毀滅”成了馬克思的綽號。他說人類是“人類垃圾”,他說,“沒有人來拜訪我,我喜歡這樣,”馬克思還用粗言穢語來咒罵現在的人類,並說現在的人類“是一群混蛋。”在馬克思寫的劇本《Oulanem》里,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詛咒全人類下地獄。落實到人世,卡爾·馬克思要消滅上帝創造的人類。

馬克思不僅恨猶太人,也恨德國人。他聲言:“只有棍棒才能喚起德國人。”他大談“愚蠢的德國民眾、噁心的德國全國性狹隘意識”說“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都像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對於眾多國家,他所表達的只有恨,沒有愛。馬克思在其1848年的《新年作品集》中,寫到“斯拉夫賤民”,其中也包含了俄國人、捷克人、克羅埃西亞人。他認為,這些“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馬克思又說:“即將來臨的世界大戰不僅將消滅反動階級和王朝,還將讓所有反動民眾從地球表面徹底消失。這就是進步。”“他們的名字將湮滅。”“一個寂然、不可避免的革命正在社會中進行。革命不會在乎它毀掉的人命,就像地震不會在乎它毀掉的房屋一樣。太弱小而不能主宰新的生存形勢的階級和種族,必須被消滅。”

傳記作家RobertPayne研究馬克思,看到了上帝的憐憫:讓馬克思還殘留一點人性,所以馬克思在故事中說:“他是巫師,但他經常缺錢,因此,無論他是否情願,他必須將那些可愛的玩偶一個接一個地賣給魔鬼。可憐的Rekle巫師極不情願賣掉他的玩偶,他總是把玩偶保留到最後一刻;然而,由於他與魔鬼有一個協定,他無法逃避。”撒旦教是殘酷的,所以馬克思女兒艾琳娜寫道,這些冒險“撒旦教”中的一些事頗為恐怖,簡直令她汗毛倒豎。……

馬克思和恩格斯雖然是共產主義的教父,但本質上只是學者而已。而把他們的暴力革命理論付諸實踐的則是列寧。列寧締造了布爾什維克黨和蘇維埃政權,是蘇聯的國父。他掌權的年代極為動蕩,他建立的秘密警察組織——契卡,推行紅色恐怖,屠殺了28萬反革命,包括末代沙皇全家,而他自己也在一次刺殺行動中被視力只有0.2的女刺客卡普蘭擊中,一顆子彈留在體內,因而致命。蘇聯解體後,大量絕密文件公諸於世,才發現列寧從25歲起即接受性病梅毒的治療,去世前仍大劑量使用碘化鉀和沙爾凡森這兩種在當時專治梅毒的藥物。

因此有專家根據解密的病歷和處方推斷說,列寧是死於神經性梅毒造成的腦功能嚴重受損而陷入痴呆。為維護列寧的光輝形象,當年的驗屍報告說列寧死於遺留於體內的子彈和腦動脈硬化。但列寧醫療團的27名醫生中,只有8人簽名,另外19人不同意上述結論,拒絕簽名,包括兩名列寧的私人醫生。合理的解釋是列寧青少年時就患上梅毒,終身未愈,最後侵犯神經系統而致命,而留在列寧體內的那顆子彈也許加速了這一過程。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列寧28歲就與克魯普斯卡婭結婚,但卻終身沒有子嗣。

隨著蘇聯的解體和蘇共檔案的公開,人們才了解到被掩蓋了大半個世紀的一些蘇共領袖們私生活秘密,十月革命時期踐踏性道德的行為比比皆是,兩性關係的基本規範蕩然無存。1990年第十期俄國《祖國》雜誌上曾有全面揭露:在布爾甚維克控制的地區,有“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的行為。一九一八年三月,葉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婦女的行為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當地布爾甚維克組織在蘇維埃消息報公布命令並在大街上張貼:“16至25歲的婦女必須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這個命令給予的權利,可向相應的革命機關說明。”在城市公園的一次圍獵行動中,4個姑娘當場就被強姦,有25個被送往波羅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爾什維克佔據的旅店,悉數被強姦。一些女孩的命運很悲慘,她們被折磨後被殺害,屍體扔進河裡。一個五年級的女生連續12個晝夜被紅軍輪姦,然後被綁在樹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終被槍殺。《開放》雜誌曾報導,當時中學生賣淫現象嚴重,世界著名社會學家沙樂金在1920年寫道:共青團在少年的賣淫事業中起了極大的作用,在俱樂部招牌下,每一個學校都設立了賣淫場所。對位於聖彼得堡附近沙皇村兩所中學所作的調查發現,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參與色情商業交易,介入了有權勢革命者的私生活。……

由此看來,列寧因染性病去世不足為奇,而以後布爾什維克領袖將“布爾什維克的光榮傳統”發揚光大亦是必然。

偉大“導師”列寧締造了蘇聯,但從1922年即陷入痴呆,斯大林開始跋扈弄權,封鎖列寧遺囑,辱罵列寧夫人,槍斃了80%的中央委員和紅軍將領,成為蘇聯新沙皇。他的床事也充滿傳奇,為世人矚目。偉大“導師”斯大林23歲時看上了漂亮的奧莉佳,遂引誘上床,勾搭成奸。雖然奧莉佳已婚,卻不妨礙斯大林與她頻繁做愛。因奧莉佳丈夫老實膽小,斯大林只要在他面前把刀子比劃一下,他就乖乖地躲到一邊,把床讓給斯大林。後來斯大林娶了戰友阿廖沙的妹妹卡佳,感情還不錯,卡佳為斯大林生了個兒子雅沙之後病逝,斯大林很傷心。但在後來的大清洗中,斯大林毫不留情地槍斃了他的好朋友,卡佳的哥哥阿廖沙。

