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大陸二奶集體偷竊 瞧瞧美國人怎麼辦

最近一個小女孩因為在超市偷竊導致自殺的事件引發了熱議,的確讓人心寒。不少人認為這是貧窮造成的,甚至有人說是超市和政府的責任,唯獨沒有人指責父母的子女教育責任,這恰恰反映了當今國人的推卸責任老毛病。

這讓我想起在美國發生的幾件類似案件。大概在十年前,在洛杉磯出現了一個大陸中國富人偷竊集團,更準確地說,是十幾個從大陸來的富人二奶結夥到各處高級百貨店偷竊,專門下手高級精品,把高價品的標籤換成了低價品的標籤,矇混價格掃描器出門,持續了數個月,最後被一網打盡。可見,偷竊不是窮人的專利,和貧窮也沒有必然聯繫。

二十多年前,一位沙特王子偷竊在倫敦被抓,十年前一位好萊塢女明星偷竊被抓,這類偷竊方式和一般偷竊沒有多少區別,但處理方法卻非常不同。不同之處在於被媒體大量曝光,甚至連法院判決過程也被電視轉播,大概大家以為這樣都可以減輕自己的罪惡感吧。不是嗎?看到一位王子都幹了小偷的事,看到一位大明星都幹了這等下賤事情,對自己過去的小偷小摸也就原諒了,大家都從中得到了心理安慰,這早已不是秘密。那位王子的醫生說他是心理問題造成的,而那位身價數千萬的女明星看準了這個道理,從頭到尾都是乖乖地聽從法院裁判,一點也不抗訴,還到社區服務做了幾個星期的體力勞動,獲得大家諒解,如今身價更高了。

表面上看,這是西方人在法治上的一種公平特性,無論你是誰,你都被當成同樣的公民對待,以罪論罪。不過,這種文明就真的沒有歧視嗎?也不是,我曾經看到在一個美國南部地區的超市門前有一個黑人少年被罰站,胸前還掛著一塊紙皮牌,寫著“我是小偷”,而那位店主就是個黑人,他不怕被告種族歧視。還有一次,在一處連鎖超市門前看到幾個保安對一個偷竊者搜身,把他的頭撞到電話亭上,流著鼻血。這類小偷共同的特點是慣偷,被反覆錄像了,偷的東西無非是煙酒和藥品類東西,被反覆抓幾次,處理起來煩人,超市乾脆來一次重手出擊,搞起這類“私刑”。被罰者沒錢起訴,超市也懶得花時間金錢起訴,大家久而久之接受這種現實罷了。

你會問,如果那位被罰站的黑人孩子跳樓了會怎樣?當然也會有人到超市裡鬧,可是超市認定黑人不會這麼做,南部黑人大多是基督教信徒,寧可接受孩子被罰也不會寬容盜竊行為,事情不會鬧大。當然,在伊斯蘭教國家會有完全不同的懲罰方式。中國人對小偷的傳統處理方法是打一頓,當然這隻能用在弱者身上,看到真的強盜誰都不敢出頭。可是如今超市不能打人了,打人會導致客戶流失,也會發生被報復事件,於是出台了各類罰款規則。小孩偷竊父母被罰是對父母的一種教育,但父母不肯接受這種對自己的責備,反而把通過打孩子把這種責備轉嫁給了孩子,可惡之極。如果這位自殺女孩的母親不是進門就當眾打孩子,而是自己扇自己耳光,把罪責自己攬過來,大概就能避免悲劇了。

據說那些搞偷竊的二奶們都有絕招,一是趕緊叫律師,二是不言語,一口咬定自己不懂英語,警察拿她們沒法子,只得慢慢走程序。這些二奶不怕警察但怕移民局,警察迫不得已也會出這招嚇唬她們。那些被抓的二奶最後都只是被罰做幾個星期的體力活,可是在華人開的精品店裡偷東西,店主們不吃這套,馬上和小偷講條件要罰錢,交錢放人,不交錢就給張揚出去。但這有時失靈,被抓的小偷往往會把自己大佬搬出來,警告店主以後會被報復,最後不了了之,也因此唐人街多多少少還帶有一點黑社會的魅影。

每次中國發生這類悲劇就有那麼多人出來扮演聖人,好像誰都能說出各類理由推卸責任,最後都是官員的責任,當然,這背後的奧妙大家都心裡明白---把責任推給了官員就等於沒有任何人承擔責任,只有官員有權力出來做檢討,無須坐牢,也無須對個人罰款,“全體人民”就承擔了責任,最後事情就這麼被淡忘了,每個具體的人都從中原諒了自己的過去的小偷小摸行為。美國人愛看明星偷盜出醜也是這種心理作祟罷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那小兵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