斯大林在卡佳死後與安娜秘密結婚,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了6年(1912-1918)又秘密結束,其中的隱情和秘辛至今仍是個謎。(可能因為安娜是猶太人,當時蘇聯有強烈的排猶情緒。)不久,偉大“導師”斯大林娶了第三任妻子娜捷塔,比她小25歲,是他原來的老情人奧莉佳的女兒。俗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這話對斯大林不適用,它不僅吃窩邊草,而且知道娜捷塔是他的親生女兒。娜捷塔開始並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們激烈爭吵時,斯大林突然說:“你知道嗎,你是我的女兒!”這給了娜捷塔當頭一棒,這不是亂倫嗎?!亂倫?在斯大林的字典里是查不到這個字的。從此娜捷塔情緒憂鬱,失去了快樂。

斯大林的兒子雅沙(雅可夫)比娜捷塔小10歲,很喜歡年輕的後母,兩人常常在一起,至於有沒有亂倫,未見記載,但斯大林對他們的關係很忌妒,父子關係非常緊張,斯大林經常痛罵雅沙,最後雅沙終於不堪虐待而開槍自殺,但未擊中要害,又被救活。斯大林毫不痛心,反而大罵兒子笨蛋,“連自殺都辦得不成個樣子!”雅沙憤而從軍,官至上尉。在衛國戰爭中,雅沙沒有像毛岸英那樣留在彭德懷身邊做“太子監軍”,而是衝鋒在第一線。後被德軍俘虜,希特勒曾想用他換回被蘇軍俘虜的鮑羅斯元帥,被斯大林一口回絕:“拿上尉換元帥,做夢!”後來雅沙在戰俘營觸電網自殺成功,使斯大林不能再罵他笨蛋。

1919年斯大林娶了16歲的娜捷塔,過了14年,生個兒子瓦夏,但斯大林不愛他,從小就灌他喬治亞烈酒,以致瓦夏終身酗酒,成為廢人。為此娜捷塔與斯大林經常吵鬧。娜捷塔待人和睦,友好,所以,警衛人員都很愛戴她。可他們卻經常看見她暗自落淚。因為斯大林生性好色,沾花惹草,並經常當著妻子的面在公開場合開一些下流的玩笑,做出一些猥褻的流氓動作,娜捷塔為此感到恥辱。1932年11月7日是蘇聯15周年慶典,斯大林站在列寧墓上檢閱三軍儀仗隊和盛大閱兵式,接受萬眾歡呼。娜捷塔也在主席台上,但看上去蒼白,疲憊,完全不像一個30歲的風華少婦。她倆眼茫然,對紅場上的激情視若無睹,毫無興趣。因為近來斯大林與一個叫羅莎的女人好上了,娜捷塔略示不滿就被斯大林當眾羞辱,使她顏面盡失。晚上在伏羅希洛夫家酒會狂歡,羅莎也去了,因她的哥哥岡察諾維奇是政治局裡灸手可熱的人物,她丈夫卡塞夫是紅軍高級將領,雖然帶了綠帽子,但能與偉大領袖共享一個女人,仍深感榮幸。酒會當中,娜捷塔發現斯大林和羅莎不見了,就到處找,後來據說一個很笨,沒有經驗的衛兵告訴她,斯大林和羅莎在一個別墅里。娜捷塔氣急敗壞,在伏羅希洛夫陪同下回到克里姆林宮的家中。

據女僕娜特利亞回憶,伏羅希洛夫送娜捷塔回來後就走了,娜捷塔情緒很不穩定,自言自語了很久,然後去了浴室,突然暈倒了,女僕急忙打電話給伏羅希洛夫,讓他找斯大林立刻回家。斯大林到家後,娜捷塔已恢復知覺,坐在地板上不起來。透過半敞的門,女僕聽見兩人激烈的爭吵和咒罵,一會兒就聽見斯大林的咆哮:“住嘴!你這婊子!”接著一聲槍響,有東西倒下,女僕急忙衝進浴室,只見斯大林跨在娜捷塔身上,兩手卡住娜捷塔的脖子,歇斯底里地叫著:“我教你,我教你!”娜捷塔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太陽穴上的傷口血流滿地,血泊中有一支瓦爾特手槍。女僕大驚,去抓電話,被斯大林擋住,叫她去擦地板上的血。不久有人來用紗布,冷霜和粉把娜捷塔的面容整好,頭髮重新梳理,掩住傷口的部位。

兩天之後舉行了追悼會,發布公告說娜捷塔死於突然事故,究竟什麼突然事故,當然沒有人敢問。通常遺體是放在一個一米高的平台上供人瞻仰遺容,但娜捷塔的遺體卻是放在棺材裡,頭部鮮花簇擁,在化妝師的妙手下,娜捷塔俊俏的面孔潔白如玉,美麗動人。追悼會上,斯大林表情沉痛,內心如何則無人得知,也許他的心在流血,虎毒尚不食子,何況是自己柔弱的親生女兒。

相關文章:阿波羅網獨家:驚天重大發現 一切中國問題的疑惑迎刃而解(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